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八章 重新归零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玄色 书名:武林萌主
    水涵光的声音虽然说得很轻很温柔,可是苏小舞怎么听怎么觉得很危险。

    她是在害怕没错,而且还到了能被他看出来的地步。

    苏小舞忍不住拿着沧海清风剑的手抖了抖。她还记得,两人初次见面的时候,这人就是格恶劣到极点嚣张到极点。如今他关于她的记忆全失,事的发展她再也无法预测。说不定慕容玄瑟给水涵光灌输的思想就是她苏小舞是很可恶的人呢!那样她岂不是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了吗?

    不对,慕容玄瑟肯定和水涵光说的是这样,而不是说不定。毕竟水涵光看起来,就是缺失了关于她的一段记忆,毕竟他还记得慕容云霓是他的义姐。事的经过她猜都猜得出来,大概是在枫叶刀林水涵光没有按照慕容玄瑟的意思办事,后者召回了报通晓的慕容云霓,确认了水涵光如此反常的原因就是她苏小舞。所以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把关于她的记忆从水涵光的脑海中去除了。

    若是事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慕容玄瑟只要多说一句苏小舞是阻碍他们玄衣教的大恶人,水涵光肯定都会死心塌地的相信。

    她根本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事实上,当这些念头在苏小舞心下瞬间转过的时候,她实际上也是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水涵光这时已经开始出招向她进攻,而她仅仅是勉强应付而已。

    真的是勉强应付。也多亏了她手中的沧海清风剑可以在某种程度上牵制住水涵光的利剑,再加之利用太极剑特有的画圈剑势,更加有利于建立磁场。苏小舞随机变换着正反磁场,一时却也可以确保水涵光地利剑在她的控制范围内。

    只是。现在明显水涵光是在游刃有余地试探她。她坚持不了多久的,现在就已经一步步进竹林深处。http://WWW.16k.cN幸好这时不知道是他有意为之还是停止了阵法,她地步伐并没有引起阵法的启动。雾气已经全部退散。他们周围全是拔地竹子,清晰可见。

    苏小舞看着水涵光面上带着那种猫捉老鼠的戏谑神。不心中一酸。慕容玄瑟凭什么剥夺别人的记忆?把她的水水还给她!“水水,我是小舞啊,你好好想想!”苏小舞忍不住开口呼道,手中的沧海清风剑地剑鞘黏上水涵光的长剑,发出了一声木头和金属交击的闷响。

    水涵光淡得几乎没有颜色的眉毛一挑。轻笑道:“哦?你这么说,我们以前应该是见过面了的?可是我完全没有印象啊女人。”他口中说着话,可是手中的剑势却没有半分停顿,反而比之方才更加犀利了几分。

    苏小舞咬紧牙关,沧海清风剑在空中连续画出五六个大小不一的圆圈,每个圆圈都释放出正或反的磁场,守住她的前。

    水涵光惊奇地睁大了他地赤瞳,明明看不到空气中另有玄机,可是却分明感受到他手中的长剑不受他的控制。虽然力度并不大。但是这种东拉西扯地异样感觉实在是让他在内心浮上说不出的惊异。

    “女人,看来我小瞧你了。”水涵光收剑向后抽而退,细长美丽地赤瞳里闪烁地是满满的兴味。“你居然会传说中地御剑术。”

    苏小舞把沧海清风剑横在前。急促地喘着气,好一阵都没法顺利地开口说话。说到底她的武功还是太差了。皇甫非墨留给她的那点内力仅仅够她脚步移动得稍微快些。但是和人家的程度一比。那就是天壤之别。而体内积存在扳指上的电流,也只能维持一会儿。这样下去,她实在不知道能坚持多久。而且,颈间一开始被他划伤的地方不停地在流血抽痛。

    水涵光也没指望苏小舞能回答他的问题,但是他的目光自然而然地就落在了横在两人之间的那把剑上。此时圆月初升,月色透过竹林叶片间的缝隙照了过来,让他清楚地注意到了苏小舞手中的剑是什么样式。“木鞘铁剑,居然是沧海清风剑。”水涵光轻笑出声,像是有些不相信地意味。“你和裳湘宫的云出岫是什么关系?他怎么肯把这把剑就这么拿在你手里?”

    苏小舞见水涵光的目光落到了沧海清风剑上,当初云出岫说过的话闪过耳际。对哦,云出岫曾经说过,在武林中认识这把剑的人应该很多。而只要知道这把剑来历的人,就不会随便为难于她,否则就是与整个裳湘宫为敌。苏小舞略略抬眼,忽然间俏脸上的不安一扫而空,带着淡淡的笑意脆声说道:“这把剑是我拔出来的,自然就在我手里。而且,这把剑很有灵,会认主。”苏小舞虚张声势地说道。她虽然不会天真地认为水涵光只因为这把剑就放过她,但是能有拖延时间的机会,她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只是她也不知道这种方法究竟有什么用。即使拖延了时间,让赵清轶发现了她,结果也是两人同陷险境。说来说去,她真的没料到水涵光居然会忘了她,忘得这么一干二净。

    慕容玄瑟还真是下了一步好棋,一招就把事态完全地扭转了过来。

    水涵光微微陷入沉思,显然是有些不相信苏小舞这种程度的武功也能拔出沧海清风剑,但是她又会传说中的上古神术御剑术,不得不让他多在脑海中转了几个圈。

    苏小舞趁水涵光心不在焉之际,尽量左右看了一下他们现在所处的环境。

    竹林,周围除了竹林还是竹林,让苏小舞几乎分不清这到底是真实还是阵法所带来的幻觉。因为她一眼望去,居然望不到竹林的尽头,而且更糟糕的是,她根本不知道哪边才是她来时的方向,连逃跑都不知道该往哪里跑。

    此时水涵光带着邪气的声音缓缓传来道:“女人,这把剑真的是你拔出来的?”

    苏小舞重重地点了点头,“是的。”

    “哦?”水涵光把长剑缓缓举到唇边,伸出舌头剑锋上苏小舞的鲜血,赤瞳散发出更加妖艳的光彩。而在他背后月色的映衬下,他一头及地的银发像是笼罩了一团银色光芒。这个画面诡异得让苏小舞移不开眼睛,心底升起一股寒意,颈间被划伤的伤口更痛了。

    水涵光像是很满意苏小舞的怔忡,本来淡得几乎没有颜色的唇因为沾了血染了色,让他整个人的气质都瞬间改变。从柔弱无骨到邪气肆意,像是完全换了个人一般。

    苏小舞握住沧海清风剑的手握得更紧了。她知道玄衣教被称为邪教,自然不会是随意称之,肯定有原因。而水涵光当初若不是以为她沾上他的血,以为她命不久矣,也不会随意地向她敞开心扉。

    现在事重新归零,她还有自信像之前那样再次让他回到那一刻吗?苏小舞扪心自问,看着水涵光冰冷的赤瞳,心中没有一点自信。

    迷茫间,苏小舞听见水涵光带着邪气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既然你说这把剑是你拔出来的,那么为什么你的武功就只有这种程度?看来,我还是太心软了,没有出你的真实武功啊!”

    伴随着他的话语,一阵凌厉至极的剑气已然攻到了苏小舞的面前。

    广告个关于宋朝杀手穿越到网络游戏《江湖》里的故事……禾早大人的新书,《江湖遍地卖装备》书号:1049673

重要声明:小说《武林萌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