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八章 毁尸灭迹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玄色 书名:武林萌主
    那个,她刚才没听错吧?苏小舞更加不敢回头去看谈轩止的表。那个……以前是谈芷萱现在是于晴雪的女孩儿,说她喜欢上了自己亲哥哥?

    汗,她当然不知道谈轩止是她亲哥哥,也许还在纠结自己上了仇家。可是于漠名知道。

    怪不得他最开始的时候,有成竹的说,绝对可以让谈轩止败名裂。兄妹**,在这么保守的宋朝,足可以毁了两个人,更有可能会被礼教活活死。怪不得于漠名这么嚣张,毁了这两个人,长江帮和鲲鹏帮自然就是他的了。

    苏小舞紧颦秀眉,心下不断推算。也可能是谈芷萱把对谈轩止那种说不出来的血缘感觉,误认为是了吧?话说这种仇人对家的后代相恋的桥段也不少见,只是偏偏两人是亲兄妹。

    不过,谈轩止这么冷冰冰的,还有人喜欢?苏小舞不解,反正她就是蹲在谈轩止边就快要被冻伤了。更别提要上这么一个大冰块,那要多大的才能让冰山融化啊?

    也许,谈轩止对谈芷萱也是有种特殊的血亲感觉,所以造成两人现在这样。苏小舞忽然想到这点。如果谈轩止稍微对谈芷萱有些与众不同,也许就会造成小美眉的误会。

    到底谈轩止是怎么想的?苏小舞在心中打鼓,可是还是没敢偏过头去看谈轩止的脸色,只是听到他的呼吸声渐渐沉重。

    看来是对他的刺激过大,苏小舞抿了抿唇,祈祷着屋内的于漠名别发现外面地异动。.wap,16K.Cn.

    可是这次事与愿违,于漠名狂笑过后。便察觉到窗外的动静,厉声道:“是谁?”

    之后就是一片沉默。

    苏小舞被吓得反一回头地看向谈轩止,可是她后空空如也。

    居然一个人没有!谈轩止居然跑了!

    靠之!怎么就留下她一个人了?苏小舞觉得倒霉透顶。虽然她也是听墙角的一名啦。可是又不是她地失误造成的,凭什么要让她承担责任啊?

    可是谈轩止确实是眨眼间便不见了。估计应该是受刺激太大,先避到无人地地方调整心去了。或者直接去找自己妹妹去了?然后……

    汗,苏小舞甩开脑中邪恶的想法。不过,想那谈轩止能让被仇人抚养多年的谈芷萱相信自己的份吗?恐怕没那么容易吧?

    苏小舞走神走了半天,忽然发现屋内一点动静都没有。如果不是屋内坐着的两人地影被灯光打照在窗纸上。她还真以为忽然间周围的人全都消失了一样。

    于漠名许久之后,才一字一句地从牙缝里挤出来道:“茶里居然被你下了药!”

    苏小舞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赵清轶一直在倒茶喝茶,就是要给于漠名下一个暗示,然后借机下药控制他。怪不得毫无武功的他面对于漠名都这么气定神闲,原来是早有后招。

    “是于帮主太累了产生了错觉吧?”赵清轶还是那么悠闲轻松的微笑,自然在于漠名看起来就是那么的刺眼。

    “赵清轶,你有没有想过后果?就算你把老夫交给谈轩止去邀功。可是也不能掩饰掉你是偷了那个船图的人。”于漠名气得牙齿咬的咔咔响。

    苏小舞僵硬地扯了扯嘴角,看着边早就空无一人的状况,不在内心暗道赵清轶好狗屎运。

    “呵呵。反正现在船图又不在我的手中,谈公子地杀父仇人又不是我。如果在下没有记错的话。谈轩止当初可是说过了对这船图丝毫不感兴趣的话。”赵清轶又开始慢条斯理地倒茶。存心想气死于漠名。

    “而且在外面偷听地是我。”苏小舞站起,等着双腿蹲久了而产生的麻痹感觉消掉之后。面带微笑地走到门前推门而

    反正现在这个于胖子被赵清轶制住了,她蹲在那里听墙角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于漠名瞥了眼苏小舞,见她后确实没有外人,忽然间眉开眼笑,笑着说道:“赵老弟,你实话实说吧,你想要什么?船图吗?于老哥把它给你好了,只要能助我夺回长江帮,什么都好说。”

    苏小舞走到赵清轶边,闻言摇了摇头。这于胖子求谁不好?非要求赵清轶?后者不把他卖了才怪呢!再说船图是他盗来地,难道他自己不曾备份?她才不信呢。

    赵清轶摇头叹气道:“在下别无所求,只是对于你没有造出船图上所绘制地船,感到万分遗憾罢了。”边说,他边站起,在丝毫不能动弹的于漠名上很轻易就把一卷羊皮纸摸了出来。

    苏小舞双目中闪过一丝异色,她甚至注意到赵清轶把那两张羊皮纸摊开一点地地方,那个墨迹分明是钢笔的。啊,皇甫非墨你怎么能这么做?嘱咐了谈笑天烧掉船图,那万一不烧掉呢?不知道那鸵鸟牌钢笔墨水是号称千年不褪色的吗?

    咳,虽然没有人试验过,不过不排除这船图一直保留下去啊!

    正在屋内三人表各异的时候,屋外传来一个比冰山还冷的声音,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船图我不要了,请把于漠名交给我。”

    赵清轶讶然回头,发现谈轩止笔直地站在门口,一脸隐忍的平静。

    苏小舞知道这男人说不定刚才跑到哪里去调整心去了。她一低头发现赵清轶的手已经离开了船图,索一不做二不休,把船图卷起来,一头放在桌上的油灯之上。羊皮纸见火就着,立刻便燃起了熊熊火焰。

    在于漠名张大嘴无声的控诉和赵清轶愕然以对的注视下,苏小舞扬起灿烂的笑容,笑眯眯地说道:“既然大家都不要,那就烧掉好了。”

    呵呵,大家对兄妹感不要有反感撒,经过研究证明,这种事会有发生的机率。呵呵,可是偶不会这么写滴,后面如果有机会,会交代清楚,如果没有机会,会写个番外滴

    么大家觉之。完待续,如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武林萌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