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四十一章 同床共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一阵风自门缝里透进来,桌上烛光摇了两下,蓦地熄灭。

    室内顿时一片黑暗。

    我忍不住浑一抖,手指扯住被子,暗暗咬住。

    偷眼向旁边看,却看到那人坦然躺在那边,一动不动,浩然白净一张脸,棱角分明,细长眉角,浅淡银光,乌黑的鬓角,发丝一点不乱,整齐非常,正气非常。

    耳畔似乎能听得他沉稳的呼吸声。

    我偷偷地松了一口气,转过头来,望着暗暗帐顶。

    明天,就布置准备一下,去找灵珠子吧。

    云中子在今天就回了终南山,据说是天尊有法旨下,不得让大家羁留红尘良久,云中子被迫离开,幸亏我的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他离得比较安心。

    我想,这大概也是因为我撺掇他向天尊告了杨戬一状的缘故,天尊想整顿上仙界了吧。

    想到这里,还是忍不住心怀鬼胎地瞅了旁边人一眼——这个罪魁祸首。

    却看此人眼睫毛都不曾动一下,睡得极其安稳,跟猪似的。

    想到跟他说是云中子告状之事,我又忍不住偷偷笑。

    看着他这么老实,我的心却也安静下来,想来想去,想来想去,眼皮开始打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睡着。

    睡得模模糊糊之中,隐约觉得上有点冷。

    我闭着眼睛,摸到自己上,察觉被子不知什么时候竟不见了,茫然之中,伸手四处抓被子,终于捏到一角,扯上来盖在自己上。

    可是过了一会,被子又慢慢地滑掉,我皱了皱眉,仍旧伸手自己扯了回来,盖牢。

    如此几次三番,我终于不耐烦地翻了个

    边有什么东西乎乎的。

    我大喜,朦胧中向着那东西靠了过去。

    一直到碰到对方,才停下来,觉得温暖之极,睡梦中来不及想是什么,伸出双臂抱了上去。

    隐约听得一声隐忍的笑,似乎又有人说了句什么。

    我没在意,上的温度逐渐回来,似乎是被子也跟着回来,我大为高兴,脸在那东西上蹭了蹭,这才安然沉睡。

    *************************************************************

    第二天醒来,对上一双含笑的眼睛之时,我感觉这简直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噩梦。

    “杨……杨杨!”我呆了半天,语无伦次冒出几个词。

    他“嗤”地一笑:“干什么?叫本大爷叫的这般亲昵。”

    我的眼睛下滑,却看到自己正枕在他的右臂上,我的手臂却搭在他的腰上,以一种可疑的姿态紧紧地揽着。

    我盯着那只手,恨不得砍掉它。

    “这一定是做梦……”我立刻闭上眼睛,数着,“1,2,3……”

    再度睁开眼睛。

    那张可恶的脸上笑意更浓:“清流,你没有做梦。”他说,伸手在我鼻子上一扭。

    我顿时觉得脸好像发烧一样烫起来。

    惨叫一声,我松开抱着他腰的手,向着内打了个滚,缩回里面,顺便把被子也一并扯过去,紧紧裹住全

    “你……你……”我瞪着他,“你言而无信!”

    “没有啊,”他坦然地耸肩,眉形略微一皱随即展开,“我说过,不会碰你一个手指头,昨夜可是你自动靠过来的,我推了你了,可是没推开。”

    “怎么可能?”我怒视他。

    “怎么不可能。”他伸手一撩肩头垂发,笑眯眯地说,“我不过扯了扯被子,你就跟着被子蹭过来了,哈哈哈!”

    他笑的浑颤抖,纤长腰站在原地如风中柳。

    “混蛋!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脸上喷血,我只好把半边脸蒙进被子内,“天亮了,你还不快滚。”

    “真是无啊,好歹你我曾同共枕。”他笑。

    我听到“同共枕”四个字,顿时毛骨悚然:“你敢再说一个字试试看!”我板起脸。

    他窃窃地笑,却不再开口。

    我别过脸去,心中恨恨反思。

    “不过清流,你裹的像个粽子的样子,让大爷我看到真是忍不住想要……”他忽然看紧我。

    我浑发毛:“怎样?”

    他忽然扑过来,我本来能踢开他,可惜被子把手脚全部裹住,动弹不得。

    杨戬一把搂住我,牢牢将我压在下。

    虽然隔着厚厚被子,我仍旧觉得这场面太让人尴尬了,也太让他妈丢人了。

    “你想干什么?你不是说……你……”我先是挣了挣,浑上下只有头露在被子外,徒劳无功,想了想,这造型好像一个蚕茧一样。

    他的头发垂落我的脸上,弄得我痒痒无比。

    我只好以眼杀人。

    可惜是无效的。

    他的双眼盯着我:“我回玉泉山金霞洞,见了师傅之后,会尽快回来的,留你一个人在这里,我始终是不放心的,清流,你知道……”

    他挑起手指,将垂落我脸上的发丝挑开:“我……”

    “我只知道,你要再不放开我,这里就多一具尸体。”我涨红了脸,打断他的话。

    他又是坏笑:“好了,知道了,反正隔着被子什么都做不成,压也压得没趣,你又这么生气,白白浪费力气。”

    我眼睛一竖,他已经翻下了

    我得了自由,立刻把那庸人自扰的被子踢开,拉好架势准备应战。

    他却伸手,将头的外衣捡起,披在上,说:“我这就走了,你要乖乖的。”

    我“呸”地骂一声。

    他也不生气,子摇摇摆摆向着门口走了两步,忽然回头看我一眼,脸上带着个千年不变的笑,嘴角一动,依稀叫我的名字:“清流……”子一扭,已经消失不见。

    只有那笑容,顷刻间印入我的心底,让我摸不清,吃不透,这无赖,他笑得那样坏,究竟是想干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