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第一百二章 亡灵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鸟昂首高鸣,群蝉无声,我出手之后,柳树枝乱,柳地,顿时引得几只不走运的鸣蝉也跌落尘埃,院落中一片人声哗然,皆不知发生何事。

    梅伯同阿姜面面相觑,出外安抚众人。

    我心头沮丧,退后一步,重新坐下,百思不得其解。

    门口人影一晃,转头看,却是流光出现。

    “清流大人,你方才为何用紫麟真气?”他面色惶急,进门问道,“莫非是有妖物出现?”

    我摇了摇头。流光走到我旁边,眼光一瞥望见那株被摧残的柳树,又看看天空,不由哑然,站着出神。

    “我方才看到预见乌,还被他啼叫三声。”我趴在桌面,叹一口气,泱泱问,“流光,你说……那即将倒霉的,会是谁?”

    流光悚然回头:“预见乌,那种传说中能见证灾祸的不祥之鸟,怎么会在朝歌出现?”

    我吐一口气,依旧懒懒说:“我也不知,大概天下灾祸将起,朝歌更是发源之地,你也觉察的到,最近朝歌城内妖魔之气渐浓,也许预见乌就是被这些吸引而来,也说不定。”

    “他竟然敢在这里发声。”流光颇为气愤。

    我看他一眼,不由偷笑。

    千百年来,禽类同兽类之间的恩怨牵绊至今,始终有所芥蒂,就算宁静温和如流光,本应超脱这些事端之外的,居然也为此而动怒。

    不过我也了解。他只是憎恨预见乌为何会在我面前鸣叫,所以担心之余动怒而已。

    “不会有事。”我安抚他。心底却想:若预见乌真地有灵,应该是在我出事之前便已警报,而对现在的我来讲,这世上,还有什么更为可怕地事,我所担心的,无非是闻仲。或者……

    看了流光一眼,流光慢慢地低下头去,嘴角一动,却不再说话。

    寂静里,黄天祥送完父亲,返了回来。我听得屋外传来孩童清脆稚嫩的说话声音,不由看着流光苦笑,不一会黄天祥进门,而在他边,一左一右,竟是哪吒跟蝙蝠妖陪伴。

    我瞧了流光一眼,流光了解,望着三子微笑:“聊什么聊得这么开心?”

    黄天祥笑着:“哪吒说要带我四处玩玩。”

    蝙蝠妖站在两人后,沉默不语。

    我吓了一跳,看了看哪吒。又看看黄天祥。心想黄飞虎当他的儿子如珠如宝的,加上闻仲说才答应让他住在这里半天。若是给哪吒引出去玩。他又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子,到时候再出手捉上两只妖怪显摆。吓坏了黄天祥是小事,若是画虎不成反类犬,被大妖怪伤到了,那可就天下大乱,黄飞虎发作,不踏平太师府才怪。

    想到这里,向着黄天祥招了招手。

    黄天祥驯顺走到我的边,坐下,将头靠在我膝盖上,脸上略微露出一点惆怅地表,叹一声,说:“我终于不用回家去了。”

    我越发哑然失笑,伸手抚摸他的头顶,而在他后,哪吒狠狠瞪他一眼,一会却又气平,转头看着流光:“流光哥哥,你怎么突然来了?”

    流光微笑着:“随意过来看看,”看了我一眼,又说,“哪吒少爷,若不是需要,不要四处在朝歌城内走动,最近气息不同寻常,要加倍小心才好。”

    哪吒见流光这么说,倒不怎么反驳,只低声说:“我才不怕他们呢,上次那回事,还没找他们算账。”

    我心头一动,对上流光眼色,两人皆知哪吒所指的是上次我元神出体的时候,趁火打劫想要趁虚而入的那些妖怪。

    虽然我心底明了那些妖物必定跟苏妲己脱不了关系,可流光却不知道。

    哪吒更是不知,所以一心一意地想要找他们为我报仇。

    幸而他也不知,否则杀上皇宫之内找苏妲己那狐狸单挑,岂非天下大乱。

    流光见哪吒出声,也不生气,声音反更为放的温柔:“哪吒少爷你自然是没有问题,只是你若出外地话,清流大人未免会替你担心。”

    我瞪他一眼。流光面露微笑,不再说话。

    哪吒却转过头,看着我,问:“清流,你会担心我吗?”

