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第117章 梦醒时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色微茫。

    我懵懂里,隐约觉得上疼痛,半昏半醒里似乎呻吟了两声。

    有什么轻轻地抹过额头脸颊,下巴脖颈,又有声音在耳畔轻声安慰,说着:“不疼不疼。”类似的话,十分温柔。

    我心中稍微宽慰,复又睡了一会。

    过了许久,稍微睁开眼睛,望见一团光华闪烁,光影里,有个人形晃动了一下。

    我眨眨眼睛,然后睁开。

    半晌才看清楚面前是谁。

    很想装作看不见,但为时已晚。

    我皱起眉,撑着双手试图坐起来。

    不料才一动作,半边子又疼又麻,居然动不了。

    手上无力,我一歪子,失去支撑,向着边跌去。

    “清流!”那人张口叫,扑过来牢牢扶住我。

    “走开!”我疼得冷汗频流,却下意识地拂袖试图叫他离开。

    “你受伤严重,何苦在这时候逞强?”他一边扶我起,一边说。

    “又用你假好心!”我双眉一挑,气愤地瞪向他,“你从哪里来的便回哪里去,我的事不用你管!”

    他愣了片刻,一咬唇,忽然笑:“怎么不用我管?你现在伤的这样严重,我若不管你,你就在那溪头被狼给吃了,你说我不管行吗?”

    我一声冷笑:“管被谁吃了,我都心甘愿。只不用你来插手碰我。”

    单手推开他。

    他后退两步,仍旧望着我,忽然又笑:

    “既然被谁吃都心甘愿,那让我吃掉如何?”

    他仿佛是个傻子,话都听半截的。

    我回头望,伸左手抓住枕头。狠力扔出去:“你这个无赖,你给我滚!”瞪着他,气的浑发抖,脑中一阵阵晕眩。

    他子不动,手当空一抓,已经将枕头抓住:“我倒是想走,但你这幅模样,我怎么放心得下?”

    “你若留下,我死的更早。”我望着他。淡淡说。

    “那若是云中子或者流光那臭小子在,你是不是就会很高兴?”他忽然眼睛一瞪,凶狠地问。

    我心头酸涩,嘴里却说:“自然!”

    “我偏不走!”他狠狠地,将枕头啪地一声掷回来。我躲闪不及,被砸中半边肩膀,顿时疼得咬着牙低低叫了一声,歪头看,本来包扎好的肩头又渗出血来。

    我咬着牙。痛的浑颤抖。

    忽然又皱起眉,肩头……心底一阵悸动:我肩头受伤,本来混到之前,是没有包扎地,难道说……

    我扭头看他。

    杨戬望着我,变了面色。

    “清流,”他叫道,剑眉拧在一起,愁眉苦脸地,“清流。我是错手,我不是故意的。”

    “你当然不是……故意的。”我苦笑,望着他。

    “我真的……我……我另行给你包扎。”他张开双手,便要解我的领子。

    “别碰我!”我尖叫一声,向后躲了躲,不信地问。“果然是你……你替我包扎的?”

    他一怔:“自然是我,你以为还有谁。”

    我心底大怄,气道:“行了,我知道了,多谢你,杨戬。现在你可不可以再帮我一个忙?”

    “是什么?”他见我这么客气,脸上反而狐疑,忽而说,“若你让我离开,却是不能够的。”

    我见他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冰雪聪明水晶心肝玻璃人。恼到极点反笑:“好好,你果然聪明,知道我要说什么,杨戬,你可知,看到你在我边,我心底有多厌烦,连多看你一眼,上的痛就会多狠上一分。杨戬,你帮我疗伤。是好心,其他且不多论,但看这份好心上,我多谢你,现在——算你再多帮我一个忙,请你不要在我面前出现,好么?”

    我说完,试图看他。

    心头好像被谁踹了一脚。

    而他望着我,眼睛里小火苗跳动。

    我叹一声,闭起眼睛不看他。

    我是真地痛,多看他一眼,伤口便会多痛上一分,连血流的都更急促些。

    “好吧。”他沉声说,“我不会在你面前出现,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今晚就在这里住着养伤,哪里也不要去。”

    “我答应你。”我回答。就算我想要离开,也是力不从心,半边子运转不灵,诚如他所说,假如他不从溪头上将我救回来,被狼吃了,尸骨无存都不会有人知道。

    我应声之后,听得他脚步声响动,眼光一瞥瞬间,看到那绣着云的衣摆一摇,便消失在了门口。

    我看他后房门被带上,这才觉得心安。

    *************************************************************************

    一夜辗转反侧,合不上眼。

    窗外风飒飒地,打在窗棂上,偶尔轻柔,便好像人的叹息。

    上的痛一阵阵地,好像刀子割在片上,钝钝地疼。

    翻来覆去之间,额头上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打湿,紧紧地贴在了脸颊上。

    看着窗外天色逐渐从墨色变得泛白,我却不知在什么时候睡着了。

    睡得最沉的时候忘了疼,等到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室内已经一片明亮,我惊了惊,想到自己还有未完的事,咬牙试着从上爬起来,右边肩头已经疼得僵硬,伸出左手捂住,手指微微湿润,竟仍有血渗出。

