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第十一章 纣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我只扫了她一眼,她的样子确是叫我惊艳,只是未够我心动。

    我冷哼一声,嘴角掀动:“赶紧省省,把你这幅皮相卖力做给纣王看去吧。”

    狐狸被我训,立刻便恹恹的,低低地叹一口气,低眉顺眼地向外走去。

    我望着她的背影,这如同人类女子似的背影,因为想要去媚人,也算是婀娜多姿如风中柳。

    但是……

    我收回目光,望着寝宫之上。

    眼前茫然那虚空之中,蓦地出现端立云端的那个人。

    凤姿昭昭,凤姿昭昭……

    我咽下一口气:金衣秋水、小佛女,今生我紫皇清流挽不回你回眸一眄,我……

    我咬咬唇,发狠。

    正在出神,眼前人影晃动,耳畔听到妲己的媚声音,流动着无限的甜美馨香,仿佛琼浆玉液,未饮便让人心头熏熏地。

    做美人做到这份上,才算及格。

    我扭过头看。

    “大王,这位小公子,便是妲己的仙友了……”狐狸站在纣王畔,纤细的手指当空,做出介绍之态。

    “哦……是个小孩子?”纣王的脸上露出惊奇。

    我静静打量着这一代帝王。

    虽然说因为宠妲己的关系,纣王的声名江河下,但此时此刻的他,却也不乏是人中龙凤,材魁梧,庞然而立,隐隐地,皇龙之气尚在他的上不曾退散。

    我心中叹息,既然遇上,就少不得了。

    于是站起,走到他的跟前,单膝跪倒,头微微低下,行礼。

    空气一时凝滞。

    当我低头那瞬间,我的耳畔传来龙吟之声。

    “清流公子!”妲己惊叫一声,声音颤抖。

    她也听到了吗?

    不知的也许只有他——“呵呵呵……”纣王在笑。

    妲己向前走了两步,重又后退。

    她始终不敢靠前。

    纣王走到我跟前,伸出双手,将我扶起:“清流公子?请起。”

    我一抬头,对上他的双眼。

    那双眼清亮明澈,若有所思。

    “得妃如此看重,清流公子必定是不凡之人,何必向朕多礼。”他面上笑吟吟的。

    心一动,多么平易近人。

    我有一丝茫然。

    可是,这礼是少不得的,你是称霸天下之真龙,我是随侍畔的麒麟,你受我一礼,是应该的。

    我起,站到一边。

    而纣王问:“妃,为什么清流公子……”

    “这个……大王啊,说起来臣妾有一个不之请。”妲己满怀疑窦,眼珠一转,终于想起自己的任务。

    “嗯?是什么?”

    “妲己想让大王你放过上大夫梅伯。”她伶俐地说。

    “放过梅伯?妃你好容易弄了炮烙给朕,朕正想要看看它的威能呢?为什么要放过他?”纣王瞪圆眼睛问。

    我望了妲己一眼。

    她正偷偷看着我,被我一瞪,脸上立刻露出羞赧又气恼的表:“大王,你答应还是不答应臣妾?!”

    子一扭,拉着纣王的袖子,嘴巴嘟起。

    嗯——这就是传说中的撒吗?

    纣王一看狐狸生气,立刻投降:“美人说什么就是什么,那炮烙反正一时半会地坏不了,我就暂且放过梅伯那匹夫也成。”

    他好脾气地笑起来。

    “嗯,那么大王您快去。”妲己双目放光。

    纣王冲我点点头:“那么妃你先陪着清流公子,朕去去就来。”

    他风一样转离开。

    我上前一步,望着他的背影。

    他真的迷恋她至此?一声央求即刻能改变圣意?

    而跟前,妲己蹲在我跟前,显出原型吐出舌头。

    我望着她:“为什么你一副很累的样子?”

    “当然累啦……”狐狸说,“被清流大人紫气侵袭,还要苦苦撑出人的样子,感觉就好像戴了一个千金重的铁面具呢……”

    她诉苦。

    “这还不是你自己找的?”我望着她,“事办完,我要出宫了,你就解放。”

    妲己猛地跳起来:“为什么这么快,不是说住两天嘛?”

    “一时半会你已经吐舌头,再住下去岂非吐血?”我冷冷说。

    “吐血也是心甘愿的嘛。”她摇摇尾巴,脸上笑眯眯地。

    我打一个寒战:“还是算了,就算你心甘愿,长久对上你这幅鬼样,我也受不了。”

    我顺着纣王离去的方向走。

    “清流大人!”妲己冲上来,猛地拉着我的袖子。

    我一转,还没来得及说话,只听她惨叫一声,子骤然倒飞出去。

    我隐约看到她的嘴角吐出一抹鲜红。

    我不心惊,叫了一声:“妲己!”

    彼时她飞退到远处,披着毛皮的子抖了两下,终于变成了妲己的躯体,雪白的嘴角渗出鲜血,受伤了?果然我没看错。

    “你……谁让你靠近我?!”我很气恼,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清流大人……呃……我看你要走……顾不得了……”她抽了一下子,一转脸,吐出一口血。

    “孽畜!”我皱了皱眉,左右踌躇了一阵,终于叹了口气,“你别动,好好地养着,现今我就住在闻太师府上,得闲我还会来的。”

    “闻仲?那个三眼……”妲己惊呼了一声。

    “嗯。”我回头望了她一眼,难得,这狐狸也看出闻仲有三眼。

    “那……好吧,清流大人你不要忘记……”她弱弱地爬起来,远远跪在我前。

    “我知道了。”我挥挥手。

    我想要尽快出去看看梅伯的形,所以无心应付狐狸。

    答应她,不过是权宜之计,这王宫,我是一刻也不想要多待。

    皇麟住在王宫之内,对于成汤的气运,不无影响。

    可是我不知,就因我一个承诺,让这狐狸挂在心头,居然又因此而惹出更大的一件事来。

    我常常恨云中子做事不知前后,不论后果,未曾想到,这尘世间的因果种下,亦会是这么容易,我绕来绕去,一不小心,就把自己也绕了进去。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