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八十二章 唇枪舌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叛,有各种各样的方式。

    放弃一贯的坚持,算不算背叛?

    两个人约好牵手永久,一方却先丢了手,走向另一条路,另一个却还痴痴呆在原地,直指最美的芳华逝去,才得了良人变了心的消息。

    恨啊,恨得好想要杀了对方。

    杨戬:“你有过这样的感觉吗,清流?”

    当时我想了想,摇了摇头。

    “你真叫我失望。”他说。

    看他转离去的瞬间,我忽然想叫住他,惊喜交加告诉他:就在他转这个时候,我明白了这种感觉。

    背叛的感觉,恨得想要杀了对方的感觉,那种,跟想要毁灭了他的美好的心愿不同。

    惊喜交加之下我泪水横流。

    一直到那个时候我才悚然记起:我已经多么久没有想念过小佛女了。

    仿佛这些人,这些围在我边的人,他们乱哄哄的,闹成一团,而在那份慌乱无章法的混乱之中,我双目不见色,双耳听不得,一颗心浑浑噩噩,随着他们的悲喜沉沦,陷于其中,无法自拔。

    所以云中子常说:“清流,你下终南是个错误。”

    而闻仲说:“你到我旁是个错误。”

    最后是他说:“清流,你真叫我失望。”

    也许,是我们彼此让彼此失望了吧。

    我只是低眉冷笑。

    ***********************************************

    朝歌城其实没什么好玩的,那么多妖怪。乌烟瘴气。哪吒倒是很兴奋,一天到晚地望外窜。隔三岔五打个猎,每当他手上挽着一个奇形怪状地动物回来,都会引得太师府的下人啧啧称奇,而云中子则大摇其头。

    我拦也拦不住,哪吒毕竟是小孩心,他不像是我,拿一本书躺在边上。一看可以看一天,饭都不必吃。

    让哪吒安静坐一刻钟,简直比要了他命还惨。

    最初他拉着我同他上街游玩,后来看我形容懒懒地,便叫梅伯陪他,后来嫌梅伯对他管三管四。于是叫云中子陪他,而云中子何其滑头,早就远远躲开他。

    于是他气狠狠说:“小爷一个人去又怎的!”

    当然不怎地,不过聚集在朝歌城想要趁乱分一杯羹的妖怪们可倒霉了。

    哪吒每次回来,乾坤圈都是血染的,不知沾了多少妖怪血。

    我从最初的悚然而惊很快到后来的淡然处之,见怪不怪。

    而闻仲每次都很兴奋。

    也许太师府除了他,没有人对于哪吒奇异的举动感觉兴奋。

    最初地新奇过后,太师府的下人再也无法容忍个子小小的哪吒有一天会拖着一头比他大四五倍的老虎进门。

    他们尖叫着争相逃窜,仿佛小小的哪吒比那些妖怪更妖。

    只有闻仲。气势汹汹出门。惊喜满面端详,最后扑上去深抚摸——那只不幸被哪吒打死了的老虎精地尸体。一边发表他的告白宣言:“这么美的——花纹。这么光滑的——皮毛,这么彪悍的——体形。”光听上半部分,还以为他看上了哪家小姐,然后闻仲就对着哪吒星星眼,说:“哪吒,这东西你拿着怪累的,就交给本太师给你垃圾处理了吧?”

    哪吒看我一眼:“这老虎皮很柔软,我是想要给清流哥哥做毯子的。”

    我眉毛抽一抽,听得闻仲干笑说:“老虎皮如果当毯子的话很容易掉毛的哦,睡上去醒来的时候会发现满毛,哪吒,你不会想要看到清流满虎毛吧?”

    哪吒怔怔地,好像被他唬住。

    我心底暗笑闻仲真是不择手段,却对那只倒霉地老虎地皮子不感兴趣,算他倒霉,居然跑到朝歌来,又撞上哪吒这煞星。若是安安稳稳在深山修炼,不涉这血红尘,百年之后,彼此相见,还有可能互称一声“道友”,如今,居然沦落到被人争抢虎皮的下场。

    闻仲眼睛眨眨看着我。

    我叹一口气,拉着哪吒地手,拖着他到屋后去洗那沾了血地手跟乾坤圈。

    听得后闻仲高高兴兴吩咐下人剥虎皮,并弄虎骨熬汤。

    我打了寒战,对于这个人绝不浪费这点精神佩服的五体投地。

    **********************************************************

    我返回住在闻仲府地第三天,一批不速之客上门。

    听得通报,我扔了书出门看,领头一个少年,生的十分整齐,俊美端庄,带着两个弱冠孩童,一个粗眉大眼,一个眉目俊秀无比,俨然如画,我认得他们,黄天禄,黄天爵,黄天祥。

    彼时哪吒已经出去游玩,我见这三个小宝贝突然而来,下意识皱眉,我打心眼里不想叫人打扰清净,虽

    也并不令人生厌。

    黄天祥似乎长了些许,原本粉团团的脸上,多了几分俊逸,见我出现,却仍旧跌跌撞撞过来,拉着我的衣襟叫:“清流哥哥。”

    我无法抗拒这份好意,只得点头。

    与此同时,黄天禄跟黄天爵并肩走了过来,天禄一脸微笑,天爵却仍旧有点愤愤不平的样子,两道浓眉微微皱着。

    我不以为意。黄天禄却说:“清流公子几时回来朝歌的?”

