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八十三章 小小蝙蝠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吒跟在我后,乖乖地进了屋内。

    他看着我,最初还面带怒色,后来似乎觉得有什么不对,看了我一会便不再说话,垂手站在边。

    我向着窗边的桌边坐定,暗想,只有不说话的时候,他看起来,才像是个乖乖的孩子。

    前天一手扔大么大只虎妖尸进来,差点把太师府的人全部惊到死。

    沉默了一大阵子。

    我不时冷眼看他,看他脸色从最初的愤怒到不解,从不解到惶然,从惶然到委屈,最后干脆扭过头去不发一语。

    心底不知什么滋味。

    “哪吒,”最后我坐直了子,叫了一声,“你过来。”

    他看了我一眼,似乎不解,但迟疑片刻之后,还是挪动脚步向着这边走过来,一直蹭到桌边才住脚。

    我望着他的脸,仿佛莲蕊般的脸,那长长的睫毛抖动,他却不看我。

    心底一软,叹了口气,伸出手,摸上他的头。

    哪吒仍旧垂着眼睛不看我,直到现在,才抖了抖子。

    “哪吒,”我想着合适的措辞,叫他一声,又说,“你……是不是不喜欢住在朝歌?”

    他蓦地抬起头来,双眼定定看着我。

    “如果……你觉得跟在我边,”我皱着眉,慢慢地想着,迟了一会,才重新又说,“若是你觉得跟着清流哥哥,你……不快乐的话……”

    我这边还没说完,哪吒怒道:“我没有那么说!”

    “你……”我讪讪住了口。“我都还没说什么……”

    “清流,你是要让我回去吗?”他头一扬。说道。

    “我……”我张张口,说不出话。

    “你说啊!”他不依不饶地继续。

    我望着他双眼,最终摇了摇头。

    他地脸上掠过一丝喜色,随即又说:“我没说我不快乐,所以你……”

    “我没有想让你回去,”我摇摇头,“只是我怕……你住在这边。会不开心,然后……会闯祸出来。”

    “我怎么会不开心,”他惊诧看着我,“清流哥哥,你要知道,我现在最开心的。就是跟你在一起。”

    我被他这句话梗住,沉默一会,又说:“那么,我问你,既然你是开心地,为什么今天你看到黄家三子,会跟他们吵起来?你可知那样很是无礼。”

    哪吒看了我一会,忽然一笑。

    我望着他。

    他下巴微扬,双眼看着我,声音朗朗地说:“因为我想你是我一个人的清流啊。所以才不愿意看到有其他的人同你亲近。”

    我呆住。哪吒上前一步。蹭上我的膝盖,双臂伸开。抱住我的腰。说道:“清流,我不喜欢我那个家。我不喜欢爹娘,我离开他们,都是因为我会跟从你,只要在你边,我就觉得平安喜乐,你不陪着我出去玩没关系,只是你不要跟别人太好好不好,我见了会难受的。”

    这一番话,字字肺腑。

    我知道都是他心底的话。

    我也蓦地明白,为什么他见到天祥拉我地手会那么愤怒。

    在他的小小心底,是认定了我是比李靖跟李夫人更加重要的存在,哪吒离了那个家,便认定了我是他的家,我是这天底下,他唯一可有的依赖。

    我眨了眨眼睛,满腹的说教都吐不出来。

    最终我垂下双眉,在他头顶地手慢慢地滑向他的颈间,轻轻一揽,弯下腰,将他的脸抱在怀里。

    “哪吒,对不起。”低声说。

    心底同时有另个声音说:对不起啦,灵珠子。

    我不该如此对你。毕竟,你落入红尘,颠簸至今,倒有大半是为了我,是么?

    我闭上眼睛。

    “清流。”而哪吒他的小小子蹭蹭,“别生我的气,更别推开我。”

    “嗯。”我答应一声,“不会的。”

    窗口暖风薰薰然吹入,我听得别院里云中子不知说些什么的声音随风而入。

    ****************************************************************

    经过这次,哪吒竟乖了很多,一连几天不曾出去“打猎”。

    我也稍微安心,趁机告诉他如果遇见妖怪,一定要辨别清楚,若是妖力强大者,一定要看准时机逃跑,免得硬碰硬,两败俱伤。

    他倒是乖乖地全部听了。

    其间我兴起,跑到云中子那边去看哪吒猎回来的那只蝙蝠妖怪。

    蝙蝠妖抖动着黑色的薄薄的翅膀在云中子地房间里,爪勾挠住梁倒吊着,看起来好像一大团黑漆漆地莫名物体。

    云中子一见我就大吐口水:“清流,为什么不能弄死这东西。”

    说着这一句,那蝙蝠妖便飞了下来,叽叽喳喳叫着,挥舞着翅膀撞向云中子,似乎抗议。

    “你看看,真真是个妖怪,说他一句坏话就知道。”云中子摊手,冷笑,又对着那妖怪威胁,“别再撞过来,吾警告你,吾可是会五雷正法,小心将你就地毁尸灭迹!”

