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二章 手帕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玄色 书名:武林萌主
    苏小舞远远地看着站在庭院另一边,相谈“甚欢”的两人,至少是表面上很和谐。

    童贯一绛紫色的绸衣,尽显富贵,可是和赵清轶站在一起,不管怎么看都觉得他才是奴才。尽管赵清轶一普通的青衣,算不上奢华,但是却掩不住一尊贵之气。

    苏小舞站在木桥上静静地看着,她虽然听不到两人的谈话声,可是也可以清楚地看到赵清轶脸上那种略带着几丝懒懒地表,似笑非笑,眼神好像是看着对方,但是又好像是看着特别遥远的地方,显得格外地高深莫测。

    原来他在朝堂之上露出的就是这种面孔吗?闲闲散散不谙世事,万事都不看重,降低所有人的戒心。果然不愧是面具男,简直太善于隐藏自己的真面目了。苏小舞见童贯不时朝她这个方向瞄来,想起他们也算是见过,最后还被姬清然那个小道士当面喊了一声妖女。苏小舞的脑海里回忆了一遍,满脸黑线。正打算移步屋内,喝口凉茶避嫌,却看到庭院门口又出现一个人的影,正是江湖少侠排行榜第十的八卦邵侠。

    “小舞,看到皇甫没有?”邵侠直接打着招呼。苏小舞连忙走过去,带着邵侠转过苑门。走出去其实和走进去是一个道理,她只求能离开童贯的视线就好。老实说她被他那种寒森森目光看得有些发毛。

    奇怪,明明在宫中见到他的时候并不是这样,原来出了宫就是代表天子,成了狐假虎威的家伙了。赵佶信任这种人,也怪不得大宋王朝就这么加速衰败下去了。

    苏小舞觉得心中有些苦闷。她来到古代已经快一年了,虽然这里有着和现代的诸多不便,可是呆久了毕竟有了些许感。.1 6K小说网,手机站wap,16k.cN更新最快.就连要是能回家都要考虑考虑是否有机会可以再回来了。就是她这种过客,想到北宋繁华将不久被铁蹄践踏。都会觉得心里难受。更不要提生活在这里,本来有可能扭转这一的赵清轶了。

    昨天晚上,他究竟是怀着怎样地心,对她说他要放弃的呢?会不会以后反悔呢?苏小舞不能自拔地反复思索着。

    “小舞,皇甫人呢?”邵侠见苏小舞出了院落之后一言不发。略带惊讶地催促道。“我昨天就没见到他人,难道是出事了?”

    苏小舞这才回过神,不好意思地笑笑道:“没事,他先走了,去找他师傅了。”苏小舞这时才把目光对准站在她面前的邵侠同志,倏然睁大双目。

    原因无他,因为这位邵侠同志居然穿戴一新,面容整洁,神傲然。俨然江湖模范少侠一名,简直和前天初见地时候判若两人。

    “你、你……”苏小舞想问他受什么刺激了,后来想想这句话对于她的形象不符。硬生生地咽了回去。好歹这邵侠可是江湖八卦客乐典手下地狗仔队记者,她可要注意。

    邵侠清清朗朗地一笑。比之他之前吊儿郎当的模样。自然别有一番魅力,不是非常帅气的五官此时看来居然还有那么一丝正气浩的气质。“昨种种自当远去。苏姑娘请别介意。”

    苏小舞嘴角微微抽搐,这不伦不类的话他也能说得出来,眼眸一转,她很轻易地就想到了他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眉梢一挑,苏小舞淡淡地微笑道:“原来邵公子中意宁师妹了,难怪难怪。”

    邵侠伪装起来地少侠气场立刻被苏小舞这句话摧毁得粉碎,立刻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连直的腰板都弯了下去,倚在一旁的院墙上不服气地问道:“有那么明显吗?”

    苏小舞仪态自若地浅浅笑道:“能改变一个男人的,只有女人。”话一出口,苏小舞便觉得心下黯然,这话何尝不是说给她自己听的?赵清轶和水涵光的改变,为的是谁,她不知道吗?

    邵侠也听得出神,细细地在心底回味着,一言不发。

    苏小舞深吸一口气,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你不会是因为枫叶刀法,才把宁师妹作为目标的吧?”前天晚上,他们可都是清清楚楚地听到枫叶刀法是宁顺琪地嫁妆这句话了。

    邵侠嗤之以鼻,连忙否认道:“怎么可能?是叶离后来想要逃走的时候,正好冲向了我躲藏的地方,在下虽然不自量力,但是却也不能甘于人后。结果……结果……”

    “结果怎么了?”苏小舞看到他吞吞吐吐地样子更加好奇。她和皇甫非墨走了之后发生什么事了,后来问宁顺琪的时候,后者也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没想到居然还另有隐

    邵侠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结果我手腕上被砍了一刀,叶离逃走了。宁小姐也没有去追,反而特意亲自替我包扎。”说完还特意伸出右手地手腕给苏小舞看。

    “手腕?有没有伤到筋骨?”苏小舞一愣,连忙朝邵侠地手腕看去,发现他的右手腕上系着一个浅黄色地绣帕。

    “没事,想我邵侠还是有些功夫的,怎么会伤筋动骨?只是划破皮了。”邵侠握了握拳,证明他没事。

    苏小舞叹了口气,这八成是叶离手下留。不过看着邵侠一脸亢奋,她也没说破。目光转到他手腕上的手帕处,苏小舞就是觉得这个手帕有些旧,洗得泛白,不像是一个讲究的女孩子带在上的物事,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可是就是因为这两眼,苏小舞立刻发觉有些不对,忽然想起了某部小说里的桥段,拽住邵侠的手腕肃容问道:“邵侠,这块手帕你洗过了吗?”

    邵侠吓了一跳,道:“洗是洗过,今天刚刚洗的。”他其实伤口并不深,而且早就结痂了。今天是胡乱洗了一下,打算如果碰到宁顺琪的时候,借口再洗干净还给她,或者直接就不想还了。

    苏小舞毫不客气地用另一只手摘掉他手腕上的手帕,伸手摊开来。只见手帕上有些地方浅浅的有红色线条显现。

    邵侠也看到了上面的线条,愣愣地问道:“这是什么?”

    “这块丝帕应该是同时用丝线和棉线织成的,棉线和丝线同时吸收了血液,但是洗的时候,棉线因为纤维的缘故不太容易清洗,所以才显露出来。”苏小舞轻声说道。

    虽然有些词语听不大懂,但是邵侠还是明白了苏小舞的意思,摒住呼吸问道:“那这块手帕上隐藏着的是什么?”

    苏小舞目不转睛地盯着这块丝帕,一字一字缓缓地说道:“如果我没料错,应该是枫叶刀法。”

    泪,看比赛,一点都不想码字。

重要声明:小说《武林萌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