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三十五章 亲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杨戬站住脚,血流半面。

    我看的呆了,一时无法动弹。

    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扔中他!

    他这么伶俐的人,这么敏捷的手,怎么会被我扔中?砸到鲜血长流的境界?

    若是平,就算我长八臂,百杯齐出,都不会碰到他一根头发。

    现在又是怎样?

    震慑之下,我下意识地向前,忽然手撑住边,又停住。

    我望着他。

    他低下双眼,重又抬起。

    一只眼睛被血糊住,另一只眼,银光淡淡闪烁,一眨不眨看着我。

    “清流……”他笑一声,后退一步。

    我咽一口气,本来想说我不是故意,想要问他伤的怎样,却又觉得拉不下面子。想要说两句狠话,嘲讽与他,却又发不了声音,只好攀在头,怔怔地望着他。

    他本来后退,这样看了我一会,忽然形一晃,居然到了前。

    我还来不及反应,他忽然伸出双臂,蓦地将我抱住。

    我望着他带血的半张脸,看得呆了。

    这样陌生的脸,有点狰狞,有些凄楚,还带点莫名激烈。

    我眼睛一眨。

    他压下来,嘴唇吸住我的双唇。

    我子微抖,试着摇头躲避。

    湿润的,带着一点温度的鲜血滴落到我的脸上,我忽然无法反抗。

    他深深吻住,舌尖一挑,已经轻易撬开我的牙关,长驱直入。

    我僵在他怀里,失去所有意识。

    有什么在嘴里出入,纵横踏拓,左右捭阖,予取予求,无法停止。

    那种感觉,有一点茫然,有一点迷醉。

    就在模糊之中,听得门口一声断喝:“杨戬!”

    他这才放开我。

    双唇离开我,手一松,我子向后倒。

    浑无力,重重倒在上,双眼却直直望着眼前这个人,对上他的双眸,那似乎带着快意,似乎带着悲伤的双眸。

    云中子快步上前,怒道:“杨戬!你太……”

    忽然对上他流血的脸,声音一涩,那怒骂便再也出不了口。

    眼前出现云中子的脸:“清流,清流你没事吗?”

    我呆呆看着他,眼睛一眨。

    云中子的手摸过我的脸,蓦地又站起来,冷然说道:“杨戬,你该离开了。”

    耳畔听得那人的声音他说:“我知道。”

    “你不该这样。”

    他仍旧是说:“我知道。”

    “那么,你走吧。”云中子是硬下了心肠。

    “你照顾好他,不过……”杨戬说,“云中子,我不知你的‘关怀有加,命’是到什么程度,只是,别对他有非分之想,他是我的,就算现在,他不知道。”

    我忽然反应过来,猛地直起子大叫:“滚!你滚!”

    云中子转抱住我。

    我推着他的口,拼命大叫:“云中子,你让他滚!让他滚!”

    ********************************************************************

    杨戬果然走了。

    不过走就走吧,临走之前扔下一句:“你就躲吧!我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

    那般趾高气扬,毫无悔意。

    我恨的差点把云中子端来的药碗给扔出去。

    云中子紧紧握着我的手腕,又说:“杨戬,你少说一句行不行?”

    他眼神复杂地看了我跟云中子一会,终于一声冷笑,长腿一迈,径自出门去了。

    感觉他的气息真的远去,我这才暗暗松一口气。

    这个人就好像是凶猛的野兽,守在我的边,仿佛随时都会窜出来咬我一口,让我时时都不安,只有看他离开才放心。

    云中子趁机端药上来:“人也走了,你也不要生气了吧,来,把药喝了。”

    我心神恍惚,居然没有抗拒,茫茫然喝掉。

    *****************************************************************

    杨戬离开后第三天,我觉得自己已经休息的差不多。

    云中子看我好起,自也觉得高兴,这一,回终南山采药去了。

    我百无聊赖在院子里逛,听得几个人嘈嘈切切在走廊下说话:“听说商容老丞相……如何如何……”面色沉痛。

    “听说西伯侯……如何如何……”面色激动。

    我心一动,赶紧掐指一算,不由惊了惊。

    四方诸侯之一的西伯侯今会来朝歌?

    可为何我觉得这么心神不宁?

    就在烦躁之时,老管家一溜烟跑了进来。

    这么大年纪,双腿跑的跟风车似的,果然人不可貌相。

    他见了我,紧急刹车,垂下眼皮,恭敬弯腰下去,双臂平伸,递过来一封信。

    我瞅了一眼:是闻仲的信。

    顿时伸手接过来。

    脑中又即刻浮现出“威武无双风流天下冠绝古今关心你的好友——成汤太师兼征北海剿寇大元帅闻仲”的称呼,忍不住想笑。

    看到老管家惊奇的眼神,我重新板起脸,把信袖在袖子里,扭回自己的新房间。

    上次那间房子因为跟杨戬动气的缘故,被爆破成一堆的破烂砖头梁木。

    幸亏太师府上空闲的房间够多。

    我将门关上,坐到边拆开闻仲的信看。

    这一眼之下,心头怒火顿时又滚滚升起。

    “那个……混蛋!他居然敢……”我哭笑不得。

    手上紧紧地捏着闻仲来信,七分愤怒跟三分无力感渗透指尖。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