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第143章 玉泉山上会玉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明是一层薄薄墙壁,却叫人无法前进一步,或者隔在的,也并非只是一堵墙壁。

    “清流,”闻仲离开,云中子带我走,流光忽然又开口。

    云中子站住脚,我转头看他。

    “有一件事,我想要,告诉你。”流光低头,仿佛在顷刻间做了决定,他抬起头来看着我,“我想……无论要如何决定,还是告诉你的好。”

    对上他凄然的眼神,那嘴角虚弱的笑,又听那千回百转始认定般的声音,没来由地,我感觉一颗心在凉凉颤动。

    云中子带我出了太师府,我回头时候,似乎能看到流光一袭黑衣凝立夜色之中的单薄影子,如同守望,又似告别。

    出了朝歌的时候,我隔着云端去寻找闻仲所在,忽然想看他一眼,仿佛离了现在,将来要见,却是千难万难,只是隔着重重雾霭,妖气森森,无论如何我找不到他的所在。只记得方才在府中,他站在门外不进来,我透过门扇看出去,他仰起头望着虚空的那张脸,浓眉展着,晶莹的泪顺着眼角滑落的形。

    或者,这就叫永诀了吧。

    后来的后来我想,若是当时算是永诀,亦未尝不可。

    “这是,要去哪里?”埋首在云中子怀中,我问。

    “终南。”他回答。

    “可是你……”

    “不要多说些无谓的话。”

    “哈,我只是不想让你困扰而已。”

    “该有地困扰。早就生了根了。”他低下头看着我,“若你可以,替我彻底拔除如何?”

    他脸色沉静,毫无表

    我嘴角一扯:“如果可以,我尽量。”

    他“哈”地笑了一声,不置可否。

    云行半路,我忽然开口:“云中子,”

    “何事?”他淡淡地问。

    “我们……去一趟玉泉山金霞洞如何?”终于说出这个地方,忍不住却皱起了双眉。

    “好。”云中子一口答应。并不惊讶。

    我看着他的脸:“怎样?你似乎并不吃惊。”

    “你的个,在听流光那般说之后,会如此做,是意料之中的事。”他看了我一眼,脸色看不出是不是不悦。

    “是吗?”我惊讶地问。我倒是不知,我这是什么个,难道说,果然这个世界上最了解自己的不是自己吗?。

    云中子改道。形降落玉泉山的时候,东方天边已经微微露出淡淡的晨曦之光。

    玉泉山上鸟鸣声声,清脆可。云中子抱着我望金霞洞而去,正走不多时,只见一个形容端庄,着水云道袍,头顶整齐道冠的玉面道人迎面而来。

    “原来竟是云中子道友光临,贫道稽首了。”那道者一见云中子。手中拂尘一甩,便行礼。

    “玉鼎道友何必客气。”云中子手中抱着我,行动不便。点点头表示致意。

    我示意云中子将我放下。玉鼎真人看我一眼,脸色微微异样,却笑道:“玉泉山得紫皇清流玉趾驾临,实在是荣幸之至。”

    “清流见过玉鼎道友。”我双手拱起,恭敬施礼。

    “哎呀呀。贫道受不起紫皇之礼啊。”他子一侧,算是避开,随即问。“两位联袂而来,莫非是有事相找玉鼎么?”

    云中子一旁不语。我想了想,问道:“道友说的不错,清流前来,是想要……寻贵徒一见。”

    玉

    垂下眼皮:“哦,可是吾那顽劣徒弟又闯了什么祸事

    我说:“非也,只是清流有事想要相找杨道兄相询。”

    “那就好。”玉鼎地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吾那劣徒行事向来乖张,吾也曾劝说过几次,他总是牛心古怪不肯回头,也不肯改变分毫,吾只怕他作出什么无可挽回之事,嗯……紫皇想要找吾徒,可是来错了,最近几,那劣徒不知遁到哪里去胡作非为了,连吾也是不曾见到。”

    我心头一动:“杨道兄不曾回来么?”

    “正是。”玉鼎真人点了点头,“这也是反常,想以前他顽劣是顽劣了些,但如此次这般半月不曾回来玉泉山的,倒很是少见,待他回转,吾一定会好好地教育一番。”

    虽然是口口声声叫着“劣徒劣徒”,如此说什么要“教育教育”,玉鼎真人的脸上却丝毫“劣徒”的惭愧感也没有,说到“教育”的时候甚至满面风地,似乎很是自傲。

    哎,果然是有其师必有其徒弟啊。

    “那玉鼎道友可知杨戬去了何方?”凝立旁边的云中子忽然慢慢开口问。

    “吾那劣徒交游遍天下,又喜好的是‘狡兔三窟’,三山五岳都是他‘修行’的所在,所以吾也……”玉鼎欣欣然地又说。

    这个老小子,杨戬个就是了,做什么说地这么委婉,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哎,寻常修道之人哪会像那人一样,什么“交游遍天下”,“喜好‘狡兔三窟’”,又“三山五岳都是他修行所在,”哎,真是服了,更何况的是,一般的师傅会说自己的徒弟“狡兔三窟”的吗?

    我这边哑然,暗暗不敢芶同,那边玉鼎兀自说:“紫皇若是找吾徒有急事,倒可以想想他处何方,也许……”

    云中子说:“玉鼎道友都不知杨戬在何处,紫皇又怎么会得知?”

    玉鼎眼神一转,别有深意地看着云中子:“这可是不一定哦,年轻人么,总会有自己的交流啊。哈,哈哈……”他好像觉得这句话很有趣一样,慢慢地笑起来。

    云中子皱了皱眉:“玉鼎道友这个师尊当得可真是轻松啊,放自己的徒弟四海而漂游便可。”

    玉鼎笑道:“是啊是啊,吾徒喜好自由,如果圈的他严了,反倒不美。”

    云中子说:“玉鼎道友也不怕他闯出什么弥天大祸?”

    玉鼎说道:“那也是他自己地造化,若是真的闯出弥天大祸,那因果循环,吃业报的还是他自己,年轻人么,要多多历练,有地时候,头破血流后才知道要如何做。”

    他话虽然是对云中子说,眼睛却看着我。

    我心头没来由地发慌,只好勉强说:“既然如此,吾等就不打扰玉鼎道友了,改再来拜访,告辞。”

    云中子上前一步扶住我的肩头。

    玉鼎一眼看到,眼睛之中光芒流转,却是微微一笑,拂尘一甩风姿翩然,拱手说道:“玉泉山将永远欢迎紫皇驾临。”

    云中子亦沉声说一声:“告辞。”伸手抱起我,腾云而去。

    落樱宝宝,你还看不到那一章吗?那两章我分不清哪章先发后发,已经糊涂了,所以几乎不能修改,不安地搓手中,亲口当抚慰,再等等看好吗?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