    却听得一个沉沉的声音代我回答:“三天之前。”

    原来是梅伯。我松一口气。而黄天祥握着我的手,软软的小手,柔若无骨,让我联想起哪吒的小手,只是两人截然不同。此时此刻,不知哪吒又在朝歌城地什么地方。追着一头什么样的妖怪满地乱窜呢。

    我微微一笑,天祥眼睛不眨,看向我面上。

    “梅大人,听说清流公子这次回来,带了一位小少爷?”天禄似乎颇感兴趣,眼睛看着我,问地却是梅伯。

    我垂下眼睛看天祥。梅伯却回答:“是的。”

    “不知。现在何处?”天禄问。

    “一早便出去了。”梅伯回答。

    “哦……”天禄应了一声。天爵忽然嘟囓:“是不是真的是那个啊……”

    我好奇地盯着他。

    天祥软软童音响起:“最近朝歌城内出现一个小孩,据说……非常厉害,捉了很多妖怪。”

    我了然,却忽然想起,应该约束一下哪吒,不可让他太过放肆。毕竟城内能人辈出,树大招风的话,不一定还会顺便招来些其他的什么东西。

    正打定了主意,却听得天祥问:“清流哥哥,那个小孩,有人说是从闻太师府出去的,可就是你带回的那个孩子?”

    他问地一本正经,我却苦笑难以回答。

    就在这时候,只听得墙头上有个冷冷的声音趾高气扬地说:“怎么了,就是小爷我。你是什么人。居然敢握着我清流哥哥的手,还不速速放开!”

    在场三子一齐抬头看过去。

    我也随之转头。却见靠着墙边的树荫下。墙头上,哪吒正站在那里。左胳膊上挽着混天绫,右臂上是乾坤圈,满月般的脸上,双眼透出一股杀气,而我却嗅得一股淡淡的妖气,从他畔发出,目光一转,望见趴在墙头哪吒边地一团,不知是什么东西,却似乎正在微微颤抖。

    “哪吒少爷今天回来的好早啊。”

    另一个声音说,现场真是太闹了,除了梅伯,云中子踱步,好整以暇地出现。

    哪吒高踞墙头,却不答话。只看着黄天祥。

    我感觉天祥的手有点冷,却仍旧拉着我的手不放,心底一声叹,冲着云中子使了个眼色,同时握了握黄天祥的手,示意他安心。

    小孩子仰头看着我,脸上是柔善笑容。

    旁边却惹怒了黄天爵,他不知哪吒厉害,怒道:“你又是什么人?白爬墙,想干啥?凭什么他的手不能握?你倒说说来看。”

    哪吒冷笑:“小爷要做的事,还需要对旁人说,笑话!”

    他托地一跳,从墙头跳下来,手还不忘拎住旁边那图东西。

    云中子得了我眼色,上前打圆场说道:“这么大的天,大家不要吵,心慌意乱的,哇,哪吒少爷今天又有什么收获?”

    哪吒却不管他这招转移话题,直接看着黄天爵,又瞪黄天祥,看我不放他的手,于是又望着我,似乎十分不解。

    我只觉得这个孩子最近脾气甚大,不能再惯着他,于是仍不放手,慢慢垂下眼皮不去看他。

    哪吒气急,将手中提着地东西狠狠一扔,叫道:“清流哥哥!”

    我听得他地声音略带颤抖,想必是真急了,这才抬起双眼看他一眼。

    哪吒望着我,又看看黄天祥,问道:“他是谁?”

    云中子咳嗽一声:“这三位是武成王府上的小公子哦,也是清流公子地朋友。几位年龄相仿,应该多亲近亲近才是。”

    哪吒冷笑:“武成王么,好大地名头。”

    黄天爵听他语气不屑,很愤怒:“怎么!你爹是谁!难道比我爹还厉害不成!”

    哪吒脸色一变,也饶是他反应快,冷冷地说:“我没这么个厉害的爹,可叫他地不肖子孙顶着名头到处招摇撞骗。”说完了就望着黄天爵冷笑。

    天爵愣住:“谁招摇撞骗了?”

    哪吒说:“你自己说过的话还要别人替你记着不成!”

    天爵涨的满脸通红:“你胡说八道,吹毛求疵!”

    哪吒说:“我看你是恼羞成怒,语无伦次!”

