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五十九章 忘川水,桃花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粉妆玉琢的好孩儿,站在结界之外,向前一步,杀气激

    结界发出浅淡白光,随即碎成片片,微微白芒四落,仿佛鹅毛片片从天而降,化成虚无。

    杨戬不动不语,嘴角带着冷笑,细长双眼,银芒闪烁,冷冷盯着眼前人。

    哪吒右臂挽乾坤圈,左手缠混天绫,昂着下巴,直直地盯着他的面。

    四目相投,空气之中隐隐有风雷之声。

    余先生处一旁,望着这景象,不由地心底长叹一声,知此番相见,这两个冤家之间决计是不会风平浪静。

    不过,若是真的闹得非要你死我活,清流那边,又怎么交代?

    总不能真的让自己目睹他两人斗的不可开交吧?

    但这两人格,一个是天生跋扈无法压制,一个是前世隐忍化成今生冲天杀气,一时之间,真叫余先生左右为难。

    惆怅彷徨,无法可得,余先生忍不住愁上眉头:清流清流,若是你在,该怎么办?

    “方才说话的就是你?鬼鬼祟祟躲在结界内,想怎样?难道是在躲这丑物?”

    哪吒一声冷哼,左手混天绫轻轻一招,有一物从空中摔落地面,头撞地面,顿时毙命。血溅在客厅地面上,形成桃花色。

    杨戬淡淡扫了一眼地上的龙宫探子:这厮也不小心点,居然被哪吒捉住。看样子这小子也不可小觑。

    不过,就算如此又怎样,反正看他不顺眼已经好久。

    这笔旧账,总归是要算一算的。

    一想起那个面带温柔笑容的人,可以站在清流边,同他说的那么投契,杨戬就忍不住嗖嗖冷笑。

    灵珠子,你不该来趟这浑水。

    在乾元洞做自在的修行,是何等快乐。

    你为什么要心心念念,宁可忍受转世投胎这般折辱,也要站他的边。

    不过,我告诉你——

    清流的边,只得我一个便可以。

    谁要是挡我的路碍我的眼,我绝对不会饶恕。

    灵珠子,这可怨不得别人。

    是你自寻死路!

    ******************************************************************

    杨戬站起来,长细的腰微微一摇,懒洋洋说道:“方才说话的,就是你杨大爷,怎么,你想动手么?”

    他笑吟吟的,这个人就是如此,脸上笑得越是开心,心底的杀机越是无法掩藏。

    不见他怎么动作,一阵疾风已经向着哪吒奔去。

    哪吒察觉厉害,右臂乾坤圈一挡,仍旧是难敌这股巨大力量,双脚擦地,向后急退而去,撞破门扇,直摔出去。

    杨戬脚步迈动,袍子一甩,利落又潇洒迈出客厅,三两大步,走到地上的哪吒面前。

    俯,眼波闪烁看着地上人,杨戬笑说:“如果是想动手,那么让我告诉你,——就凭你今生这点微末力量,是绝对无法跟我抗衡的,说什么要保护他,你——还差得远呢!”

    轻蔑地笑,右手一招,方天画戟已经握在手中。

    “是吗?”哪吒摔落地面,嘴角隐隐沁出鲜血,小脸上却带着一股倔强不服输,乌溜溜的眼睛望着眼前人,说道,“你什么意思!我要保护他?你说的是清流哥哥么,你又怎么知道?”

    杨戬嘿然冷笑:“对他有不轨之心的人,我自然是知道的格外清楚。”

    哪吒手撑地面爬起来:“不轨之心?这里对他怀有不轨之心的,恐怕只是你!”

    杨戬略微一怔,随即仍旧笑:“是么?那又怎样?有权利这么做的,也只有我!”

    哪吒哈地一笑:“胡吹大气,你当你是谁?”

    “姓杨名戬,听清楚了么?”杨戬背起左手,右手一动,画戟直指哪吒颈间,“下辈子再投胎,记得你杨大爷的名字吧!”

    “杨戬?”哪吒轻轻念道。

    “杨戬……”这个名字自心底掠过。

    “杨戬。”哪吒皱起眉头。

    一些零碎残片,自记忆中一掠而过,那么遥远又陌生的残片,好像被封印了良久,此时此刻,仿佛忘川之水决堤,而他们蜂拥而出。

    *******************************************************************

    那一世,他遇上了独自倚靠在桃花树下的少年。

    灵珠子蓦地驻足。

    他看着那少年闭着眼睛熟睡的样子,桃花片片从空中洒落,落在他的头顶,脸颊上,上,满是微红桃花瓣,如一阵桃花雨。

    甚至,有一朵落在他的眉心,嫩桃花,跟他粉红的唇色相映,竟绽放出一种无法演说的妖媚的美。

    就在那瞬间,向来是清净无的灵珠子,心头涌起一股难以形容的感觉。

    他呆呆看着眼前人,无法动弹,无法言语。

    有一朵桃花从空中坠落,那躺在树边的少年手臂轻轻一动,嫩白无瑕的手指漠漠一夹,已经将那朵自空中摇曳落下的桃花轻轻夹住。

    他慢慢地睁开了眼睛,茫然看着手指间的桃花瓣。

    那声音,婉转悠扬,如流水浮灯的歌,他轻轻地念道:“百叶双桃晚更红,窥窗映竹见珍珑。应知吏侍归天上,故伴仙郎宿中。”

    顿了顿,重又慢慢问:“你……是谁?”

    眼光一转,透过桃花瓣望向他。

    那双好看的,美丽的狭长眼睛慢慢睁开,睫毛似蝴蝶的翅,轻轻一扇,像是在顷刻送了一个新的世界给他。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