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三十九章 灵珠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就在我闭门养伤这时间,朝歌却又接二连三发生大事。

    先是东西南北四方诸侯,被纣王砍了两个,东伯候姜桓楚,北伯候鄂崇禹。囚一个,西伯侯姬昌。只有南伯侯崇侯虎朝中有人,心底不慌,成功成为四大诸侯之中的漏网之鱼。

    在这样剧烈的政治巨变之中,亦成全了两大着名臣的诞生,美名为:费仲,尤浑。

    就是在此两人的搅浑水之下,南伯侯崇侯虎才成功死里逃生。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一向如此不是吗。

    ****************************************************

    天气渐炎,我摇着扇子躺在院子里乘凉,怪不得姬昌说自己会在朝歌住很久,果然果然,这不就被纣王囚了吗。不过,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影高照,我看着那一树叶子在风里细碎摇动,周围隐约有清脆鸟鸣,环境清幽可,困意上涌,不知不觉居然睡了过去。

    梦中,有个清秀妖娆的人上前。

    我警惕之下,惊得醒来,厉声问:“是谁?”

    那人一笑,温和说:“清流清流,你不认得我了吗?”

    灵光转动,说话间水意氤氲,而他自云雾里露出半面,秀一张脸。

    我望着那熟悉温柔的眉眼,愣住,忍不住惊呼:“灵珠子!怎么是你!你是来找我了吗?”

    “清流,”他叫一声,带一丝埋怨,“你下终南,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我在师傅面前左求右求,他才答应让我来找你,清流,可惜我是灵体,不能直接伴你边,必须要去转世为人,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我跳起来,恼怒:“你好端端呆在乾元山就是了,下红尘凑什么闹?我不准我不准!”

    “清流,师傅已经去玉虚宫请了法扎下来了,我不一刻就会投凡,只是来跟你说一声而已。”他温和地说。

    “不要,灵珠子!我不要!这红尘不是好玩的。”我摇头,急出一头冷汗,他怎么可以如此任妄为,胡乱判断。

    “我要去保护你啊,清流,你等着我,一定要等着我。”他的声音逐渐淡了下去。

    “我不需要人护着……等等,灵珠子!不要走!”我挣扎着追上去。

    他的样子亦在模糊,忽然之间声音又响起来:“清流,清流,我转世为人之后,也许会忘了很多事,这是我唯一担忧的,清流,若是我……我忘了你,清流,你一定要让我记起来,知道吗?”

    “我不~我不!”我暴跳起来,几乎哭出声音。

    而他不听我,只是冲着我淡淡一笑,那人影跟声音,全都消失云中。

    子一痛,我“哎呀”叫了一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子扭曲,狼狈趴在地上。

    云中子闻声从屋内跑出来,见状急得嚷:“你看看你,睡觉也能掉地上?怎么这么不老实!”

    我一把抓住他,语无伦次说:“云中子,我看到灵珠子了。”

    “灵珠子?”云中子皱着眉,“你是说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的徒弟?”

    “是啊。”我茫然看着他。

    “他怎么了?给你托梦?为何?”云中子沉吟。

    “不是不是,”我急着解释,“那家伙说他要……要投胎转世为人。”说到“投胎转世”四个字,自己也觉得毛骨悚然。

    “哦……”云中子却是一派悠闲,不是很吃惊。

    “哦什么哦?”我盯着他。

    “这个,”云中子挠头,“既然他一心想落红尘,心有记挂的话,大道难成,转世也未尝不是一种好方法,清流,这是他自愿,你不用自责。”

    他说中我心中的软弱。

    我叹一口气,颇为担忧:“可是,这遭红尘劫,不是好玩的,”怔怔地望着地上的一线影,说,“云中子,我觉得,灵珠子那家伙,是在自讨苦吃。”

    云中子白眉一动:“自讨苦吃也要看在一个‘自’上,你晓得这是他自愿就行了。他心中甘愿乐意,你又何必庸人自扰呢。”

    “我不忍心。”我摇头。

    “那么,等他转世了之后,你好好看着他,少让他吃苦就是了。”云中子放低声音,带着一丝柔和。

    “嗯。我劝不住那家伙,也只能如此了。”

    我闷闷地吐一口气。

    *******************************************************************************

    是夜,我翻来覆去睡不安稳。

    索爬起来,盘膝掐诀,神游太虚。

    眼前顿时出现这儿一副场景:乌云蔽,海水滔天,天空鸟悲啼,海中纷纷涌涌,出现无数狰狞巡海夜叉,而那粉妆玉琢的孩儿,他站在高高城墙之上,巍然不惧,脸上带一丝凛然,他手臂一挥,手持一把铮亮的利刃。

    我看得心揪起来,想要阻止却出不了声音。

    而他大叫一声,挥动利刃,先是向着自己的左臂砍过去,那如粉藕一样的手臂顿时如切瓜菜般颓然落地,血喷连天,他的脸上却不带一丝痛楚,随即又是一挥手,向着自己粉嫩的肚子刺去。

    血哗啦啦流出来,将海水都染得血红,鸟啼越发悲凄,海中的夜叉却哈哈大笑起来。

    那些鸟啼的声音逐渐汇集成一个人声,那声清晰地叫着:“清流清流,快救灵珠子,清流清流,快救灵珠子!”

    “不不!”我浑大震,心痛如绞,惊醒过来,无力倒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

    “公子!您怎么了?”外间灯光一闪,却是阿姜听到声响,掌灯慢慢走进来。

    “灵珠子!”

    握着满是冷汗的手心,我缩在黑暗中喃喃地叫着这个名字,我不放心,我必须去找他,无论他到了哪里,我必须找到他,然后守着他。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