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九十章 三眼太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前一人,形魁伟,手中持一柄锋利宝剑,来势凶猛两只挡路小妖,忽地回,一把牵住后人的手,两人形闪烁,一前一后快到哪吒前。

    哪吒眼睛利,混天绫一舞,将他们后追过来的妖魔挡住抽飞。

    闯入院落的却是梅伯跟姜后。此刻梅伯在前,姜皇后随后,踏入屋内。梅伯手上宝剑上兀自滴血,他飞快向着屋内看一眼,又道:“清流公子怎样?”

    哪吒皱眉,不答反问:“你们两人怎么来了?”

    梅伯放眼看院中跃跃试的群妖,沉声说道:“梅伯的命是公子所救,今夜听得这边有异动,正巧……”看了姜后一眼,“阿姜来寻我,说她亦察觉不对,我们发现有结界围住院落,便杀了进来。”

    “这样不计后果闯进来,可是会死的。”哪吒转头。

    “这条命本来就是捡回来的。”梅伯呵地笑一声,“若是为公子而亡,又有何妨。”

    “梅……”后阿姜唤一声,言又止。

    梅伯回,望了姜后一眼,低头,看向两人握着的手,慢慢放开。

    “你回屋内,保护清流公子吧。”梅伯调开目光,转回,同哪吒站在一处。

    “你虽然是个凡人,但勇气还不错。”哪吒破天荒地夸了梅伯一句。

    梅伯一笑,面色上,说不出是苦是甜。

    脸略略一侧,似乎想要向屋内看去。但眼光闪烁瞬间,还是停住。眼睛眨了一眨,重又握紧手中宝剑,迎面对院中群妖。

    “不自量力!”当前女妖一笑,手势一挥,群妖立刻向着这边扑了过来。

    哪吒纵一跃,已经跳入圈内,混天绫飞舞。乾坤圈击落,顿时打死好几只妖怪。梅伯仗剑穿梭在门边,不离门口左右,倒也斩杀了几只妖物。

    只是毕竟一个是孩童,一个是凡人之躯,不一会形便有所变化。哪吒的动作逐渐失去最初地敏捷,而梅伯这边则更是艰难,他一边要顾及不能让妖物闯入屋内,一边要费心斩妖,还要看着哪吒场中况,一心尚不能两用,何况他如此,一不留神之下,被一只妖怪乘虚而入,向前扑过来。梅伯见它即将进入屋内。急忙迎上,虽然一剑刺穿了那妖怪膛。但却被另一只妖觑得时机。在他背上一爪划过。

