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六十七章 吻一吻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那就是真的。”这个人,他双眼细长,银光闪烁,笑意浅淡望着我,清清楚楚,慢慢地说。

    ****************

    我虽然惊喜之中,但眼前人毕竟不是善相处的那个。

    他是杨戬。

    听他话语之中颇带不怀好意,我不由地深深警惕。

    “你想要什么条件?”我仰头问,手不知不觉松开他的衣。

    “要你吻一吻我。”他笑着,懒洋洋说,双眼却始终盯着我的脸。

    “你去死!”我条件反吼这么一句,双拳便要敲落。

    “我就知道会这样,不过清流,你的反应未免太激烈了吧。”他哈哈一笑,伸手握着我的手腕,“别着急,我们一步一步来。”

    那么笃定的样子。

    “杨戬,”我瞪着他,“你若是寻我开心来的,我望你……你……”

    说不下去。

    本来想说一个“适可而止”,但这个人从来就不是个知道适可而止的人。

    可是他怎么竟能这样,哪吒方才灰飞烟灭,他便拿这种事来戏耍我。

    我闭了闭眼睛,那酸涩的感觉不由自主,又来了。

    我别转脸。

    他伸出手,挑起我下巴。

    我浑颤抖:若他真的是要我吻他,才能……

    那么我究竟是答应与否?

    难道我真的因为厌恶这个人,一时之气不答应他,错过这大好良机?

    我犹豫不决。

    “怎么?”他缓慢地,手指在我脸上蹭来蹭去,“动心了?”

    我猛地睁开眼睛,对上他的双眼。

    我伸出手,一把打掉他的手,用力过猛,自己的手都隐隐做疼。

    “你妄想,”我咬了咬唇,“我才不会信你的,更不会受你威胁,我不信这天上地下,三界之内,除了你,就没有别人知道怎么救活他!”

    我狠狠瞪他一眼,同他擦而过,向着门口走去。

    **********************

    “呵呵……”

    后传来笑声。

    我脚步不停。

    “不是救活,”那声音慢悠悠说,“你救不活那个人,因为他已经死透了!你再找高人,他们要做的也只是让他重生而已,但是清流,你知道重生需要什么吗?”

    我脑中急转:这个人要说什么?我要不要听?

    “是魂魄呢……”

    他懒洋洋地说。

    我浑颤动,失去力气,一脚撞在门槛上,顿时磕了磕,子向前栽去。

    腰间横过他的手臂,长长的当空一捞,将我捉住。

    这个人行动还真快。

    “你……你什么意思?”我抬起头,望着他。

    “你自己想是什么意思,”他嗤嗤冷笑,“清流,灵珠子仅存的魂魄现在在我手里,你若是不答应我,我就灭了他,让他再也无法重生天地之间!”

    他的脸色一变,屋内灯火亦随之一暗,摇曳之中,这张本来皎皎若明月的脸,竟带了几分狰狞。

    ***********************************************************

    “他跟你有什么冤仇,你要这般对他!”我捏着拳头,一拳挥出,恨恨地说。

    他竟然没有躲闪,被我打个正着,子踉跄后退,却也放开了我。

    我心中恨意仍旧难平,走过去问:“我又是哪里害了你的眼,你要如此这般苦苦相?”

    用力太猛,他的唇角略微浮肿起来。

    杨戬伸手摸摸嘴角,苦笑:“你怎么不说我是对了你的眼呢?”

    我闻言大怒:“杨戬,我本来念在大家都是修道之人份上,同你留三分面,没想到你一而再再而三戏弄我,全然不想留分毫相处给大家,既然如此,我跟你一拍两散,又是何妨!”

    “是,是,的确无妨,”他笑起来,“有妨的是灵珠子而已。”

    我咽一口气:“既然大家无话可说,动手好了——杨戬,把灵珠子的魂魄交出来。”

    “哈哈,你当杨大爷是三岁小孩,这么听你摆布?”他笑。

    “别我动手。”我冷冷地说。

    “别人都怕你紫皇清流,换了第二人,许是会妥协,但是清流……”他银眸一闪,“你当我也是这样的人吗?”

    我瞪着他。

    “若是我在你动手之前,不小心毁却了灵珠子的三魂两魄的,想必你也不会乐见吧。”他忽然又笑,笑得坦然无惧,“清流,在我面前,就不要装的凶巴巴的了,我知道你绝对不会动手,对不对?”

    **************************

    他的态度这么无赖。

    我气的浑颤抖。

    只是我真的竟然无计可施。

    他说的对:我不敢动手。

    我只是想他妥协而已,没想到他看穿我。

    我的确投鼠忌器,我有把握拿下他,但是我怕得他太紧,他会伤害灵珠子。

    我唯有攥紧了拳头,木雕般站在原地,眼里喷火看着他。

    他大为高兴:“咦,不动了么,果然是被我说中。”

    刚才被我打得,嘴角的淤青渐渐明显起来,他却丝毫不在意。

    “清流,”他望着我,忽然放低了调子,一双贼眼骨碌碌乱转,“看你这假装凶狠的样儿,我是真的忍不住想要……”

    “住口!”我几乎失控地想要跳脚。

    “我都什么还没说。”他颇为委屈。

    “但凡你的声音,我一个字都不想多听!”我只得强词夺理,却是心知肚明:若我不阻止,这个人嘴里能说出什么好话来?“哦,”他出乎意料地乖乖应了一声,忽然说,“清流,我不知一个吻会叫你这般为难。”

    我隐忍低下头:去你妈的,你自己试试看去吻一只癞蛤蟆是什么感觉。

    杨戬装模作样地叹了两声,终于说:“清流,不来吻我,那也罢了,毕竟杨大爷有的是时间陪你,你迟早会……”

    “住——口!”我再吼。

    “哈哈,脸红什么?”他像是捉到什么好玩的,笑起来。

    我握拳,依旧转头不看他。

    “清流,说正经的,”他忽然变了声音。

    我忍不住抬头看他。

    他望着我:“清流,叫你吻我,好似太过强人所难,那你听我这个条件。”

    我皱了眉。

    “你现一次原给我看吧。”他双眉一挑,嘴唇,才望向我。

    他是认真的。

    我的心一跳。

    若是方才那个吻他的要求只是试探,那现在,这个人他,是认真的。

    ************************

    只是……

    显出原

    灵珠子曾见我原,如今他灰飞烟灭。

    龙王三太子也曾见过,我得他自挖了双眼。

    杨戬,你没有那承受的天命,就不要擅自要求。

    我呆呆出神,一味苦笑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