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第十三章 北海闻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武成王黄飞虎拦住我。

    他是武成王,好大名头。纣王边,文有闻太师,武有黄飞虎,但这又如何。

    我全不放在眼里。

    如果不是贪恋他上那一点非凡的味道,我脚步都不会停住一下。

    而他居然变本加厉,拦住我。

    我厌恶地斜视他放在我肩头的手,将他们想象成一双熊掌。

    若非我定力够好,怒气勃发之下,黄飞虎便会立刻被紫麟的护体之气反弹出去。

    我翻翻白眼,想用什么法术才能让眼前这莽撞男人知难而退。

    但又不能伤的他太严重,亦或者太削面子,毕竟是堂堂朝臣,跟闻仲比肩的,我须留三分薄面给他。

    但不等我动手,后传来纷乱脚步声,我听有人叫:“武成王,且慢动手,且慢动手啊。”

    闻仲的家人终于追了过来,他们将轿子歇在午门边上,当前那白胡子的老家人上前:“武成王,这位清流公子是我家太师吩咐要以上宾之礼款待的,请武成王放行。”

    “哦?是闻仲府上的人?”黄飞虎挑起眉。

    “是啊是啊,武成王你看在太师面子上。”

    “哼,可是我总觉得这个小子……”那一对牛眼瞪着我,上上下下地看,似乎视我为妖物。

    我一怒,压抑的紫麟真气滚滚窜流而出,即将冲破皮肤,若如此,黄飞虎双手不保。

    而那个老家人真是好脾气,仍旧在絮絮叨叨地说:“我家太师还说过:如果有人敢难为清流公子,就等同难为太师,所以,武成王,请你……”

    心头一震,紫麟真气硬生生被我重新压住。

    真气差一点便破体而出,我却硬生生压制住,一时之间不能控制,子一抖,眼前发黑,被真气冲撞之下,脚步难以站稳。

    黄飞虎的手本来捉住我的肩头,反而幸亏他如此,我才不至于跌倒。可是他见我如此,似乎心慌,手一松,居然又放开我。

    我失去倚靠,心头大骂,差点跌倒在地。

    “喂喂,你们都看到了,不是本王做的,对付一个小孩子而已,本王并没用多少力。”他放开我,不着急护住我,却为自己辩解。

    我一时之下恨自己心软,早知道如此就释放真气又如何,给这个家伙一点教训也好。

    幸亏后有梅伯。

    他伸出手将我抱住怀中。

    “公子你怎么了?”他低眉问,浓眉大眼的脸,多一点柔和。

    我的心中稍稍安定,不过是一时真气震动,血气翻涌不灵,过了这一刻,就好了。

    我冲他点点头。

    “清流公子,你没事就太好了,我们还正在担心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我们怎么向太师交代呢。”白胡子老家人对我说。

    我看着他的样子的确怪可怜的,这么大把年龄跟着我奔波,又看看武成王黄飞虎站在一边,仍旧用一种怀疑的眼光看我,我是一刻都不想要跟他多呆下去,于是拉拉梅伯的袖子,自己向着轿子边走去。

    “太好了太好了。”那老家人低声笑两句,“梅伯大人无事,清流公子也无事。嗯……武成王,各位大臣,告辞了。”

    轿子抬起,梅伯跟在轿子边上,我们一路回到了太师府。

    ¥¥¥¥¥¥¥¥¥¥¥¥¥¥¥¥¥¥¥¥¥¥¥¥¥¥¥¥¥¥¥¥¥

    梅伯从此就住在太师府内,他不再关心朝政,每天闲话逸闻趣事,我虽然不回答,他却每次都说的津津有味。

    北海时时传来消息,闻仲有时候会写几行字报捷。

    “清流小友:

    本太师一切安好,黑麒麟也安好,你在朝歌如何?”

    落款是:威武无双风流天下冠绝古今关心你的好友——成汤太师兼征北海剿寇大元帅闻仲。

    看得我痛并快乐着,笑到流出眼泪,还差点被自己呛到。

    这家伙,古往今来谁曾见过有人的落款比正文还要长的?

    闻仲这厮真是很有趣。

    有时候我会收到流光偷偷传来的灵光术封印信,封印之中每次他都会弄一些小的幻形体给我看,比如有北海的海星,一张一合在游泳一般,小小蠕动的螃蟹,在桌面上爬来爬去,悬崖上的花,我可以捧在手心,看她摇曳。

    他们的姿态都很可,宛如跳舞,常常打动我的心。

    虽然很不起眼,但是每次都会让我很惊喜。

    闻仲有趣的信跟流光温暖的灵光封印,让我度过这无聊子。

    后来我慢慢发现规律,若是闻仲打了胜仗,他下面的落款就会加长,弄一些让人迷惑的威风字眼来形容自己,而往往那时候,流光就会弄一些大型的东西给我看,比如稀有的灵兽。

    我因此知道,也许北海的生活并非是闻仲信里流露出来的那么轻松跟乐观,他们的战争,时有输赢,伤亡。不然的话,没人喜欢在北海那种地方呆上这么长一段时间。

    流光送来的花朵慢慢地失去了白色的光芒,摇曳的花枝在我的手心逐渐褪去形体,即将化成虚无,我小心翼翼地将花朵放在闻仲的信上,伸出手指轻轻一点,白色的无色花顿时有了光彩,通体散发七色光芒,且重新精神熠熠,获得新的生命似的。

    我轻轻地把花封印起来,念了一个传送诀,将她传往北海,给流光看。

    漫长的战争里,流光,希望这会让你不至于那么寂寞。

    但是闻仲呢?

    望着桌子上慢慢堆积起来的信,我没有给他回信的**,想了半夜也不得其所,于是叹一口气,沉沉地睡了过去。

    那天晚上我早睡,睡到半夜,觉得有点冷。

    我睁开眼睛,蓦地打了个哆嗦。

    我望见房间内有一个人,黑乎乎的影子,长长的头发披散着,窗外的月光洒下,他背对着光芒飘在我的前,不说话,低着头。

    “妖孽!真是不长眼!”

    我怒道。

    魑魅魍魉,居然也敢近麒麟,果然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我手打莲花诀,三昧真火熊熊燃烧。

    ¥¥¥小修改分界线¥¥¥

    每次想要更新的时候,都是晚上,偏这一段有点小恐怖,搞得劣者内心十分不安啊(叹)……

    大家要勇于收藏哦,鄙人填坑会很快的说*^_^*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