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七十三章 狠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杨戬猿臂轻舒展,将畔人深深揽入怀中,一举一动,极尽柔

    双眸望着那人,眉间心上,竟是说不出的喜乐平安。

    只是,当片刻之后,那银色眸光转动开来,却又充溢一股凛然杀气,跟一丝狠意。

    那双眸有意无意地,从打下了结界的窗边掠过。

    不错,结界是设下了,无论是人或者妖孽,皆不能入,皆不能观。

    只是,对那个人,应该是无效的吧。

    杨戬心底突地冷笑:不过,就算你看到又能怎样,大爷就是要叫你看到,又怎样?

    云——中——子!

    ***********************

    窗户边上人影一闪,仿佛一片云一般,消失无踪。

    矗立良久,忍了千般,到最后终于还是,无法动手。

    本是想要冲进去救他的,只是,为什么,待最后,清流你居然睡着,而那个人,也停了无耻动作。

    可是,可是,居然,居然,是这样……

    真的很不想要承认,那上熟睡他旁的那人,是清流你啊……

    只一眼,便满世惊艳。

    纵然知道,纵然知道你真是如此这般,但这绝世的殊丽,怕是从此刻起,便无法从我心底抹去了吧,所以,捂着口,僵立窗边,只是乱乱地想……这突如其来的相见,你叫我后还怎么跟你面对,或者,怎么将我的自欺欺人进行到底。

    哈……哈哈……

    或者,真的只有永恒静默的守候,才最是长久跟无痛楚吧。

    心底无奈长笑一声,那淡泊如羽的影,却仿佛载了千年的愁,竟是慢慢地消失在夜色之中。

    *************************

    我听到窗外的鸟鸣清脆。

    叹一口气,从梦中醒了过来。

    睁开双眼,兀自不肯相信,满眼惊悚,浑自是毛骨悚然。

    旁这人,是梦是幻?

    那白净如玉一张脸,近的我只消一探就能凑上去。

    紧闭的双眼,眼角银光料峭。

    而就算是睡着如此,他的嘴角,竟带一丝浅浅笑意。

    我呆看片刻,心底关于昨夜的记忆呼啦啦涌现而出,顿时大怒,自牙缝里咬出两个字来:“杨——戬!”

    刚叫完,又觉得不对,低头来看,却见他一臂在我头顶放着,若枕头似的,另一臂从我肩膀上搭过去,牢牢抱在背上。

    感觉到他手心手臂传来的温度,以及那近在咫尺的怀,毛骨悚然之后,浑烧了一把火。

    “杨——戬!!”牙齿格格作响,手握在前。

    “嗯……”他应了一声。

    随即张开双眼,黑白分明的眼睛,准确地望向我的脸上。

    “呵……你醒了。”

    他若无其事地说。

    “你!你给我……”我想着要怎么骂他才解气,或者,本不该说话,直接动手就是?

    杨戬忽地喷笑:“喂喂,你又是做什么,大清早的,仿佛小狗似的呜呜发作,清流,不是我说你……”

    他牢牢地紧了紧手臂,将我抱住:“你这脾气……”

    “你给我住嘴!”我大怒,上真气一震,他动作一停,子直飞出去,却不曾跌倒在地,姿势曼妙地在空中打一个旋,这才翩然落地。

    我自上爬起,低头看自己,头发仍是散的,衣物倒是没什么异样,伸手看看,已经回复幻体,这才松一口气。

    “滚,我不想看到你。”我板起脸,说。

    他又是一笑:“哦哦,好,我走了,你别后悔。”

    “呸。”我冷冷地啐他一口。

    “嘿。”他破天荒地不反驳,居然真的转,迈步向外走。

    我心头一动,忽然叫道:“等等!”

    “怎么,终究舍不得我吗?舍不得你就早说。”他站住子,左手伸出,卡在腰间,右手撩了一把鬓角发丝,好一副讨人厌的自命风流状。

    “废话少说,”我望着他,“你昨晚答应我的事呢?”

    杨戬叹一口气:“我们之间的话题,仅仅只这点么?清流。”

    “你说呢。”我嘴一撇。

    “嗯,这样也好,总比无话可说强的多。”他笑眯眯地。

    果然是厚脸皮的鼻祖,佩服佩服。

    “那什么时候能……”我顾不上跟他计较,急忙问。

    “方法我已经教给……你边的那个余先生,回头你问他便是。”他淡淡说。

    我怔住:“那么灵珠子的魂魄呢?”

    “自然也是在他那里。”他笑得很是妩媚。

    “你……”我惊住,忽然很恼,“那么你昨晚上……”

    “若非如此要挟你,你怎肯乖乖就范呢?”他笑得很堂皇很坦然。

    “卑鄙!”我大叫一声。

    “你再说!”杨戬忽地变了调子,声音带一丝狠,脸上却仍旧似笑非笑,眼角银光光芒大盛,一闪而过。

    “我说又怎么了!”我不示弱。他做的卑鄙,还怕人说吗?这混蛋。

    而他忽然冷硬起来:“我若是真的卑鄙,就该趁着昨晚你睡着之后要了你,清流,而现在我有点后悔,你最好收敛一下,免得我真的后悔起来。”声音冷冷的,银眼在我脸上上逡巡来去。

    我忍住自己想去扯被子的**,勉强说:“你敢。”

    “我敢不敢,你心里知道。”仿佛看出我的胆怯,他上前一步,走到边,“清流,你知道吧。”

    我扭过头不看他。

    他伸出手指搭上我的脸,轻轻地抚摸。

    “怕了?”忽然问。

    “滚。”我低声回答。

    “好。”他答应一声,恨恨说,“我不该对你心软,果然不该。”

    “你才知道,机会在手自己不懂得把握,你怪的了谁。”我冷冷抬眼,望着他。

    “你是怪我没有对你下手吗?”他奇怪地看着我,问。

    “哈……哈哈……”我只好冷笑。这人真是疯了,不可理喻,连我是笑他蠢都听不出。

    “那好,清流,”他深深望着我,“我只是想告诉你……”

    我微微侧面看他,那声音竟是出奇温柔。

    他忽然温和一笑,宛如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而那双手却不同这面目,做的分明是强盗行径,趁着我心神恍惚不曾防备,手指急点我道,我浑一软,用不得真气,而他已经一把抓住我的肩头,将我按在上,死死不能动。

    “你干什么!”我大声叫,有点慌张。

    “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只要我愿意,我还可以再来一次!”他高高在上,望着我,慢慢地,清晰地说。

    ****************************

    “不要!”我扭过头,避开他。

    颈间忽然一凉,随即湿湿的,正觉奇怪,忽然一阵剧痛。

    我吃了一惊,变了声音:“放开我,你这混蛋,你干什么!”

    他抬头离开我的颈间,望着我,我蓦地看到这人的嘴角带着一丝血痕,血红色趁着那白净脸色,如此醒目炽艳,而那银光闪烁的眉眼,却更带一丝狠绝。

    “你……你咬我?”我呆住。

    “嗯。”他笑微微看着我,笑得有恃无恐,“现在,你再给我说一句狠话看看。”

    我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说不出。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