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第129章 乱心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戬面色有些不对,站在门口,子竟在微微发抖。

    “你……”我慢慢站起来,终于开口,“怎么了?”

    杨戬忽然低下头去。

    他不说话。我有点担心,却又不好过于表现这份担心,只好站在那里不动。

    两个人一时僵持不下。

    哮天犬跑到他的边,仰头,嘴里发出奇怪的叫声,宛如悲鸣。

    我看看那条狗,又看看杨戬,不知怎么做才好。

    过了一会,他这才抬起头来。

    “担心我就过来扶一把,又能怎样?”笑得一如平常,声音朗然。除了脸色有点过于白之外,别无异样。

    我暗暗松了一口气。

    于是拂袖,仍旧冷冷地说:“没事的话,就赶紧离开这里。”

    杨戬一声笑。

    我回头看的时候,他居然,真的走了?

    慢慢地踱步到门口,向外看去,果然见他低着头,边跟着哮天犬,慢慢地回隔壁院落去了。

    我真疑心刚才那惨白着脸看我的人,不过是一场幻觉。

    转回屋的时候,才察觉一只手握在腰间,紧紧的,捏的骨节都发白。

    ********************************************************

    仿佛是为了验证我的担心,不久外面传来消息,竟是异常的惊悚。

    第一是说朝中变故,据说是妲己皇后病重,需用什么七窍玲珑心来才能救治,不知是谁出的鬼主意,说比干丞相正巧有此玲珑心。纣王二话不说,招人宣比干进宫取玲珑心,为妲己做汤。

    比干心灰意冷,激愤之下取心掷下,出了午门。

    耳后形诡异,我也是从太师府下人口中得知,说的是比干丞相起初宛如常人一样,出了皇宫便沿着大街向自家府邸而去,不料走到中途。突然大叫一声倒地昏迷不醒,前一片鲜血淋漓,随即不救。

    我听得他们这般说,心头震惊,一来是为了此事,妲己居然会无法无天到这种地步,难能可贵是纣王居然一味宠信她,为了她居然不惜害死自己的王叔,二来便是为比干而悲哀。可怜堂堂大臣,最后竟一片丹心被狐狸吃了,这可是几生几世都难以消除的怨恨吧。

    但为何比干竟能取心而当场不死,我想了一会,终于想起,这朝歌城里,唯一能做到如此且能因此而出手地,恐怕除了姜子牙之外,别无他人。

    可惜毕竟是天命不可违,最终还是功亏一篑。想必姜子牙最初帮比干的时候也想到会是如此结果了吧,不过只是一时不忍心,所以无法束手,而一切的因缘造化论定,冥冥中还是天意在作樂啊。

    想到这里,心头略微觉得沉重。

    忽然想到前些子预见乌跟亡灵引之事。联想起来,恐怕跟此事也脱不了关系吧。

    再顺着这线索细细探过去,比干究竟是为何而惹了妲己,让她不惜出此狠招,我想了一会便有了答案,想必是比干擒拿小狐妖,灭了妲己一族的那事东窗事发了。

    想到这里,又觉得不安,好像忽略了什么一样。

    正在屋子内走来走去,搜肠刮肚地想。倒地是哪里不对。

    门口人影一晃,我抬头看,是杨戬,伸手敲门扇,一边笑问:“我可以进来么。”

    这般假惺惺的,我板着脸说:“不可以。”

    果然他置若罔闻地:“哎呀,可惜我控制不住我的脚,他自动进来了。怎么办怎么办?”笑着嚷嚷。

    我看他如此惫懒,只好后退两步。离他远点,这样一来。却已经回到了内室。

    “在想什么?愁眉不展的?”杨戬却如入自己卧室一般,毫不在意我警惕的目光,自顾自走到桌边上,“口有点渴,清流,你这里没有茶给我喝么?”

    “要喝回自己屋内喝去。”

    “你我还分什么彼此。”他说。

    我恼:“你说什么?”

    “这般容易生气……”他低低地咳嗽了一声,然后却又说:“没什么,我在想,你这边没有茶水,渴到了我的小清流怎么办?”

    我冷冷一哼,不去理会他。

    杨戬看着我,笑:“我劝你还是少管那些外之事,你自己地事就眼睛很够你心的了。”

    我颇觉意外,这个人居然还能说出一两句正经话,于是转头看他:“你这么笃定,莫非是猜到我在想什么?”