    支撑着下地,走到房门边上,将房门打开。

    这么简单地动作,却仍觉得额头略有汗意。

    这怎么能成?我抬脚,要迈步出去。

    不料腿脚竟不利索,一个踉跄,平衡不好,顿时栽了下去。

    我下意识想伸手扶住房门,右手却不听使唤。伸出左手想支撑一下,却仍然未及,子冲着地面直摔过去。

    “清流!”疾呼声音从旁边传来。

    我子不能动,目光一转,看到在房门右手边上,杨戬正坐在那里,仰头看着我,此刻蓦地从地上爬起来,伸出双臂。正好将我接住。

    我眨眨眼睛,不解之际分外愤愤。

    “你……你还在这里做什么?”第一句,我问。

    他望着我:“别说这么多,你伤势这样严重,怎能擅自行动,我抱你回去。”

    他迈步就要向着屋内走。

    “不用,”我立刻发声,“你放我下来,我没时间。”

    “你要做什么。我替你做。”他剑眉倒竖,有点恼恼地看着我。

    “你替不了。”我咬着牙,一滴汗沾上睫毛。

    他忽而一笑:“我真是太低估你的倔脾气,好吧,你若再不自量力,肆意妄为,我就封了你的道,把你扔在这里,叫你哪里也去不了。”

    “你说什么?”我大怒,声音亦提高。子抖动牵扯肩头伤口,顿时疼得钻心彻骨。

    他忽而不语,探究般看着我面色。

    “你放开我!”我怒视着他,听得自己的声音哆哆嗦嗦的,“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眼前他地眼睛忽然一眨,脸上一副明了的模样。

    “哦。我知道了,”他垂下眼皮,“你是又想到了那天晚……”

    “闭嘴!你再多说一句试试看!”我扯着嗓子使全力气叫这一句。

    他的脸色十分灰暗。

    就在这时候我忽然又想起一件事,于是停了口,望了他一会,告诉自己要镇静要镇静。

    “杨戬,”我问,“那天……”

    喉头一梗,这感觉比死难受,但埋在我心底。终究还是个疑问不得不问。

    “嗯,”见我叫他闭嘴,杨戬的神色本来有点黯然,但看我开口,却又好似打起精神来。颇带期望地看着我。

    “你……有没有把……”还有力气咬牙,可见我一时半会死不了,苦笑,皱着眉闭上眼,终于把这句话说出来。“你有没有将那天……地事告诉别人?”

    “那天,什么事?”他问。

    我愕然睁开眼睛。

    他的嘴角带着笑容。眼睛闪亮。

    是在故意羞辱我吧?

    我一时忍不住,竟觉得眼眶发酸,哑着嗓子说:“你知道的……你老实对我讲,你有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他仍旧不回答。

    “说!”我着急催促。

    “清流,”最终杨戬眨眨眼睛,开口说,“我知道你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我一直都……没有对任何人讲过。”

    “真的吗?”我放松一口气,“那就好。”

    眼光一瞥他脸上,却见他脸上的表瞬息万变,最后竟换了一种恼恨:“你就这么怕别人知道?”

    我扭过头,不看他,不耐烦说:“你放开我再说。”

    “我不放。”他固执地说,脸上掠过一丝残忍,踌躇了一会忽然又说,“对了清流,我忘了,昨天云中子来问我,我一时没忍住,就对他讲了那天地事。”

    脑中嗡地一声响了起来。

    他却好整以暇地看着我。

    我嘴唇动了动,硬是一个字没有说出来。

    “清流,怎么,你很怕被他知道吗?那云中子……”他竟然还问。

    原来如此。

    我就奇怪为什么云中子离开我之前表现地那么反常,他向来不是个善于强迫别人的人,那天却追着我不放地问有什么误会,他向来都是个飘然出尘的人,却抱着我说什么自己心有念,当初天尊判他如此的时候他满脸的不屑,我以为他将不屑终生,不料却在那天之后,认真固执到……离开了我。

    原来都是他!

    杨戬!

    心中的恨意跟凉意夹杂滚滚而来,几乎将我疯,这种无法控制的感觉像是不停地在膨胀扩大,挤兑的我头昏脑胀,有个念头在心底晃来晃去,一直到逐渐清楚明白。

    既然你不放我好过,既然你抓着我不放。

    那好,我成全你。

    “杨戬,”我听到自己地声音冷冷静静地响起,“我们要不要来打一个赌。”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