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第149章 黯然神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昏沉之际,动了要同他同归于尽的念头,体内真气调听得一声熟悉召唤自不远空中传来,称通天为“师叔”。

    我微睁双眼看去,却见有两道雪白人影联袂而来,在其后还跟着一道正气凛然的人影尾随而至。

    “广成子……”我低呼出声,试着后退。通天手上一紧,竟不放开,反将我向怀中抱紧了三分,那揽在腰间的手,不露痕迹地捏了一把,疼得我闷哼一声。我毫不犹豫地怀疑,我若再反抗激烈些,他将捏断我全骨骼。

    可自从那空中来人之后,他便变了面容,端的是高傲冷漠,眉眼间挑着的都是端庄,也收敛了先前那股轻薄的调笑之意。

    这个恶魔,他向来如此,人前便是高高在上,堂堂的一教之主,背过来,却难掩他暴虐的个,就如现在,他一手掐着我腰间,得我忍不住痛苦呻吟,他心中暗自得意,面上却不露声色,转过,淡淡地问:“来者何人?”

    来人却是广成子同云中子,我眼角余光见云中子急速向前一步,却被广成子拦住,他拂尘一甩躬上前:“参见师叔,弟子乃是广成子,这位是吾的同修,云中子。”

    “哦,”通天点头,“汝两位所来如何?难道是到碧游宫找吾有事么?”

    “师叔,”广成子抬起头,“弟子们前来的确是有事相求,就是——关于师叔手中之人。”

    通天哈地一笑:“广成子。你想跟吾要人?”

    广成子说道:“请师叔原谅弟子们冒昧,不过紫皇乃是吾派终南山上的贵客,他年少,得罪了师叔师叔小施惩戒,也就罢了,若真地伤了他,万劫不复的话,大家恐都担不起这后果。”

    通天“嗯”了一声,问:“后果?广成子。你可是在威胁吾么?”

    他动怒之下,手上更无分寸,我只觉得腰间剧痛袭来,咬的牙关格格作响,却不想呻吟出声,不料他眼光斜睨,看我如此强忍,更是心喜。手上运了暗劲推了进来,就好像一把剑刺入体,我终于忍不住痛哼了出声,眼前已经见不到景物。隐约见他脸上露出一抹满意笑容,似乎因我的痛而快意,手上也松了力道。

    “清流!”一声痛楚呼叫,却是云中子的声音。

    “云中……”我在半昏迷之中答应,却无力再看他。

    “师叔!”却是广成子的声音。带着隐忍的怒火。

    “怎样?”通天好整以暇地,似乎无辜的什么都没有做,“广成子。你为何拦着云中子,看他不满的面色,他对本教主似乎颇有微词呢。”

    广成子似还要阻拦,云中子已经说道:“请通天师叔放过紫皇!”

    “你说放我就放么?”通天问。

    “紫皇是我终南山上贵客,我不可让他伤到一分一毫。师叔!你不要做得太过分!”云中子地语气已经不善。

    “哦?”通天却丝毫不急,“怎么,终于忍不住了?要动手的话吾会奉陪。虽然汝等小辈,但既然是找上我碧游宫,吾也没道理任凭挑衅而不还手对么,将来说起,玉虚宫那边,也好有个说辞。”

    广成子上前一步,说道:“师叔,紫皇在终南,便是我玉虚宫之人,弟子同云中子前来讨人,不想大动干戈,本就是看在两派交好的份上,师叔你出手伤人之事,弟子们可以不计较,但师叔你若是执意不放人,就算是说到西方,弟子们也不会理亏分毫。”

    通天闻言不语,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

    我深知他的个,表面越是淡然,内心越是盛怒,他这样,被广成子堵得无法言语,心底已经达到盛怒边缘。

    迷迷糊糊之中,还知道为广成子云中子担心,只想他们两个赶紧离开此地。

    然后却又满含恐惧地想,若是落到通天的手里,那真的是生不如死,我不如,不如……

    跟他拼了吧。

    闭上眼睛,我咬牙忍着痛调息真气。

    “不错!”清朗中正的声音自远方传来,我闻言勉强抬眼去看,那急急赶来的,头顶一盏玉扇冠别着,长发如墨,面如满月,手持拂尘而来地,居然正是杨戬的世尊玉鼎真人。

    心头一惊,广成子,云中子,外加玉鼎真人,十二金仙居然来了三人,而以通天的个,外表端庄高贵,内里邪狞非凡,今之事,如何了局?

    “玉鼎?”通天低低一唤。

    “弟子正是玉鼎。”玉鼎手中拂尘一挥,站在云中子边上,说道,“见过师叔。”

    “免礼,”通天冷冷一声,“你方才说什么来着?”

    玉鼎面无惧色,侃侃地说:“通天师叔,玉虚宫同碧游宫向来和睦相处,毫无干戈,今弟子们诚心求人,师叔却执意不放,这是为何?更何况,师叔你出手赐我弟子杨戬毒药,让他毒发作,精神恍惚,每受那无边幻象折磨,此事又怎地说?师叔,若是这件事说开去,师叔面子上也并不好看吧,师叔须给我玉虚宫一个交代。”

    通天冷冷一哼:“玉鼎,你是替徒弟讨场子来了?”