    “你的心思诡谲莫测,我若能全猜中,也便不必落得

    场面。”他苦笑,伸出一根手指摸摸鼻子。

    “算你还有自知之明。”我冷笑。

    “我听流光说你听了比干之事便一直将自己闷在屋子里,想必你担忧的事跟这件也脱不了关系吧?”杨戬却又问。

    “真聪明,然后呢?”

    “然后……”他目光悠远,“然后……”

    低声说了句什么。

    我听不清楚,不由自主向着他的方向走了两步,问:“你说什么?”

    正全神贯注听他说话,他却站起来,走到我的边,蓦地靠我很近,居高临下看着我。

    “说便说,靠这么近做什么!”我向后退一步。

    他伸手抓着我腰间:“清流……”

    乎乎的感觉贴过来。

    “你干什么?”相似的恐惧席卷而来,我伸手推上他手臂。

    “我什么都不做,只想要抱抱你。”他看着我,目光沉沉地说。

    “你、你放开!”我恼,一边挣扎。

    他果然还是没变,平常的温文有礼都是装出来地,骨子里还是这么放纵霸道,不由分说。

    我挣着手臂摆脱他的钳制。

    “哈……”他忽然一笑,松开我的手。

    我向后倒退两步,坐在边上,一时无语,只好狠狠地瞪着他。

    “看你愁眉不展的,开个玩笑而已。”他耸耸肩头,冲着我说。

    “玩笑?”我一时怔住,皱起眉看着他,难以分辨他这话到底是真是假。

    “清流,”他忽然垂了眼皮,极低沉地叫了一声。

    “怎样。”我咬牙,又要玩什么花样。

    “你信天命吗?”他问。

    我精神略微恍惚,觉得这句话似曾相识,想了想,给不出答案,只好沉默。

    “怎么?不知?”他又问。

    “那你呢,你信吗?”我反问。

    杨戬看我一眼,笑:“我信。”

    我的心跳的疼了一拍,默不作声。

    “清流,你必是不信的吧,所以你才为着别人的生死担惊受怕,愁眉不展,你救梅伯,让姜后重生,又去寻找灵珠子,件件做得都是逆天命的事,你居然说你不知?”杨戬忽然又问。

    我被他的话刺得坐不住,想了想,还是笑笑,说:“是啊,我是做了,因为我看不下,所以忍不住出手,但是结果如何?你也都看到了……他离去,她死,他……”喃喃地说着。

    心神恍惚间,仿佛又看到那些飞快消失地过往,午门之前,梅伯看着我,对黄飞虎说:请王爷放手。——自此他跟着我走,尽心尽力。

    而姜后喜极而泣:多谢公子救我儿出生天。——是我塑造的小佛女的形体,多么鲜活生动。

    是的,还有哪吒,本该无忧无虑的孩童,遇上我,是幸或者不幸,是逆天或者天命,剔骨还,血流成河,六亲不认,抛却平常孩童所有的乐趣跟一切,九死无悔说要陪着我。

    不不,又岂止是他们?

    杨戬……

    目光窜动之间,便落在了眼前人地脸上。

    是不是……还有他?

    这一刹那便乱了心曲。

    而他仍旧不放过,继续在说:

    “你见你做得一切皆又毁了,博得个殊途同归下场,所以灰心,所以说不知?”杨戬望着我,期盼一个答案。

    也许吧,我恍然间点了点头。他果然是聪明,窥破我的懦弱跟不坚定。

    是因为我担心一切都是徒劳,所以凛然有些畏惧,天命这种莫测高深的东西,或者还是少跟之斗为好?

    “清流,”杨戬唤我的名。

    “嗯。”我答应。

    “无论怎样,”他说,语气淡淡地,“我不会离开。”

    “无论怎样?”我重复。

    “无论怎样,你记得我这句话。”他踱步,走到我的前,我茫然间忘了回避,而他伸手执起我的手,忽然之间单膝一跪,竟然已经跪倒在地。

    这一跪,让我头脑微晕,敢问今夕何夕。

    “你做什么?”震惊中我忘记撤回手。

    “只是……想要如此,”他仰起头,看着我,银色眼眸光芒流转,而他继续笑着说,“只是突然间,觉得需要如此,才衬得上你。”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