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六十六章 一而再,再而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杨戬他自顾自的说着,脸上露出了怀少年才有的一丝忧郁烦恼。

    我望着这个已经无法遏制地陷入自己世界的人,感觉这个人的自信心实在是好的匪夷所思。

    本想嘲他几句,转念一想哪吒,心头好痛,黯然无语。

    正要一脚把他踢开,却听得有个熟悉的声音自杨戬后响起:“清流。”

    我回头看,那熟悉人影站在彼端。

    是余先生,青衣郁郁,手中仿佛持着一个白玉的长颈瓶子。

    在对上他目光的瞬间,我下意识挣开杨戬手臂。

    杨戬冷冷一哼,十分不悦,却又无法发作。

    “清流,”余先生的目光直了直,重又变得淡淡的,“楼上风大,回去吧。”

    哪吒死,我本来满腔愤怒跟痛苦,一直想要毁天灭地,来遣散这份惨痛,只是龙三太子的举动太过激烈,居然自挖双眼,他这份烈在我预料之外,我一时被他惊住,居然没有再行动作,再加上杨戬的胡言乱语扰乱心神,现在想起来自己本是想要大闹龙宫的,那口怨怒之气却已经缓了不少,再想血洗龙宫,已经失了最初那份狠劲。

    只好呆呆看着余先生,不说话。

    他走了过来,伸出手拉向我的袖子:“后要如何做法,你要好好想想再行动作,不要为了一时之气而做出无法挽回之事,就算哪吒在,他也不会看你步他后尘。”

    他一提“哪吒”两字,我顿时又觉得眼睛酸涩。

    杨戬塔前一步,一把打落余先生伸过来拉我的手,同时又看向我,神色冷冷的说:“喂,你这幅想要哭出来的模样又是怎样?”

    “用你管!”我顿时收了悲怆心,瞪向他。

    他却忽然一笑:“不是我管,别人也管不起。”

    我恨不得捏起拳头将他浑上下打个遍,想了想,咬牙忍了,转头对余先生说:“我们走吧。不用理会这个疯子。”

    杨戬“切”地骂了一声,咕噜了一句,似乎是说:“他敢。”

    “你说什么?”我回头横他一眼。

    他假装无辜,抬头望着天,仿佛寻找什么似的,终于不再说话。

    我背起双手,率先向着城楼下走去。

    ****************************************************

    入夜,李靖府内寂然无声。

    四海龙王汇聚的影尚未消失,恐惧竟大过于痛失子的哀痛。

    我冷眼旁观,心中只觉得一片悲凉。

    尘世的纠葛,为什么竟然能凉薄到这份上,哪吒毕竟也是他们的亲生骨

    当下闭门不出,若非是天色已经暗淡,我便要当下启程,离开这个鬼地方。

    趴在桌子上,将阿姜跟梅伯通通赶出去,对着一盏灯默默发呆。

    想到灵珠子曾对我的温柔,一时之间心酸无比,想到从此会不见了这个人,眼睛眨眨,眼前不觉已经模糊一片。

    正想的悲痛难以自已,房门“吱呀”一声响,似有个人迈步进了来。

    “是谁?”我慌忙别转脸,生怕来人看到我满脸泪痕的狼狈。

    那人不说话,听声音却已经到了我旁。

    我隐约觉得不妥,正要伸出手臂擦擦眼睛,忽然觉得臂上一阵痛疼,竟是已经被人牢牢捉住。

    我怒哼一声,正要发作。

    那人又是伸过手来,捏住我下巴,迫我转对他。

    这下好了。

    我如愿以偿看到那张可恶的脸。

    “你!”我狠狠咬牙,厌恶说,“你怎么还在!”

    杨戬沉一张脸:“你就那么迫不及待想要我走?”

    “这话说的,难道你还会以为我会哭天抢地挽留你吗?”我对此嗤之以鼻。

    “清……流!”他重重地说,自牙缝里挤出这名字,看这份狠劲,似乎要把我的名字咬成两半。

    我却一点不怕:“怎么?杨戬,人贵有自知之明,你……”

    “大爷我偏生没有!”他忽然提高声音,“我偏生就不走,我就要留下来,看你为他到底流多少眼泪,看你会他伤心多久,怎么,你难受吗?他死了,就让你这么难受?饭也不吃也不休息就这么整天躲着流泪?——我倒是不知道紫皇清流大人你什么时候学会了流泪了!!”

    最后一句话,说的妒恨无比的样子。

    我心头一动,抗声却说:“跟你没关系!”

    而他手臂一扯,我子随之颤动,感觉有什么自眼睛里跌落出来。

    我不想他看到我这幅模样的,但是我竟然忍不住。

    我控制不了眼睛中的这东西。

    我尚对它觉得陌生。

    为何会跟个人一样,从眼睛里落出所谓泪水来,这软弱的动作,怎么竟是我做出的呢!

    我不解。

    但是我控制不住。

    ***************************************************

    杨戬怔怔地看着我。

    我起初还倔强跟他对视,后来便觉得这种举动很是无聊,于是低头,只顾用力掰他的手:“你放开我!”

    眼泪便趁机啪啪打在我跟他的手指上,有点凉。

    他仿佛听不到,忽然之间拉着我的手臂向着怀中一扯,那左手重又飞快地捏住我的后腰,重重一揽。

    我正全神贯注掰他的手指,全然没有防备他这样。

    子蓦地撞上他的,重到觉得疼。

    正惊讶间,抬头想要骂他,他的头微微低下,忽然向着我的脸上压了下来。

    那柔软的唇瓣压在我的双唇上的时候,我尚以为这是幻觉。

    手僵硬地抵在他的前,不知如何是好。

    过了片刻反应过来,手才捏成拳。

    为何他一而再,再而三,真当我是个可以横搓竖捏的死人吗?

    正想要动手,他忽然松开我,在我耳畔轻轻说了一句话。

    那声音渺如烟尘。

    我听得这话,浑的力气却在瞬间化为乌有。

    他手上加重力道,将我抱紧揽住。

    我居然无法反抗。

    唯有瞪大双眼盯着他,颤动双唇问:“你说的……是、是真的吗?”

    而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我,红唇一抿,带着调笑。

    我却顾不上追究这个,只是着急地问:“你说,——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

    双手也不自觉地紧紧揪上他的前衣裳。

    “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那就是真的。”这个人,他双眼细长,银光闪烁,笑意浅淡望着我,清清楚楚,慢慢地说。

    ******************************

    呃,二哥要提虾米条件呢……你猜……

    要投票收藏喔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