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八十章 神奇第六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那白衣道者是突然出现的。”流光掩了上袍子,说。

    我转过,深呼吸闭上眼睛,耳畔听流光的声音继续讲述:“以前从未见过,看起来很是仙风道骨,眉心天眼若隐若现的,我一见他,就知他比太师更加厉害,只是,当时还不知道他是敌是友,直到他主动手出手。”

    白衣,仙风道骨,天眼……呵呵,果然是他么?

    “只是他着实太过凌厉了,看样子招招命,我们不知敌方何时会请了这么厉害的高手,猝不及防之下,太师差点被他所伤,我没有办法,只好用了点法术,不料他便盯上了我,我至今仍记得他脸上那种笑容,说不出来,却叫人毛骨悚然,”流光的声音略带颤抖,“我快,他比我更快,兵器一挥,冰冷的气息贴在我颈间,一瞬间流光还以为……”他低了声音,“不能再跟……清流大人你相见了。”

    我屏住呼吸听这一切,生死一线的感觉同流光感同深受,颤声问道:“那他有没有说什么?”

    “他只是说……”流光踌躇,随即说道,“他说了三个字,可是流光并不懂的什么意思。”

    “是什么?”我转过头,看着流光。

    流光眼中露出恐惧跟疑惑交织光芒,飞快看了我一眼,终于慢慢说:

    “他说——……‘你也配’。”

    我感觉有人很恶意地狠狠给了我一拳,正中心脏。忍不住伸手捂住那里。

    流光上前一步,扶住我的肩。眼睛眨了眨,才问:“大人你可认得那道者是谁?”

    我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我不认得他。

    我宁可不认得他。

    流光叹一口气:“大人不认得最好,那人上煞气十足,靠近一步都心底生寒,几乎让人浑血液都冰冻,正是我等地克星。”

    我子一僵。

    流光即刻察觉。垂下双眸,仿佛觉得自己有点失言。

    我看着流光,他眼眸低垂,长长睫毛一动不动,长发垂在两颊,看起来如此乖静。只是颈间那道血痕,触目惊心,更叫我愤恨。

    但是他说煞气。

    杨戬的上,果真有煞气吗?麒麟是仁兽,不适合靠近杀戮太近,但流光是战麟,天生注定助战神行事,所以纵横沙场如入无人之境。如今听流光地口气,是那煞气足够大,大到他都无法承受。所以才说出“正是我等的克星”这种话。但是……

    为什么我没有感觉?为什么当杨戬在我旁之时,我全无感觉!

    我忽地想起在下山之时。元始天尊给我的批语。

    他说:清流。你心底——有杀机。

    难道,是因为我心底有杀机。所以,才会察觉不到杨戬上的煞气,又或者……还有其他原因,譬如他在我面前……

    我苦恼不堪,摇了摇头。

    流光的手顺着我的肩头滑落,柔声说道:“清流大人,不要为此烦心了,这伤折磨流光多,早就习惯,虽然无法痊愈,可幸亏也没有大碍,只是偶尔痛一些罢了。只是流光不知为什么紫麟真气靠近的时候会如此反常,呵,流光随着太师征南走北,此类形遇地多了,大人不必为流光担忧。”

    ——只是偶尔有些痛?

    恐怕不止是有些痛吧。

    我心底痛恨,半晌才抬头看着他:“流光,”最终无奈地叹一声,“以后若还是见了那人,你便早早躲开,知道了么?”

    流光望着我,眼睛一眨,嘴角露出笑容,说道:“我听大人的。”

    我点了点头,望着他柔善样子,忽然伸出手握住他的手:“不过你放心。”

    他歪着头,略见疑惑:“大人是何意思?流光不懂。”

    我握着流光的手,仿佛发誓一般,恨恨地说:“我向你保证,若是那人后还敢伤你,我用尽所有办法,也必定要杀了他!”

    “大人。”流光的子轻轻抖动,双眸露出感激神色,但嘴唇却有点发白。

    我看到,即刻松了手。

    他向后退了一步,脸色有点难看。

    我心底略觉得内疚:我妄动杀机,就不该离流光太近。让他难受。

    *********************************************************

    正在两两无言的时候,听得外头熟悉地声音响起:“太师,这时候清流公子应该还在休息吧,我们这样……”是余先生,似乎在劝着什么。

    “本太师分明看小家伙跟麒麟玩的很开心,哼哼,却不理本太师,太叫人不爽啦,我一定要去看看!”中气十足,是闻仲的响亮声音。

    “可是太师……”

    “余先生,你趁着本太师不在,居然擅自陪着那小家伙去了东海,本太师还没有追究你的罪行,你最好给本太师收敛一些,眼神也好使些知道该站在哪里……”他忽然威胁般。

    “咳,太师大人,属下知罪啦。”

    云中子那家伙装模作样地说,想必也知道,我已经听到他们的声音了。

    我对这两个人略觉好笑,随即又皱了皱眉,闻仲来这里做什么?

    回头看流光,他却望着我,眼神奇异,忽然问:“清流公子,余先生是什么人?”