    两个人谁也不让谁,吵得面红耳赤,一个大叫,一个冷笑,一个抓狂,一个挠腮,反倒把我,天祥天禄,梅伯云中子晾在一边。

    天祥伸手偷偷挠挠我的手心。

    我正看着

    鸡似地十分有趣,又觉手心痒痒。忍不住“噗嗤”

    哪吒跟天爵一起住口,两人转头看我们几个围在旁边静静地。一愣之下,都有点讪讪地。

    我笑一笑,眼睛望着地上的那怪物。

    方才趁着哪吒跟黄天爵吵架地瞬间,地上那团东西抖了抖,居然向外偷偷爬去。

    云中子眼尖,看我注目,立刻便问:“哪吒少爷。你带回来的这是什么?这样丑怪,不似那老虎威猛,太师见了恐怕要失望。”

    那妖怪顿时好像听到,立刻俯地面,一动不动,仿佛在装死。

    哪吒嗖嗖冷笑:“我又不是给那贪心太师带的。”说着就瞥我一眼。

    我淡淡一笑。眨了眨眼望着那地上的东西,丑是真的丑,怪怪的一团在地上缩着,看起来软软的,却又没有羽毛,好像有翅膀,大大地遮了头脸,隐隐看到小小的尖耳朵露出来,横看竖看都是贼头贼脑的,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看我满有兴趣的样子。哪吒的脸上才露出三分笑。

    旁边天爵却说:“这个东西真是丑。这不是蝙蝠吗?”

    哪吒怒道:“你家的蝙蝠这么大个!”

    天爵说:“大地也叫蝙蝠!”

    哪吒竖起眼睛:“胡说八道!”

    天爵嚷起来:“那你说这是什么?”

    “量你不知道,看你这么虚心的份上。小爷指点你一下。”哪吒掐着腰,骄傲说:“这叫蝙蝠妖。”

    天爵“噗”地笑起来。他张开嘴,才又要说话,旁边黄天禄上前一步,一把捂住他的嘴,笑道:“原来是蝙蝠妖怪啊,怪不得这么大个,要捉他应该很不容易吧?”

    他的声音温柔,言谈有礼,眉宇间还带有一点虚心请教的意思。哪吒顿时十分受用,点了点头说:“看样子你才是个识货的,这个妖怪专门吸小孩的血液,我埋伏了一天,设置了圈,才引得他出现。”

    那蝙蝠妖怪仿佛知道在说他,顿时吱吱地叫了两声,十分恐惧的样子。

    “吸小孩的血液啊……”黄天禄悚然动容,说道,“我听父王说最近朝歌城中发生很多家幼童突然昏迷不醒的案件,莫非是……”

    “就是这个妖怪干地。”哪吒见黄天禄如此上道,大为振奋,伸脚踢了一下那装死地蝙蝠妖怪,然后瞥了黄天爵一眼,意思是“这下知道小爷的厉害了吧”。

    黄天爵愣了愣,眨眨眼,却终于没有开口反驳他。

    “那为什么哪吒少爷没有将他弄死?”云中子摸着下巴,看着那蝙蝠妖怪。

    妖怪吱吱叫了两声,很愤怒地冲着云中子竖起尖尖地耳朵。

    我看地稀奇,不自也望着哪吒。

    “我觉得这东西丑的可,拿回来给清流哥哥看看。”哪吒挠头,略为不好意思地看了我一眼。

    “哦……”云中子意味深长地答应了一声,一双眼睛冲着我扫了过来。

    “这东西还可?”黄天爵瞠目结舌。

    天祥却上前一步,伸手似乎要拨弄那蝙蝠妖地耳朵。

    我心头一紧,怕有危险,拉了拉他的手,将他拉回旁。

    哪吒的脸上顿时又露出不悦的神来。

    我见事不是了局,要这三个小家伙在此,保不准一言不和就打起来,天禄是个懂事的,天祥子平和,唯独天爵是个烈火炮仗,而哪吒更不是省油的灯,于是冲着云中子大使眼色。

    那家伙起初还装作看不到,后来便咳嗽一声,装模作样地说:“三位少爷,那个……我们公子今天还有事,要不要改天再聚?”

    这话一出,三子虽然愕然,却也不能强自留下。唯独天祥抬头眼巴巴看着我,似乎有不舍之意。

    我只好伸手摸摸他的手,又笔画一个手势出来。

    云中子善解人意地翻译:“公子说他改天会去武成王府拜会三位少爷。”

    这才将三子满意地送走。

    而他们一走,这边哪吒小爷就立刻发难,愤愤地说道:“清流哥哥,你干嘛对那几个家伙这么好!你什么时候认得这般朋友!”

    我挥挥手,示意梅伯同云中子暂退,云中子瞅了我一眼,便伸手过来拎那蝙蝠妖,蝙蝠仿佛记得他方才说过要杀掉自己的话,拼命扇动翅膀,嘴里吱吱地叫。

    我看的可怜,不由说:“别弄死它……”

    云中子古怪地看我一眼,也不答应,板着脸拎着蝙蝠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