    只听得屋内姜后一声凄厉的叫,梅伯觉得上好像被巨大地铁篱划过。冰凉之下,一阵剧痛覆盖全

    他忍着疼痛,转,将扑过来的那妖斩为两段,不料那妖怪临死之前,铁爪再出,一掌拍向梅伯头部。

    阿姜再度惨叫一声,几乎要昏厥过去。旁的蝙蝠妖急忙弹出一指,指尖一团小小离火直直击出,却正好将那妖怪的半打飞出去。

    梅伯踉跄后退,倒在门口,鲜血洒落一地,姜后再也忍不住,直直地扑过来,挽住他手臂将他拉起。

    “你怎样了?”颤声问,眼睛扫过他后的伤,几道爪痕均都十分深刻,有一道深可见骨,白色的骨渣子在翻开的血之上,越发触目惊心。

    “没事,守着清流公子。”梅伯吸一口气,剑指着地面支撑子,另一半子却靠在阿姜上。

    而场中哪吒在众妖怪地夹攻之下也受了伤。两人分神的这一刹那,只听得屋内蝙蝠妖一声尖叫。

    梅伯跟姜后慌忙回头,却看到一个形细长的妖怪正游向清流的边。

    蝙蝠妖举起手中瓷瓶,猛地冲着妖怪头部砸去。

    与此同时,墙壁上忽然也跳出一个黑漆漆的妖怪,发一声叫,同样向着面扑过去。

    蝙蝠妖大惊失色,来不及多思考,伸出双臂拦在清流跟前。

    梅伯拼着最后一口气扑过去,一剑刺入那妖怪后背,妖怪发出一声惨叫化为黑气消失,但那黑气却在瞬间渗入了清流的体内。

    此时此刻,清流地脸色已经黑的很是明显,仿佛中毒一般,看的在场三人暗自心惊。

    房顶忽然一阵抖动,隐约传来激烈的叫声,窗户边,一个巨大的影正在不停地摇晃着,居然是个大妖怪想要将房子弄倒。

    梅伯踉跄几步,想要出门斩妖,姜后拦阻不住,咬一咬牙,一把抓住他手上的宝剑,而出。

    梅伯伸手阻拦,却没来得及,隔着窗户只见一个纤弱的人影举起宝剑上前,一剑刺入那大妖怪腹部,妖怪发一声叫,房屋的抖动也随之停止,但就在这片刻,却更有很多妖怪趁机从无人把守的房门口一拥而入。

    哪吒将这边况看在眼里,愤怒之下,混天绫化作一团红云,碰到混天绫的妖魔均化为青烟消失,他奋力向着门口跃来,却不及那些妖魔地行动快速。

    蝙蝠妖望着一边摇摇坠地梅伯,又看看窗口跟大妖魔缠斗的阿姜。喉头一动,咽下一口口水,终于挪动脚步走上前去,将后地清流牢牢护住,双手没有武器可握住,蝙蝠妖只好握紧了两只青筋暴露地小拳头,发丝里的两只小耳朵已经不抖,嘴角却露出了两颗尖尖地牙齿。

    面对冲过来地妖怪,以及后仍旧未醒来的清流大人,哪吒的话一时浮上心头,蝙蝠妖想:嘿嘿,对啊,我好歹也是一只妖怪,没有武器,我还有爪子跟牙齿!

    清流大人,我一定会保护你周全的!就算是死,也要保护您!

    *************************************************************************************

    闻仲骑着黑麒麟向着府内飞速赶回来的时候,心底非常地害怕跟后悔。

    他同黑麒麟一同征南走北数年。早就心有灵犀,养成默契。在皇宫内听他第一声的叫,闻仲心底就觉得不妥。可是当时一心关注纣王召见自己究竟所为何事,居然刻意忽略。

    一直到三声响过。

    今夜,他怎地后知后觉如此!

    黑麒麟如风一样在朝歌城内飞奔。

    而坐骑上的闻仲,忽然看到眼前出现这么一幕场景:那白衣的小人儿盘膝在上,周围无数只面目狰狞的妖怪,围着他。张开血盆大口露出锋利牙齿,似乎想要将他分着吃掉。

    这场景突如其来地印入脑海之中,而且飞速闪过,就好像一道闪电那么快而让人猝不及防,却是刺激巨大,如此真。真到他能嗅到随之而来的血腥气。闻仲差点坐不住黑麒麟,子一抖,几乎落下麒麟背。

    如此?”闻仲低声自问,“为什么我会看到那么恐怖

    一瞬间胆战心惊。

    闻仲抬头,望向太师府的方向,整个朝歌城静悄悄的,太师府地上空更是漆黑一片,一点灯光都无,是的,一点灯光都无。

    闻仲的心忽地一跳:为什么一点灯光都无?不可能的!这是……

    那白衣的人儿恬静的面容忽然又出现眼前:他眉目低垂。依旧地绝代风华。但是这张倾国倾城的脸,却在顷刻被一团黑气笼罩。

    闻仲用力抓住自己腰间的宝剑。一低头的功夫。忽然觉得自己眉心正在隐隐发烫。

    “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清流他……他怎样了?”闻仲心乱如麻。

    黑麒麟入了太师府。整个府内一片寂静,毫无异样。

    两人迅速入了后院,劈面而来的,是一大团无边无际的漆黑。

    闻仲翻下了黑麒麟,上前两步,伸出手去,他忽然察觉,这团黑漆漆的东西,竟不是夜色,他是有形的。

    而就是这东西挡在前,他跟黑麒麟才过不去。

    闻仲闭上眼睛。

    他忽然察觉一股巨大的,让人恶心的气息在这团黑气周围缠绕徘徊。

    脚边地黑麒麟好像已经无法忍耐似地,上前,撞上这团黑暗。

    就好像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推开一样,黑麒麟被倒退。

    他发出急切又愤怒地叫声。

    闻仲手持宝剑,提一口气,劈过去。

    就好像劈在了柔软地水流上,那团黑暗丝毫不见破裂。

    闻仲心凉如水。

    他握着宝剑的手在微微发抖。

    怎么……会劈不开,这是什么东西!

