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七十六章 白衣染月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云中子回,将拂尘插在后颈领子之中,低头伸手,从袖子之中掏出一个修长颈的白玉净瓶。

    擎在手心,当空一倒,一道金光从中倾泻而出,呼啦啦落在地上。

    我吃了一惊,凑近了看,却是些荷叶莲花,花瓣在落地瞬间飞舞散开,铺成三才状,叶梗却断裂成段段,排列如三百骨节,三个荷叶,按上中下,天地人。

    “这是从金光洞五莲池中摘来的莲花荷叶。”云中子转头看我一眼,解释说。

    我点点头,低头看这地上的莲花阵势。看这图形,倒如同是个人的形状似的,不知云中子到底要怎么做,一时却不好问,只似懂非懂等着。

    他宛然一笑,又从怀中摸出一粒金丹,居中放好。

    “这是什么,哪里来的?”我问。

    “仙家妙药,佛曰:不可说不可说。”他含笑高深莫测地。

    “哼。”我横他一眼,“你最好不要让我失望。”

    “耶~~~清流你怎能如此小看吾呢?要对吾有信心才是啊。”他笑吟吟地,双手打了几个决,法用先天,气运九转,分离龙、坎虎,向着玉净瓶一指,一道似人形非人形般的魂魄从瓶子之中悠悠飞出,当空停住,茫然俯视下来。

    我认得那是哪吒,眼眶顿时起来,踏前一步,方要叫他,云中子却迅速将他望地上的荷叶莲花里一推,一边沉声喝道:“哪吒不成*人形,更待何时!”

    ******************************************************

    同我差不多高的少年,从地面慢慢地抬起头来。

    唇红齿白,脸颊如莲蕊烁烁光华,双眼晶莹透着灵窍,一莲香,氤氲在室内缠绕飘香。

    我望着重生哪吒,心头万般绪潮涌而来,一时忘了言语。

    他看着我,忽地展颜一笑。

    “清流,”他叫我一声。

    我只是望着他,生怕移开眼光,或者稍微失神,他便重又离去。

    失而复得的感觉,如此怪异。

    “清流,”而他笑着说,“我回来了。”

    *********************************************

    就在瞬间,眼泪扑啦啦地从眼睛里滚落出来,如此汹涌。

    旁边一声叹,却是云中子上前,伸手按上我肩头,又轻轻拍动。

    我慢慢将头靠上他口,轻轻闭上眼睛,忍了脱口而出的声音,咬着牙,听从泪水从眼睛里迅疾滚落。

    喜极而泣,就是现在这种了吧。

    ********************************

    他回来了,再不离开。

    虽然这一切于我已经是极为满意的结果。因为哪吒重生,我将所有前尘既往不咎,甚至强迫自己不去想着。

    但是又怎能忘,他曾死在我怀里那一幕,湿的鲜血蔓延过我的双手掌的感觉,他开膛破肚置血泊的恐怖,每每午夜梦回,吓得我大喘连连,满头冷汗。

    这一定下要回朝歌。我要见的人已经见着,哪吒执意要跟我们同行,李靖府的人显然是不能容得下他,见他如看鬼怪,不是连滚带爬逃走就是战战兢兢无法言语。

    李靖也曾愁眉苦脸对我讲:“道友,我担心那孽子再出祸端。”

    惹得我无言以对。

    哪吒脸上的表却对谁都是淡淡的,唯有见到我才露出笑容。

    我也不想将他留在冰冷的此地,想来想去,终究是答应了他。

    噩梦回转,我靠在边,再睡不着,清冷月光从窗口透了进来,我发呆看了许久,终究起,下,开门向外走去。

    徘徊到哪吒安寝所在,从窗口探头向内看,月光下他躺在上,睡得安稳,一张脸上隐隐带着笑意,我默默看了一会,才觉得略微心安。

    转过,顺着墙边慢慢地走,走了半晌,旁多了一个人。

    “半夜不睡,你四处乱跑什么?”我头也不回,只是说。

    “咦……清流你居然先下手为强,这句话,本来是吾想要问你的啊。”他低低一笑,走上前来。

    我哼一声,转看他。

    银白的月光下,那一袭白衣飘然出尘,拂尘安逸躺在怀抱中,随风淡淡飘起,他的白发,白眉,眉心一点琉璃,双眼一眨,琉璃同色眼睛看向我。

    浸染月华之中,这人风度越发绰约出众,果然不愧是福泽绵远的道者。

    “云中子,”我望着他,尽量声音平稳,“明天我们回朝歌,你……呢。”

    那俊逸的脸上一阵愕然,随即却又掠过一丝苦笑,说道:“吾还以为清流你夜半起,只是因为不放心灵珠子,没想到居然还记挂吾,这真叫吾感动莫名啊。”

    我嗤嗤冷笑:“少说废话。”

    他叹一口气,斜斜向旁边走了两步:“你那一状,告的天尊果然严下令,吾那广成子道友都被严令望这山下来走,吾又怎能格外张扬,让他觉得难堪呢……”轻轻一咳,继续说——“可是心有记挂,却又无法,便只好分跟从,免得你出了事,我全然不知。”

    “哼,我又不是孩子,轻重缓急,我会不知么,又要你多事。”我皱眉,“现下哪吒要跟着我回去,你可放心了吧。——回终南吧。”

    跟着我,始终非良策。

    可他不语。

    “如何?有意见亦或者不满?请讲。”我斜眼看着他。

    “没,吾又怎么敢有意见啊不过……”他言又止。

    “不过什么?”我皱眉问。

    “不过……你一个人尚是闯祸鼻祖,现如今又多一个哪吒,你们俩凑在一起,若是这天下从此能安逸无事,倒会叫吾惊诧莫名了。”他咳嗽一声,低低地笑说。

    “胡说!”我才不信这等话,板着脸说,“吾乃天良善仁慈之人,崇尚和平,远离暴力,你再说什么闯祸鼻祖,我不打你到说不出话来就改名你信不信。”

    说罢,目露凶光盯着他。

    云中子倒退两步:“啊呀呀,是吾失言了。”伸手轻轻捂住嘴,一边扭头一边不停偷眼看我。

    我噗嗤一笑,望着他,心底那个疑问又开始蠢蠢动。

    夜风轻拂,双方一时无语。过了一会,耳旁听他问:“又在想些什么?”声音温柔无比。他竟慢慢走到我后,站定不动。

    我踌躇片刻,终究忍不住,开口问道:“云中子,救哪吒之法,你真的是从杨戬处得知么?”

    *********************

    捂脸狂奔`````~。~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