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第十六章 微笑小狐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我自从下终南,入住闻太师府上,又得黑麒麟流光护佑之后,就从未感受有如此巨大的邪气,竟让我心血涌动至此。

    而与此同时,周紫光暴涨,是护体之气察觉异样。

    那股奇异的力量就在瞬间消失,来的快,去的更加无踪,等我站稳了子,运气一周,竟找不到任何不妥的踪迹。

    难道只是一时的心血来潮么?

    皱着眉我进了屋子,从枕边把装着姜皇后幽魂的点心盒子拿出来,打开盖子,里面轻轻地动了一下。

    “你放心吧,你的孩儿们已经被人救出了。”我低声说。

    小东西挣扎了一下,好像要动作。

    “你别急,现在是白天,你的力量太弱了,如果放你出来,你立刻就会灰飞烟灭。”

    我皱了皱眉,听到自己的声音异常温和。

    人类的这种力量真是不可思议,自己受了那么多苦,又有随时灭于天地之间的危险,居然还心心念念,挂着她的儿子。

    不过幸亏我没有辜负她所托。

    “现在你老实呆在这里,我替你去出口气。”我伸出手,敲敲点心盒子。

    她先是静止,随即又是激动的一动。

    “没关系,那个狐狸精,我不怕她。”

    虽然我没有提妲己的名字,但姜皇后还是猜出了,她逐渐恢复安静,接着,我看到那缩在白光里的小小人影,嘴巴动了动,不晓得说了什么。

    “我不知你说了什么,你的力量不够。”我叹一口气,“乖乖等在这里吧,我去去就来。”

    合上盖子,重新放在枕头边上,我甩甩袖子,不想去惊动太师府的人,免得他们再无端惊诧,站在院子里念了一个隐形诀,子腾空而起,直奔皇城而去。

    ****************************************************

    笙歌阵阵,异香飘飘,皇宫之内,一派安然。

    我直闯狐狸寝宫。

    那边空,没有宫女,没有内监。

    我站在昔跟妲己狐狸见面的寝宫之内,收了诀,冷笑一声:“躲也没有用,给我滚出来!”

    随手一甩。

    只听一声低低的惊呼,从帐子旁边,滚落一个狼狈的影,正是狐狸妲己。

    她跌倒在地,嘴角沁出一丝血痕。

    “清流大人,您好狠的心。”她伏在地面,也不爬起,也没有变回原形,滴滴一张脸上,带着泪水,真如梨花带雨,又慢吞吞擦擦嘴角的血,含带怨,瞅了我一眼。

    我冷冷望着她:“我心狠么?我如果心狠,就立刻挖了你双眼,然后炮烙你的双手双脚。”

    她的子在地上瑟缩了一下,肩头发抖。

    “清流大人,您……为什么……这么说?”

    “呸!”我怒道,“你自己做的事,自己心里清楚,还用我来重复?”

    “小妖……真的不知……”她呜呜咽咽地哭起来。

    我瞅了她一眼,原来人类的女子哭起来是这种姿态,抽抽搭搭,晶莹的水慢慢地从眼睛里流出来。

    我一时看呆了。

    她哭着哭着,呕出一口血。

    我皱起眉,忘了发怒,问:“你怎么了?”

    “方才落地,受了伤,另外……大人的紫气太厉害,能不能,收一点点……”她眨着眼睛,双眼好像笼罩在秋波里,很漂亮,很无辜。

    我略微走神,不知怎地竟想答应她。

    这念头一闪而过,我顿时为自己的心软恼怒,不由愤恨说:“为什么要收?你做了那么伤天害理的恶事,受点伤算什么,你说!你是怎么害那个姜皇后的?”

    “姜皇后?”妲己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她这一瞪眼,更是美丽无双,少了很多艳丽气息,更多了几分无辜,还有……纯真?

    “你再问下去我就踢死你。”我冷冷说。

    “清流大人,此事跟我无关,您听我说,事实是那姜皇后嫉妒我,千方百计的要除掉我,谋败露,被大王知道,大王愤怒之下,才下令那么做……”她咬了咬嘴唇,竟如同受不了一样,哇地哭了出来,“我好冤枉,我真的没有撒谎,清流大人,您相信我……”

    我心头一怔:不是吧。

    看妲己哭的很伤心的样子,却又有点动摇,难道真的是那姜皇后撒了谎?

    “清流大人,您若真的不相信,就动手杀了我吧,反正小妖这条命,是你救回来的。”她收了声,脸上露出一点哀伤一点视死如归。

    “你说的是真的?”我忍不住问,“你若撒谎,我便叫你万劫不复。”

    “小妖知道欺骗清流大人的下场,自然不会撒谎。”她诚恳地说,忽然面露痛苦之色,倒在地上不停抽搐,嘴里说:“紫光……紫光……啊……好疼……”

    发出凄惨的呻吟声。

    我惊了一惊,立刻将浑的护体真气减去一半,这才问:“妲己,你怎么样?”

    眼前似乎出现千年之前,刚见到她时候,那只脏兮兮的狐狸精,她坐在桃树上,耷拉着双腿,丑的可

    那双眼睛散发着奇异的光芒,带一点倔强,就算是被高等妖兽压在爪子底下奄奄一息,她的那点倔强竟一点没有减少。

    所以我才破天荒出手,将那妖兽赶走救了她。

    现在,若再被我弄死了她的话,岂非以前白救了么?

    心头微微觉得不忍,我上前一步,再度收敛紫气,并约束流光魂魄的威能,想要扶起她来。

    就在这时候,忽然感觉浑一凉,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缠上了一样。

    我脚步一停,愣在当场,而滚在地上本来奄奄一息的妲己,忽然伸手,一把握住我的手腕。

    此举出乎意料,她贸然握住我的手,会被护体紫气弄伤。

    这念头正冒出心底。那边,那滴滴的人儿已经在笑:“清流大人,没想到,您的心,还没有那么狠呢……”

    笑得很得意,很猖狂,一点不似我先前所见的那个,弱弱的,眼神躲闪,笑容可掬的小狐狸。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