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氛,落日朝歌 第八章 别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觞 书名:死是死道友
    当夜,流光偷偷跑到我的房间。

    睡意朦胧中我睁开眼睛,看到他变成*人形,站在我的前,黑色眼睛于暗夜之中幽幽闪光,黑曜石般熠熠。

    “流光?”我举手,起,揉了揉眼睛。

    “清流大人。”他曲膝,跪倒在前,看着我,“明天就要随太师远征北海,请清流大人将流光的魂魄抽出一魂一魄,保护清流大人。”

    我一愣,伸出手,搭在流光的头顶。

    叹息:“你知道,那样的话就会失魂落魄,对你而言……”

    “流光是战麟,自己知道后果。”

    “你去的是战场。”

    “流光明白,可是天下若乱,是战场的岂止北海,清流大人,不能在你边保护你,是流光至高遗憾,所以……”

    我叹一口气。

    怔怔看着黑暗。

    我的心忽然有点疼,因为我忽然想起那一天,我对那个人说:“我要永远守在你边,永远,你推离我,会是我毕生至高遗憾。”

    但她只是笑着摆手:“清流,你这个傻瓜。”她的手指点在我的额心,“你终究要离开的啊……”

    我不信,如果她不推开我,我怎么会离开。

    我甚至会长大,如一个人类的男子一样,站在她的边。

    但她居然舍得将我封印,让我以一个孩子的姿态在这世间行走。

    她说:清流,你太像小孩子了。

    她说:清流,你不改改的话,很容易坠入邪流。

    她不过也是个孩子,她凭什么这么说我。

    只因我对她……心存意。

    ,那是种什么东西?

    可叫人如此霸道,妄为,视他人如无物。

    我的手心摩挲着流光的额头,流光的子忽地一阵颤抖。

    “流光,你在害怕?”我察觉自己异样,将声音放至温和。

    “清流大人,你方才……”

    “没什么……”我笑一笑,“不过想到了陈年往事。好吧,我答应你所求。”

    麒麟的一魂一魄从流光的体内被我抽出,我打一个结界,将他们放在其中,流光抬头,伸手将自己的魂魄接过去,看了一会,脸上露出温柔笑容,他伸出手,轻轻将他们挂着我的颈间。

    “这样的话,流光就放心了。”他冲着我歪头温和微笑。

    “谢谢你,流光。”我伸出手,摸上他的额头。

    除了云中子,你是天地间第二个对我这么好的人。

    流光仰着头,接受我的抚摸。

    他闭着眼睛,嘴角透着满足笑意。

    我的心却有点酸。

    顷之,我停了手,流光后退,叩首:“流光要告退了,清流大人,你要多多保重小心。”

    “嗯……我知道了。”我望着他。

    他转,向着门口走去。

    “流光……”我轻声唤。

    他倚靠门边,止住脚步,回头相看我。

    “要安然无恙,早回来。”我调转目光,不看他的眼,低声说。

    “我……知道呢。”他粲然一笑,在我眼角余光之中,眼睛弯弯,月牙似的柔和好看。

    “很高兴,清流大人会这么说。”

    淡淡的,黑麒麟说,我一怔,抬头看他的时候,那墨黑色的影子在门口一晃,已然消失。

    窗上,衬出他修长的影子,一步步走离我的视线。

    我忽然觉得悲怆。

    为什么这世间离合如此无常,我方喜欢上一个人,对方即刻要远离。

    为什么我竟什么都握不住。

    我倒在上,一力敲打被褥。

    我没有答案可得,空余苦恼,只有沉沉入睡。

    ¥¥

    第二醒来,已经是中。

    太师闻仲已经跟流光离开了朝歌,在我兀自沉睡的时候。

    我叹了一口气。

    走吧走吧,该走的,从来都挽留不住。

    我起,在庭院里走了两圈,未曾察觉异样。

    流光的魂魄在我前,散发柔和祥光,护佑着我。

    府外忽然一阵喧哗。

    我即刻拿起木棍敲打铜钟。

    家人匆匆跑过来,施礼:“清流公子,有何吩咐?”

    我伸手,指着墙外喧哗处,不语。

    对方一看,脸色变了变,叹了一口气:“清流大人,是执掌司天台首官杜太师杜元铣,跟大夫梅伯。话说昨天,不知哪里来的云游道人,在太师府的墙上写下不详的话,太师夜观天象,察觉妖气贯冲朝歌,于是今跟首相商容大人一起进谏,结果触怒了大王,被告斩刑。大夫梅伯义愤之下直言谏君,亦被牵连,商容大人已经告老回乡了。大王听信了妲己的建议,准备用什么炮烙来整治梅伯大人呢。”

    他摇着头,脸色变得很难看。

    该死的云中子!

    他终于挑起事端!

    我知道,我早知道。

    我把手里的木棍一扔,打在铜钟上,发出“咚”的一声。

    “清流公子不要生气,这一切都是在我家太师走了之后才发生的,我家太师也无能为力啊。”

    我跺跺脚,向外走。

    “清流公子你去哪里?难道你要去……啊!来人啊……来人……清流公子要出门了!”

    我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太师府的侍从抬着轿子匆匆赶来,那家人拦着说,说太师吩咐,这样那样。

    我无法,只好上了轿子,然后手臂一挥,直直指向喧哗声传来的方向。

    ¥¥

    修改一下。。。。

重要声明:小说《死是死道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