    原来流光也看出云中子来历不简单。

    我略微一笑:“一个不相关的人,不过他……很好地。不会有危险。”

    “哦。”

    睛一眨,应了一声。随即又说,“太师要过来了,了结界吧。”

    我也知道闻仲非常人,若是被他发现我在这院里设置结界,恐怕也要对我起疑心。于是答应一声,流光则轻轻一转,重又变作兽态模样。低低地蜷缩在边。

    我挥手一拂袖,浅浅白光自袖子内散出,设置在院落周围的结界顿时如玻璃碎片,碎裂同时,化为虚无。

    就在我转地瞬间,听得闻仲的声音自院落月门便传来:“吆吆。为什么觉得这么奇怪地气息,嗯……小家伙,你住地地方好像还很有几分仙气哦!”果然是紫星将臣之,感觉十分敏锐。但难得他口没遮拦到想说就说。

    旁边余先生不动声色说:“属下怎么什么都没察觉,太师你是不是太敏感了?”

    闻仲回头,对着他嫣然一笑:“小余,你也知道本太师敏感?”

    余先生脚步一停,便不动声色向后退了一步。

    闻仲脸上露出得意之色:“这叫做神奇第六感,本太师征战沙场多年,培养出来的感觉无比敏锐。数次在本太师从命攸关之时。便仗着这异于常人地敏感才闯出生天。”

    这厮捉住机会,又开始自吹自擂。

    “太师好勇。属下等望尘莫及。唯有对太师地风采致以十万分向往跟敬仰。”余先生拱手。

    “哈哈哈,崇拜吧。敬仰吧,让赞美地话来地更猛烈些吧,本太师撑得住。”闻仲哈哈大笑,脚下也不停着。

    我叹一口气,对上地上的流光的眼神。

    那黑珍珠般的眼睛望了我一眼,随即便侧过去,仿佛有一丝腼腆,哈哈,真是奇异啊,流光居然会选这样的人做主人。

    不过想必,他也是不由己地,一如我的将来。

    也真是奇异,闻仲这直白粗鲁,甚至带一点不羁的格,居然也能当紫星将臣。

    ******************************************************************

    英明神武古往今来绝冠天下的闻仲闻太师进门,便毫不客气地霸占了我的,东拉西扯,询问家常。

    我本以为他看一圈自然会走人,碍于长久不见,开始还用眼神敷衍他,不料他居然是如此的健谈,叽里呱啦说个不休。

    按照常理来讲,这般风尘仆仆自杀场归来,不是要有很多事物等着处理的么,起码也要自己好好休息一阵。他却神采奕奕,毫无疲惫之态。而面对我的冷淡,他更是丝毫退意都无,自言自语的非常起劲。

    终于在讲完了战场的事,问过了我在太师府地事,又说我“瘦了”之类污七八糟问题之后,他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几分忧国忧民地气质。

    “说起来,本太师还真的有点动怒。”他不知又想到了什么,自顾自地说。

    我瞥他一眼,已经再懒得搭话了,只好转头看着窗外,心想哪吒什么时候会醒来呢。

    最可怜是云中子,他好死不死地变成什么余先生地样子,为闻仲下属,又不能眼见主上处于尴尬境地而不搭救,于是不得不扮演一个话搭子地角色,真是悲惨。当下问道:“请问太师,为何动怒?”

    我甚至能看出他表面的平和之下,眉端地一点隐忍不耐。心底暗暗发笑:不知道他会忍得闻仲多久才会离开?

    闻仲叹气之后,便说:“本太师昨上朝,居然看到朝堂内多了几根长大的柱子,问了旁人,才知道这东西名唤炮烙,居然是现在的皇后娘娘造出,据说是为了惩治犯错朝臣而设,真是闻所未闻!太过歹毒了。”他颇有点愤怒,双眉皱起。

    我听得说到这个,才忍不住转过头来:皇后娘娘?姜后已经被废,所谓的皇后娘娘大概就是指狐狸妲己了吧,看样子在我们去东海这段子,朝歌又发生了不少事,怪不得刚入朝歌之时望着皇宫所在,妖氛弥漫更胜从前。想必是妲己利用正宫的份,做了好些为非作歹的事

    不过,想到她以往对我做的事,我懒得再见她一面,更没有心思去管。

    “我还听说好端端的姜皇后居然被废黜了,现在那个,总有些妖里妖气来路不正,可惜王上对她宠有加,不过,本太师一定要找个机会把她废了!”闻仲的话里带着恨意,“我可是听说,姜后死的很惨,昔我也见过,——那位皇后端庄有礼,怎么竟然……落得个如此下场……”

    说到姜皇后,连向来口没遮拦的闻仲也打住了话,脸上露出一丝遗恨惋惜神

    我听得门外脚步声轻轻,走到门口,却又停住,似乎是两人一起前来。

    感觉到那气息,便知道来人是谁,昔的朝中重臣,跟堂堂六宫之首,现在均再世为人,忽然从旁人口中听说自己的事,不知心底感觉如何?

    妲己,你究竟还要害多少人,我究竟还能忍多久,或者,不必我动手的话……

    想到这里不由心头一动:云中子以前还企图用木剑除掉那狐狸,现在看那狐狸无法无天,不知道会不会故技重施。

    我望向云中子。

    他的脸色却是一片淡然,半垂着眼皮听着闻仲讲话,只是在我看他的时候,悄无声息地抬眼,回看我一眼。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