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三十二章 神魂颠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我木木噔噔,转头去看,却对上杨戬震怒一张脸。

    我忘了松开眼前人,只看着他。他大步走过来,一把抓住我的手臂,状若粗暴,将我狠狠扯过去。

    “公子!”阿姜慌忙叫。

    我重扭头看她,目不转睛盯着那几分熟悉的眉眼。

    “出去!”杨戬大喝一声。

    “杨公子。”阿姜踌躇。

    “快点给我出去!”杨戬盛怒。

    我好像自梦境中醒过来,眼睛一眨:“你……你不是走了吗?你怎么又回来了?啊……阿姜,你不用走!”

    杨戬怒极反笑:“你要留她在这里?你确定?你忘记黑麒麟的灵光术是怎么被破的吗?”

    我心中一冷,不由地仰头问:“你想干什么?”

    “这话是我想要问你的!”他眼睛杀气四溢,脾气更坏,又大嚷,“最后一次:乖乖让她出去!”

    我咬住嘴唇,忍着一口气:“阿姜,你先出去。”

    惹怒了这无赖,他可什么事都干的出来,我不想阿姜被他弄得灰飞烟灭。

    阿姜听我这么说,担忧地看了我一眼,转离开。

    那一眼……

    我呆呆望着她的影子消失门口,忽然感觉下巴上一疼。

    我收回恍惚心神,被迫转动眼光,发现杨戬已经重重捏住了我的下巴,子向前近,我不由己后退两步,双腿一弯,已经被他得坐在头。

    “你想干什么!”我努力挣扎一下,却没有挣脱,他的手劲很大,捏的我隐隐作疼。

    “清流,——你想干什么?”他探究地盯着我的双眸,问。

    我避开他的眼光:“我没有。”

    “你把那鬼魂塑成那样的形体,你是想怎么样?你说!”他怒不可遏,声音提高。

    “跟你没有关系!”我也不耐烦起来,伸出手打在他的手上。

    他左手一推,我猝不及防,被推倒在上。

    我慌忙揪住单,想要爬起来。他向前一扑,重重压住我。

    就好像大山压芥子,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我只好拼命捶打他的肩头:“你给我起来!”

    他望着我,沉声问:“清流,你真的喜欢觞儿吗?喜欢到会把别人都弄成她的样子?”

    我心中窒息,我才没有那么不堪,只好说:“没有,我不是故意的!”

    “那么就是潜意识了?”

    “我不知道!”

    “如果你真的喜欢她喜欢到这种程度,宁肯把别人当她的替。清流,你怎么不对我说?”他的声音,带一丝沉,“那鬼魂只有三分相似,清流,你对我说,我给你一个十分相似的觞儿,如何?”

    银色的眸光转动,嘴角逐渐带上一股奇异的笑容,这笑容让我觉得很不舒服。

    “你在说什么?你先起。”我窘迫地说。

    他看了我片刻,忽然笑:“好。”

    他双臂一撑,从我上爬起,下的瞬间,手一伸,将帘放下。

    我眼前视线一暗,刚要问他在做什么,伸手将帘卷起的瞬间,眼睛忽然触到站在屋子中央的人,顿时浑冰冻,无法动弹一下。

    他……她慢慢地抬头,看着我,嘴角似笑非笑。

    我咽一口气:“小……小佛女……”

    ************************************************************************************

    姿婀娜,凤目微睁,嘴边似笑非笑,青丝垂在前,袖子转动,葳蕤的花朵栩栩如生。

    “小佛女姐姐……”我怔怔地叫一声。

    她脚步移动,上前一步。

    我从上跳下来,飞快跑到她边,拉着她的手看了一会:的确是她!

    我大喜,伸出双臂牢牢抱住她的纤腰。

    “姐姐,我真想你。”我喃喃地,把脸靠在她前。

    她的手轻轻一动,捧住我的脸,细细地瞧。

    我眨了眨眼睛:“我听说你出了南海,你去哪里了,怎地有空来看我?”

    她微笑:“傻孩子。”

    我果然傻傻微笑。

    那双美丽的眼睛里却透出一丝忧伤。

    “姐姐你怎么了?”我伸出手,摸上她的脸。

    她摇了摇头,只看着我。

    “清流……”她轻声呼唤。

    我骨酥筋软,神魂颠倒答应:“嗯。”

    “清流啊……”她又叫,头垂下,朱红的嘴唇,印上我的额心。

    我下意识闭上眼睛,感觉她的唇在我的脸上轻轻地亲吻。

    她从来都不曾如此对我过,一时之间,如梦如幻。

    正在此乐何极,心中忽然想起某事,顿时浑一震。

    她察觉我的异样,在我脸颊边上一亲,幽幽问道:“清流,怎么了?”

    我咽下一口气,拼起浑力量将她推开。

    “你……你不是……”我几乎不敢再看眼前人,倒退两步,靠在边上。

    “我怎么不是?”她笑吟吟地,“你不是喜欢这张脸,这个人吗?哪里又不是了?你说出来,我改。”

    我的心越发的冷,抱着头嚷:“别开玩笑,别开玩笑!”

    “清流,你不是喜欢我喜欢到宁可抱着替吗?现在完全相似的就在你面前,难道你不喜欢?”熟悉的眉眼顿时带上一丝冷峭。

    我恨不得抱头大哭,只好说:“你不是她,你不是她!不要骗我!”

    她走过来,一把抓住我的手:“我没有骗你,是你自己想要骗自己!”

    我不敢再看她一眼,心底知道对方是假的,却提不起勇气来面对,我怕我只看一眼,就会被迷惑,哪怕明知道对方是假的。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