    我自然是诚恳地点了点头。

    哪吒捂着嘴嘻嘻一笑,然后说:“那好吧,我就带这个小家伙在院子里四处走走好了。”

    他果然走过来,拍了一把黄天祥:“走啦小懒虫,别抓着清流跟没断似的,哼哼,小孩就是小孩。”

    黄天祥的脸慢慢地红了红,抬起头来看看我,低着眉眼,不发一声,乖乖跟哪吒出门去了。

    蝙蝠妖冲我鞠了一个躬,也跟着走了出门。

    我这才望着流光,说:“你倒是机灵。”

    流光笑:“这里除了你,也没有第二人能够说的听这小小混世魔王。”

    说着,又补了一句:“清流大人,你为何要留下那蝙蝠妖?”

    “怎么,你看他有什么不妥?”我垂了双眉,问。

    “只是觉得……他来路颇为可疑。”流光琢磨着说。

    我点点头:“这小妖的确机灵非常,只怕将来大有出息……只是不知道……是福是祸。”

    “既然如此,何不趁他羽翼未丰,早剪除?”流光忽而淡淡地说。

    我心头耸动,抬眼看他:“流光你向来如此心狠?”

    流光对上我的目光:“流光并非心狠,只是担心后他会对大人你不利。”

    我一笑:“这倒无妨,他再厉害,也不过是个妖,何况有你在我边……”

    说到这里,忽然打住。

    流光怎能永远在我边?

    他可是闻仲的战麟啊。

    更何况。我最近正打算搬出太师府,若是如此地话。岂非跟他更加疏远?

    因此沉吟不语。

    流光见我无话,上前一步,弯腰问道:“清流?”

    我一惊,醒悟过来,笑道:“没什么,略有走神而已。”

    流光看着我,脸色忽然一变。

    “怎么?”我心不在焉地问。

    流光忽然伸手。搭在我的手上。

    我低眉看他那双手,然后抬头,挑眉。

    流光地目光只是盯着我地手,在我地手上一阵摸索之后,才离开。

    我压抑心头的不安,在他缩手地功夫。木讷地将手移开。

    却不料流光看着自己地手,问道:“真是怪了,怎么会有这东西?”

    ***********************************************************************

    我闻言,目光一转看向流光手上。

    若不细看,还发现不了,此时流光手上,缠缠绕绕,束缚了几条散发着淡淡白光的丝线。

    我“咦”了一声,凑近过去再看,

    那丝线俨然微微扭动。竟好像是有感知能活动地活

    我吃了一惊。站起来同流光并肩,低头去看:“这东西是什么?”

    流光皱眉。反反复复看了一会。才慢慢说:“现在的问题是,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我想了想:“你不是从我手上得来的么?”

    流光摇头:“这种亡灵引。一般是有妖物的地方才会出现,清流大人你是洁净之,这种亡灵引若是在你手上,不一会便会自动消失,怎有可能?”

    “那这是从哪里来的?”我好奇望着那东西,在流光手上,微微颤抖,似乎也大有消灭之势。

    流光想了好一会,忽然说:“如果不是大人你上地,那么……便有可能是跟大人接触过的人上所带,大人你……”

    我听他这么说,惊道:“是了,我方才抱过天祥,你是说……”

    流光深深看我:“先不必着急,我看天祥少爷上并无妖气,恐怕这亡灵引还是另有所出。就算是真的从他上而来,也有可能,是别人所带,过渡至他上。”

    “我们去看看。”我急急地说,率先向着门口走去。

    黄天祥正同哪吒蝙蝠妖在院落中玩耍,我走过去,他高兴地跳过来:“清流!”欢天喜地地拉我的手。

    我不动声色地低头,任凭他握住我的手,一边运起双目看过去,果然,就在他伸出手臂的瞬间,一丝光亮顺着他的手滑落我的手上。

    我伸左手拍在天祥上,流光将天祥拉开,我抬手,提着那根东西在阳光下细看,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天祥跟哪吒不错,跟蝙蝠妖也不错,难道是从他们上而来?

