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六十四章 宛如追空,宛如捕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分明是五月,风里却带着肃杀气息。

    那寒冷的风,冻得我的脸都僵硬,那水痕亦仿佛在脸上成冰。

    我扭过头,望着慢慢走过来的那个人。

    “杨——戬!”我沉声,慢慢地说,“有胆你再给我说一遍!”

    心痛如绞,如乱刀砍在心上,如被人揭去鳞片,活活凌迟。

    而我仍是瞪着他,仿佛只有如此,才能缓和我抱着哪吒感觉他气息微弱感觉他浑也疼得发抖的……这份疼。

    苍天啊!你为什么要这么折磨他!

    眼前的人影忽然在我的眼睛里模糊起来。

    **************************************

    “只有杀了他,他才不会痛苦。”

    沉默良久,那个模糊的影子一晃,忽然放大,原来是他走到我畔,单膝跪倒在地,低声说:“清流,你也不想他这么痛苦。”

    “可以救的,可以救!”我手脚俱都不能动弹,耳边只听得自己嘶哑不成声的音。

    “无救了。”他摇摇头。

    我伸出右手向他打过去,他一把握住我的手腕:“你发怒也是无济于事。”

    “你给我滚开!”我恨不得抱着哪吒在地上畅快哭嚎一阵,却仍旧发着抖,恨恨说。

    “清流,”另一个声音响起,“他说的对。”

    我茫然抬头:“是谁?”

    眼睛水汽朦胧,看不清楚,脑中一片模糊,想不到这声音的主人是谁。

    跪在跟前的杨戬忽然伸手,在我的眼睛上轻轻一抹。

    我下意识地眨眨眼睛,再睁开,已经能看人。

    是余先生。

    飘然站在跟前,手中持着一个净白的长颈瓶子,他说:“清流,不要伤心了,杨戬说的对,你必须……”

    我杀机顿生:“你再说下去,我对你不客气!”

    “如果你再为他伤心流泪,那么我不必跟你多说。就让我来杀了他也罢了。”杨戬忽然冷冷地说。

    我浑毛骨悚然:“你说什么?”

    近在咫尺的人,双眼盯紧了我,唇角冷冷挑起,却无一丝笑意:“我说,如果你再为他伤心流泪,动手的就不会是你,是我!”

    “你敢!”几乎是喊出来,我下意识抱紧了哪吒。

    “啊……”他发一声嘶哑惨叫。

    “哪吒!”我低下头看怀中那张惨白的脸,“对不起对不起,弄疼你了……”

    如此慌乱,六神无主。

    如此慌乱,手足无措。

    如此慌乱,苍天不仁!

    ***************************************

    “我不要。”怀里的人忽然说,气息已经微弱。

    “嗯,你说什么……”我平复涌动的心

    “清流,我不要他动手,”哪吒忽地一笑,“你来。”

    我浑大震,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

    “我很疼。”他笑着说,“但是如果是你动手,我会心甘愿。”

    我摇头。

    “我很疼,清流,若果是你……”他笑着。

    我拼命摇头。

    “清流清流,”他笑着笑着,眼泪顺着眼角流出来,将脸上血液冲淡,他却看着我,并不眨眼,直直地望过来,“清流清流,动手吧,我答应你,我不会离去,绝对不会,我会守护你,一定会守护你,清流,清流,清流……”

    他念着这个名字,不停口的念。

    “不要……说了。”我低下头,只挤出这一句话。

    眼前杨戬子一摇,忽然慢慢地站起来,走到一边。

    我闭起眼睛,深深呼吸。

    一片黑暗里,听得谁在角落里嘤嘤哭泣,而我将那个软弱的小人强行忽略。

    重新睁开眼睛,望着怀中人:“很疼,是吗?”

    “是的。”他点点头。

    “那么……一会就不疼了。”我看着他,微笑。

    “清流。”他伸出手,重新摸上我的脸颊。

    我左臂抱着他,右手握着他的手:“要记得,你说的话。”

    “今生来世,生生世世,都会记得。”他回答。

    “无论你是哪吒,还是灵珠子。”我笑着,流泪,心头的痛就仿佛汩汩流出的泪水一样,绵延不绝,原来,我也是可以流泪的。

    “无论我是哪吒,还是灵珠子。”他点头,宛如发誓。

    “很好。”我笑着,同样点头,眼泪落在他的脸上,同他的泪,和为一体。

    “我送你一程。”

    “清流,清流。”他低声呼唤。

    我握着他的手,揽紧他的子:“哪吒。”

    双眼紧紧对上他的双眼。

    念力一动,紫麟之气浮现全,将他包围,紫光氤氲里,那小小的子逐渐愈合一起,满月般的脸上,他重新绽放笑容,却又瞬间,消失不见。

    我的怀中成空。

    隐约有冷风掠过。

    半晌。

    “灵珠子啊!!!”

    有一声音,惨烈响起,惨烈凄楚到仿佛不是出自我的口。

    我望着空空的怀抱,前一刻才握紧他的手也已经空了。一切,宛如追空,宛如捕风,刹那里,我双膝跪地,泣不成声。

    *******************************

    哎,写这样,后妈的心也很纠结啊……

    要投票,要收藏哦……收藏在跌0。0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