    蝙蝠妖

    么威胁,倒是乖乖一动不动起来。

    趴在我脚边上不离开,似乎知道我会庇护他。

    我伸脚轻轻踹了一脚那地上的小怪物,笑道:“你跟他地交倒也不错嘛。”

    “清流,你哪只眼睛看出不错?”云中子冷笑望着我,“你跟哪吒地关系倒是真的不错。”

    我感觉他话里有话,忍不住惊奇看他一眼。

    我微笑问:“云中子,汝地口气很是怪异。是何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多虑了。”他却不理我。叹一口气,冷冰冰说:“你回了这里,想必不会再那么多灾多难,闻仲人虽古怪些,对你却是不错,”说到这里,又看我一眼。才说,“清流,我……我该收心回终南了。”

    神色居然有一丝黯然。

    我地心一颤,忍不住脱口而出:“你要走?”

    云中子回头,双目炯炯望着我:“你会挽留我么?”

    我顿时便回过神来,心中片刻思绪千转。然后努力在脸上露出一个满不在乎的表,笑道:“怎么会,人各有志,云中子,你也早该回去了,小心天尊得知你阳奉违地行径,处罚于你。那样的形,也并非我所乐见。”

    云中子愣了愣,双眼看准我,一眨不眨。

    我收回目光。望着地上蝙蝠妖。只觉得他乌溜溜的小眼睛望着我,小小头颅缩在翅膀下。甚是古怪。古怪到可笑。

    “好吧。”耳畔听得云中子叹息般说了一句,“好吧。”

    “什么时候走。”我打定主意。硬起心肠,追问。

    “呵,”他笑一声,“你既然……嗯,要走则快点,况且我也是真的受够了闻仲了。今夜便走吧。”

    今夜……的确好快。

    我哑然。

    却偏偏要打起精神:

    “小心太师府少了一个幕僚,闻仲会……呵……”我心一动,不由地说出这句,随即发觉自己反常,打住之后,干笑一声。

    “一个幕僚而已。总不至于天下大乱。”

    云中子并不以为意,淡淡接过这句,又说:“你不想这蝙蝠妖死,我便没有伤他,不过妖怪终究是妖怪,清流,你该心狠的时候,要狠得下心,幸亏哪吒在你旁,我才能放心,呵呵……”

    他干笑两声,声音竟是无比的难听。

    我只做听不到,踢了那蝙蝠妖一脚:“自己滚出门,还要我来捉你么?”

    蝙蝠妖听得这话,翅膀一抖,扑啦啦出门去了。

    我随着转

    后听得云中子说:“清流,你……你要走。”他说,气息紊乱。

    我只当周围万籁俱寂我什么都听不到,只站住脚,冷冷回答:“是,千里达敞篷,终究无不散之筵席,云中子,你该做你该做地事,不必蹉跎岁月在不必要的东西上面,我这边就不送了,只祝你一路顺风罢了。”

    头也不回,拂袖出门去。

    蝙蝠妖飞在空中,抖动翅膀,自来熟地向着我的院落飞去。

    我望着那团黑影,拔腿就走。

    我若是回头,定会忍不住挽留他。

    但是……我不能如此自私。

    我加快脚步,仿佛逃离。

    一直到走到我的室内,我才坐回上,斜斜躺倒,默默喘息。

    过了好大一会,房门悄无声息掩上,耳畔听得一个陌生声音问道:“明明不舍得他走,为什么却偏偏说那样的话?”仿佛少年的声音,带一丝沙哑。

    我头也不抬,淡淡说:“不该听地话,你最好不要听到。”

    那声音继续说:“可是我不仅仅听到了,而且说了,那怎么办?”

    我闭上眼睛:“自己打十个耳光。”

    那声音委屈说:“好狠,可否减一点?”

    “十五个。”

    那边便惨叫一声,然后再也没有任何抗辩声音传出,取而代之的是“啪啪”的自打耳光的声音。

    一直等到过了十五下,那个声音才弱弱地再度响起:“清流大人,您真的不会杀我吗?”

    “嗯。”我应了一声。

    “谢谢大人!”他的声音带着无限欢喜,“小妖这是何其有幸,本来以为必死无疑,不料居然捡了一条命,还能得见传说中的清流大人您,真是几世修来的福分……”

    “你是该庆幸,你不曾伤了那些小娃儿命,不然的话……”我打断他的话,冷然回答。

    “是。”他颇带畏惧之意,恭敬说。

    我从上起,坐在边,想着云中子要走,不由又叹一口气。

    而眼前人影一晃,一个看起来土里土气地少年从边走了过来,中等形,微黑地脸色,只有乌溜溜的双眼,滴溜溜看着我,带着几分灵动。

    我望着他,出口赞:“这幅模样顺眼多了。”

    “小妖多谢清流大人赞扬。”蝙蝠妖躬,惴惴不安地回答,大概是因为紧张,那藏在发丝里地两只小尖耳朵突地冒了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