    流光显然亦明白我的心思,一手拉着天祥,一边走到哪吒跟蝙蝠妖边,同他们说着话地瞬间便细细地看。

    过了一会他回来,同我对视一眼。

    “怎样?”我问。

    “怪了……都不是。”流光双眉微皱,“哪吒少爷上地杀气,足够让亡灵引退避三舍,蝙蝠妖上也并无踪迹,难道说是别人……”

    我同流光并肩向着屋内走去,就在快走到房门口的时候,两人皆不约而同地想到一个人。

    “黄飞虎。”

    我骇然扭头瞬间,正撞上流光同样惊骇地目光。

    ************************************************************************

    下午,武成王黄飞虎如约而至。

    携了天祥地手,他说一声“叨扰”,便要离开。

    细细感觉,他上淡淡的亡灵气息仍在。

    流光轻声说:“武成王请留步。”

    他不不愿地站住脚。

    流光上前一步,含笑地说:“流光有一事想请教武成王,不知可否耽误王爷三两分钟?”

    黄飞虎对流光地感觉想必还不错,于是远远瞪我一眼,却对流光和蔼说:“不知流光公子想问何事?”

    闻仲在我旁边发笑:“好像武成王对你印象不大好呢。”

    我翻个白眼转过头:我对他的印象也好不到哪里去,大家扯平。

    闻仲又伸手挠了挠我的肩:“流光要问他什么?你们是不是有事不告诉我?”

    我躲着他的手,向着旁边移了移,顺便瞪他一眼。

    闻仲讪讪地缩回手:“总是这样冷若冰霜的,我瞧你同流光也有说有笑的。”

    我疑惑看他,心底微微惊:他竟然见过我同流光说笑么?

    闻仲见我望他,略带哀怨地看着我。

    我承受不了他那种伪装柔弱的表,赶紧把脸埋入臂弯之内。

    后却又传来闻仲贼心不死的拉扯:“喂,清流,你什么时候才能跟我说话啊。”

    手扯上我的衣领。

    弄得我脖子痒痒地,只好咬了牙不理他。

    而那边,流光温声问:“请恕流光冒昧了,敢问王爷,最近,在王爷旁……可有发生过不同寻常之事?”

    黄飞虎顿了顿,便说:“流光公子此言何意?”

    流光说:“不知王爷对占卜之事持何态度?”

    我偷眼从臂弯处看黄飞虎脸色,却见他脸色变了变,随即归于平常,回答说:“吾乃武将,本不信这种,只是……”停了停,“吾曾经见过西伯侯在王之上,曾用占卜之术指出太庙大火之事,委实神乎其神,所以有时也不得不信。”

    流光笑了笑,说:“那么,王爷,若是有人说王爷您面相不佳,最近也许会有祸事降临,王爷您信不信?”

    黄飞虎惊道:“何人如此算我?”

    忽然眼睛一转,向着我看过来。

    我正偷看他,不料他反应如此迅速,那炯炯目光无比锐利,急忙闭上眼睛。

    袖子却被人扯一扯,耳畔听得闻仲低声:“被发现了啊……”带着丝丝笑意。

    我恨不得一脚将他踢飞,暗暗伸出左手,在他伸过来的手臂上偷偷拧了拧。

    耳闻闻仲“哎吆”一声,竟是含笑多过于痛楚,不过我也得意,埋了头继续装死。

    黄飞虎见状,哼了一声收回视线。

    流光说:“王爷不必误会,流光只想知道一切祸起源头是什么,或者会从中寻得破解之法,所以敢问王爷:最近可曾遇到过什么不同寻常之事?”

    闻仲的声音忽而近在咫尺,他暗地说:“这下糟了,据黄兄那种格,若知道是你背后搞鬼,十有**是不会说了。”

    我心头一凛,恨不得伸手去扯他的脸。

    却果然听得黄飞虎说:“抱歉,黄某旁,并无异样之事发生,况且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何必杞人忧天,背后惴惴。”我心中不是滋味,黄飞虎的话另有所指,仿佛是说我背后搞事。

    说完之后,便冲着闻仲扬声:“太师,告辞了。”

    闻仲含笑说:“不送了。王爷请。”

    黄飞虎携着黄天祥离开,流光踱步转回来,冲着我摊摊手掌。

    闻仲便说:“无功而返吧?哈哈哈。”十万分得意。

    我怒气勃发,忍不住将怒火撒在他上,于是用眼睛狠狠瞪他。

    他却越发高兴,笑得贼兮兮的。

    我把头一扭,望向窗外。

    耳畔闻仲却说:“清流,你想要知道的话为何不来问我,却去撞那块石头?”

    我听他这话别有意思,不由疑惑看他。

    流光轻声问:“太师知道武成王最近发生何事么?”

    闻仲“嗯”了一声,却看着我,笑吟吟说:“清流,你想知道吗?”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