    玉鼎真人说道:“弟子不敢,劣徒虽然不成器,但也向来颇识大体,不知又怎么惹到师叔,让师叔下次毒手。弟子不才,但为人师尊,杨戬之痛,宛如玉鼎之痛,玉鼎就算是犯天颜,也须替杨戬

    公道回来!”

    我心头紧张万分,这边广成子风波未定,玉鼎真人又要为杨戬出头,以通天的沉个,他们三人,自然从他手里讨不了好去了。

    通天目光流转,不怒反笑:“你们三人。到底为何而来?为杨戬?还是……”手上用力掐住我腰间,迫的我睁眼看他,才慢慢说,“为了他?”

    广成子看了一眼云中子跟玉鼎,躬说道:“师叔,万请师叔念在三教一气,给玉虚宫一些薄面,放了紫皇,再请师叔高抬贵手。给杨戬解药,此事便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哈哈哈……”通天低低地笑起来,“原来说来说去,你们三个打得这样周全主意,不过……”

    他眼神一变,引得那边三人心中都是一跳,通天却不紧不慢。开口说道:“解药,吾自然可以给,但是这世上哪里有鱼和熊掌兼得地道理,这样吧,就让我怀中之人来抉择如何?”

    广成子,云中子同玉鼎都是愣住。

    连我也是一愣:他想玩什么花样。

    通天右手抬起,指尖上光芒闪烁,捏着一粒金光闪闪的丹药。他笑着说:“这便是天底下独一无二的解药,你们若想要救杨戬,就拿去。但是……”

    话锋一转,他看向我:“前提是,本教主怀中地人儿,要答应,留在吾的边。”

    一语落地。那边三人齐齐惊呼出声。

    我咬着牙哈哈地笑了两声:“果然,好买卖。”

    “怎么,你同意与否?”

    “你打得好主意。”我咬着牙说:“只是……做梦也不可能。”

    通天丝毫不恼,看了一眼右手丹药,说道:“无妨,吾可以再问你一次,你若是再给我说一个‘不’字,我便将这天地之间独一无二的解药毁掉,如何?”

    “你说什么!”我怒视着他。

    “你听得很清楚。”他轻描淡写地。

    “你不要强人所难,你知道我宁死不会跟你。”我怒地浑发抖。

    “为了那小子你不惜跟我作对,吾……留他不得。”他忽然将我向他口贴了贴,低声地说,却又慢慢地抬头,朗声再说,“诸位,就等紫皇抉择如何?”

    云中子首先按捺不住:“你这分明是要挟!”

    广成子脱口而出:“师叔!”

    玉鼎真人皱起眉头,似乎在沉吟。

    通天不语,只是冷哼一声。

    我双手无力,子酸软,挣脱不得,眼光一瞥,望见他手中那金色药丸,若是毁掉的话……

    往事一幕幕在眼前闪过,那人的迷茫眼神,那人呢喃地言语,他消瘦的容貌,唉,冤孽啊冤孽。

    如此也好,我先还了他地债,后之事,未尝……未尝……没有转机。

    我万念俱灰,通天,你果真厉害,总能将我拿捏掌心,掌握的如此的准。若说他手段高强,不如说他能窥探我地心。

    我黯然之下,张口说道:“好……”

    云中子大叫拦住:“不可答应他!清流啊!”

    通天喜道:“如何?再说一遍。”

    为何他全竟有些紧张至发抖?

    我突然很想哭,我同他的纠缠,终要一个了局的,这样实在太过辛苦,于是闭上眼睛,喃喃地张口:“你给解药,我就……”

    就在这万籁俱寂之时,忽然有几道破空之声遥远而来,随风来地还有一个怒气勃发的声音:“我不同意!”

    就好像暗夜之中看到一星光亮,我睁开眼睛看过去。

    金光划破长空,向着通天来。

    通天一手抱我,闪避过。

    不料那边金弹齐发,来势凶猛,通天方才略微走神,顿时落了下风,那金弹轨迹诡异,无迹可寻,他来回躲避之间,忽然有一枚金弹向着他手上打去,通天一哼,撤手之时手指一松,解药居然落在空中。

    这边玉虚宫三人见状,一起上前。

    通天发出一掌,将三人退,再转去取那解药,不料想空中又来一粒金弹,居然正好中那枚解药!

    我心头剧痛,却见眼前金光交汇,那解药已经化作粉末片片,风吹过,顿时无迹可寻。

    这下子,所有人都愣住。

    我忍着痛,颤声问道:“还有吧,解药还有吧?”

    通天似乎也不曾料想会是这种结局,木然摇了摇头。

    “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做!”我挣脱不了他的怀抱,眼泪从眼睛里流出来,我仰起头,向着虚空里喊。

    “因为我不想他用此而要挟你,我不要你答应回到他边!”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一朵祥云冉冉而至,“我——不愿意!”

    我睁眼去看,他长玉立地站在那端,背后是渺渺青天,旁是白云缭绕,他银眼光芒流转,手中持着银弓,肩头架着神鹰,他冲着我嫣然一笑,唤我的名:“清流,清流。”

    “混账,混账!”我忽然忍不住闭上眼睛,眼泪就那么汹涌流出来,无法止息。

    而杨戬他说:“鱼跟熊掌的确不能兼得,因此——解药我放弃,只要你交出紫皇。”

    通天的子,便猛地抖了一抖。真是个……喜欢乱来的混账啊。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