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章 争执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玄色 书名:武林萌主
    靠之啊!皇甫非墨,你可是欠了我一次大人。苏小舞甩了甩手中已经快要烧尽的船图,扔在地板上,很快就烧尽了。

    于漠名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咙,双眼瞪得极大,只能愣愣地看着地板上剩下的灰烬,张着嘴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苏小舞见状摇了摇头。可怜人啊,看吧,一个船图毁了,他心都碎了只是当苏小舞得意洋洋地抬起头时,却见赵清轶定定地看着她,深黑的眼眸中翻滚着不知名的绪,显然是没料到她居然会一把烧掉船图。

    “那个,你不是说不需要吗?那么既然这个船图会带来噩运,那还是烧掉好了。”苏小舞笑眯眯地说道,一脸天真无邪。

    赵清轶回过头和谈轩止打了声招呼道:“这里交给你了。”随后一手拖着苏小舞从屋内走出。

    苏小舞的手腕被他拽得生疼,一路被他带着往原来她住的客房而去。看着赵清轶不同以往的态度,苏小舞心知肚明。这男人肯定不是像他口中所说的那样,对那幅船图那么不在意。

    ,难道他居然没有备份吗?

    苏小舞想了想又觉得不大可能。照赵清轶这个子,怎么可能做事没有后路呢?

    赵清轶推门而入,把苏小舞带进来之后,点燃了桌上的油灯。

    苏小舞回把房门关上。至于那边谈轩止和于漠名的恩怨,她也就不关心了。因为已经不是她能关心的范围了。

    想起谈芷萱的事,苏小舞不唏嘘,不过造化弄人,他们二人不是还没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吗?以后地路还长着呢。一路看中文网首发WWW.16K.CN只要人活着。什么事都好办。

    等她转过头,就发现赵清轶双手拄着圆桌的桌沿,脸上的表被跳动地灯火照得有些沉。不知道在想什么。

    寒,他不会是生气了吧?

    苏小舞咬了咬下唇。她还很少见他这样表。就算他知道了他的武功失去地时候,也从未拿这种脸色来面对她。

    这算什么?她只不过烧掉了一幅船图而已,至于吗?苏小舞越想也觉得越生气,索站在门边,也一句话都没说。

    室内一时陷入令人窒息的沉默。两人都各怀心思,但却没有一个人有开口说话的意思。

    许久许久之后,直到苏小舞怄气都快站着睡着了,才听到赵清轶打破了沉默,缓缓开口问道:“苏苏,你是不是认识这个画船图的人?”

    他的一句话让昏昏睡地苏小舞立刻清醒过来,反地迅速答道:“当然不认识。”可是一开口她就后悔了,这么明显的掩饰,赵清轶怎么会听不出来?

    果然。赵清轶陷入比刚才更加令人窒息的沉默中,一言不发。苏小舞眼神飘忽,想了很久。才决定把心中的疑问问出来:“那个,你没有做好备份吗?”

    赵清轶终于发出一声长叹。坐在桌边。无奈地说道:“怎么可能不做备份。只是那船图太过复杂,我怕我自己临摹错误。特意请了一个师傅来临摹。结果还是差了一些。”

    苏小舞看他口气松动,便走到桌前坐在他对面,笑眯眯地说道:“这就不怪我了,我以为你早就备份好了。所以才把船图当着于漠名和谈轩止的面烧掉啊。一是为了向谈轩止表明我们并不是为了船图,二是要让于漠名彻底死心。要不然,以后他缠着你,才有的受呢。这次是侥幸,那下次呢?”怪不得皇甫非墨那家伙会用钢笔画,估计是因为太复杂太精细了,没办法用毛笔画出来。

    赵清轶看她说得头头是道,不无奈地摇摇头。这小妮子永远都有大把的道理,简直让他拿她没办法。“你以为这次谈轩止还能放过于漠名?”

    苏小舞耸耸肩道:“这就不是我能预测的了。不过他为了要向自己妹妹说明份,于漠名的这条命是死活都要留着地。以后的事谁知道呢?”

    赵清轶单手托腮,无奈叹气道:“算了,这次算你解释的还不错。我忍了。”唉,一想到他为了今天晚上布了多少局,为地就是能重新拿到那张船图,结果他只是在手里摸了摸,转眼间就被烧得一干二净。赵清轶越想越不甘

    为什么每次每次都是这小妮子轻易地把他所有的布局都搅得毁于一旦?

    苏小舞一点都不知道他说不出地苦闷,笑嘻嘻地问道:“那个船图居然这么厉害吗?让你们这些人这么痴迷?”喏,她当然知道这船图肯定牛X,不过就是不知道会牛X到什么程度。不过提前泄露超时代地技术,等下回见到皇甫同学的时候,要记得狠狠嘲讽他。

    赵清轶面上露出深思地神色,喃喃说道:“其实我也看不大懂,只是给懂行的师傅看了一眼,那人就着了魔了。说如果这种船制造出来,可以在海中航行,绝对没有问题。”

    苏小舞自然知道皇甫非墨的能力在现代来说都是超时代的,更别说这个年代了。船图有什么?其实有时候她都怀疑他是未来来的人,要不然怎么有那么强大的技术?苏小舞心下不以为然完毕,发现赵清轶还在仔细研究她脸上的表,索拍拍他的肩说:“反正你都不管世事了,想这些还有什么用?”

    赵清轶抹了把脸,叹气道:“有可能可以接触到更加先进的事物,难道这还不够让人着迷吗?”

    苏小舞动了动唇还想说什么,可是就在这时,她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声刀插在门框上的巨响。和赵清轶交换了一下眼色,苏小舞发现赵清轶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那应该不是他的安排。苏小舞的心倏然紧张了起来,紧咬下唇。

    到底是谁?

    两人愣了片刻,赵清轶首先起,往门口走去。

    苏小舞想要叫住他,可是却看到他动作很快地把门就那么打开了。一点都不怕还会有袭击。不过,当看清楚门上的物品时,苏小舞更加吃惊地张大嘴,愕然以对。

    因为,门框上插着一把刀。令她大吃一惊的并不是那把刀,而是刀柄上系着的,正是宁顺琪借给邵侠的手帕,也是写着枫叶刀法的那块。

    哎呀呀,最近奥运看得真爽。。。。打滚。。。。偏偏这时候要赶稿,郁闷

重要声明:小说《武林萌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