    可是,就在宝剑劈到上面之时,他分明在那股强大地妖力之中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

    那是……清流!

    闻仲心头一动,血气翻涌,眼神闪烁不定。但是,为什么清流的气息,会那么的微弱。

    果然,果然是噩梦成真了么?还来得及么?

    可恶,明明近在咫尺,却无法靠近,无法得知你的安危!

    可恶!

    单手支着剑,闻仲一拳击落地面,鲜血溅出。

    低头,六神无主,而就在这时,他听得一声清晰叫声,自那黑暗里传出来。

    那股熟悉的气息,游丝般一闪,仿佛断了。

    “清流!”闻仲猛地站起来,脱口而出,大声吼道。

    清流!

    这个名字在他心底闪过,忽然勾起了最不能言说的心事,一口鲜血冲到喉咙口,难以压抑,闻仲提起宝剑,鲜血喷到剑上,刹那间雪亮的剑体一片通红,闻仲大喝一声,再度提剑向着那黑色的幕布砍去。

    额心一片滚烫,就好像被烧红的烙铁印在上面一样。

    在提剑飞,不顾一切用尽全力地向着那黑色幕布扑过去的瞬间,闻仲忽然想到那跟那少年的相遇。

    那小小人儿,盘膝坐在雪地之中,漫天雪花宁静的飘落,却没有一片落在他的上。

    他双眉低垂,神色波澜不惊,却看得他魂飞魄散,心神不宁。

    当他举手将他抱入府内的时候,心底安宁的就好像是捡到了失而复得的宝物。

    他叫清流。

    清流的手曾在自己的额心流连抚摸过。

    他没有对自己说过一句话。

    但就在瞬间,闻仲忽然觉得,他明白了他那时候想说又未说的话。

    他那双如同蒙着无限水雾的,清明又哀愁的眸子里,看着自己,充满了悲悯,他在说:要不要帮他开天眼呢?

    天眼?

    闻仲闭上双眼,眉心一刹那极其的痛,是一种撕裂的痛处,但就是在这种痛苦之中,一股炽的白光从闻仲的眉心出,虽然是闭着眼睛,但他忽然看的很清楚,无比的清楚,前所未有的清楚。

    在眼前的黑色结界上,有一处阵眼。

    闻仲眉心白光一动,沾血的宝剑,准确地向着阵眼之处刺去。

    子腾空,没入了结界之中。黑麒麟低吼一声,纵追入。

    三眼太师,一代将臣,当中的天目凛然开启,他提着血剑,威风凛凛站在妖魔的修罗场上,一双杀气腾腾的眼睛,淡淡睥睨着周遭的妖物。

    ***************************************************************************************

    在这瞬间,闻仲忽然相信了。

    他相信了那句话。

    他一度是以为……不会是真的的那句话。

    那天,清流他离去之后,在西伯侯居处,波光粼粼的池水边上,那白发侯爷对他说:紫皇清流,麒麟之,太师,有能者居之。

    他只是不信。

    但就在此时,在满地残肢断骇,血流遍地的妖魔丛中,他一眼看到屋内端坐着的那个人,白衣胜雪,垂眉和掌,他就在那里,于这阎浮尘世,血乱红尘之中唯一的清流。紫皇清流。

    白发侯爷再次从他心底慢慢走过,在波光粼粼里,那圆脸老头儿意味深长地看着自己,说:“紫皇清流,麒麟之,太师,有能者居之……”那双眼睛似笑非笑,并不像是个方才还为了亲生儿子安慰而惶惶的父亲,“太师,你须把握时机。”西伯侯姬昌,他如此说。

    现在想想,西伯侯的那声音,不是祝福,不是提醒,倒如同是告诫,或者……

    挑战。

    *****************************************************

    大力推荐《三国枭雄们的青期》书号148077,正PK中,灰常好看滴,大家有PK票的慷慨支持哇!

    一点简介:

    帝国皇家陆军指挥学院,少女刘小备为了家族荣誉,女扮男装入校读书。同关小羽,张小飞结成牢不可破的友三人组,有天,一个明眸皓齿,笑起来如阳光的少年转学来到,他叫做诸葛小亮。

    似水的青年华,万里的江山如画,当雄姿英发的英雄们还是叽叽喳喳的青涩少年……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