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舌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玄色 书名:武林萌主
    第二百三十三章 舌战

    就说嘛!她是这么人见人聪明伶俐的苏小舞,怎么 对她一见面就那样防备的神色,原来是某人私下说了她的坏话。

    “苏师妹,好久不见。”静照卓立在宁顺琪旁,眼带戒备地看着苏小舞,冷冷说道。

    苏小舞敏感地发现静照对她的称呼改变了。以前是苏掌门,现在变成了苏师妹。也是,她现在又不是峨嵋派的代理掌门,只是峨嵋的一个小小弟子。“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静照师姐,我们上次的见面,还是 在……唔……”苏小舞用力想了想,可是却没有什么印象。不能怪她 啊,她记是很差。

    “歧天谷一战之后,苏师妹别来无恙否?”静照淡淡地说道,声音又比方才冷了几分。

    苏小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原来这么久都没有见到静照师姐了,小舞还真一下子反应不过来。”

    静照脸上的表却没有半分缓和,仍以那种冰冷的语调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苏小舞挑了挑眉,这女人果然还是一样的难以相处,真难想象宁顺琪是怎么和她如此谈得来的。苏小舞微微一笑,道:“这里不是邀请了所有武林人士吗?难道还是说,这里不欢迎小舞?”苏小舞边说边把视线落到手里捧着小白猫的宁顺琪上。

    静照算哪根葱啊?这里又不是她的地盘。苏小舞想起静照这人讨人厌的格,顿时心里极其不爽。

    宁顺琪看了看两人地神。打圆场说道:“怎么会?大家为了枫叶刀林出谋划策,顺琪自然再高兴不过了。”

    “哼!顺琪。你不知道峨嵋派的一个女弟子嫁给了玄衣教地右使了吗?”静照冷哼一声,一点都不给面子地冷冷说道。

    苏小舞做了一个早知道你会这么说的表,一点都不退缩地说道:“静照师姐如此说来,就是怀疑小舞是某教的细喽?”

    “这也难说,当初不知道是谁把解药留给那个妖孽的,可见交不浅啊!”静照也不让分毫。

    苏小舞扯了扯嘴角,她算是知道江湖上传言她和水涵光有一腿的谣言是从哪里炮制出来的了。“静照师姐。在佛主面前,众生平等,你口口声声叫一个患重病的人妖孽,可否有失修行?”亏她还是吃斋念佛地,心居然这么狭隘。

    苏小舞点到为止,反而说得静照哑口无言。她本来的出发点是担心苏小舞和邪教有所勾连。结果被后者轻描淡写的几句,便成为了她有失修行。更让她难堪的是,她根本找不到反驳的言语。因为悬壶轩的端木齐曾经公开声明了,水涵光是患了重病,之前有关他说地话都是谣 传。

    所以,静照只能维持着脸上冰冷的表,脑海里不停地在想应该如何应对。

    苏小舞在心下窃笑。想和她斗?静照还是嫩了点。见一旁宁顺琪的表有所动摇,苏小舞丝毫都没有见好就收,继续朗朗说道:“至于梓夏嫁给玄衣教右使萧逸的事,静照师姐你怎么就能肯定吃亏的一定就是梓夏?还是以己度人?”她知道静照会抓住这点不放。索她也就不回避地直接说出来。

    宁顺琪“啊”的一声呼。显然是想到了什么,忍不住出声问道:“难道梓夏师姐是为了去卧底。才忍气吞声……”

    苏小舞高深莫测地微笑着。什么话都没说。

    她是真的什么都没说哦!不会有人误会吧?不过就算是有误会也不管她的事哦!毕竟别人怎么想她可管不了。

    苏小舞气定神闲地站在那里,坦然地迎接静照和宁顺琪探察的视 线。

    “苏姑娘。多谢你对  派的关心。还有,帮我找到了小九。”宁顺琪甜美地一笑,立时就化解了僵持地场面。

    苏小舞也不能不给她面子,只得淡笑表示不放在心上。“宁小姐太客气了,其实小舞也是不明白事地来龙去脉,刚刚才知道枫叶刀林有难,希望能略尽微薄之力。”她怎么看,这事好像都没有那些江湖人事想的那么严重。毕竟当事人宁顺琪现在神色自然,上连防武器都没有,还有闲工夫亲自找寻走失地猫也不去道场迎接前来帮忙地宾 客。

    虽然她不了解宁顺琪这个人,可是未免也太镇定了吧?

    宁顺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顺琪也该去前面了,苏姑娘如果喜静,可以在刀林里逛逛,无妨的。”说罢伸出手去拽了拽静照地衣 角,央求她一起走。

    静照冷冷地看了一眼苏小舞,之后伴着宁顺琪往前面的道场而去。

    苏小舞无趣地耸耸肩,宁顺琪这孩子多乖啊,看势头不对,便拽着一个走了。要不然,她可保不准某个女人恼羞成怒,新仇旧怨加一起,把她咔嚓掉了。

    不过,既然恒山派都派人来了,那不知道其余几大门派都有没有代表人来,峨嵋派会不会派人来呢?句她刚才在前面听到的话,什么现在乃是江湖危急存亡之秋,如果独善其,必定会被玄衣教个个击破。

    倒啊!现在明明是天。

    苏小舞弯下腰,随手摘了路边的一朵不知名的野花,拿在手里把 玩。她方才和静照的对话只不过是她嘴硬,其实心里还是很担心梓夏的处境。

    出嫁从夫。但是夹杂在丈夫和师门之间,梓夏又该是什么样的心呢?

    苏小舞仰头看着天色,忽然想到,这个时候,梓夏的孩子应该快出生了吧!希望这个孩子,能把萧逸带离江湖纷争。

    “怎么?说赢了一场,为什么还一副不高兴的样子?”一个苏小舞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传来,令她心跳加速跳了两拍。

    “是很不高兴啊,因为看到你了嘛!”苏小舞转过头,目光落到不远处那个站在树下,穿青衣的人上,浅笑道:“这次,你是来偷刀的,还是来偷刀谱的?”

    ————————   咳,又见面了撒~~~~~爬。。。。

重要声明:小说《武林萌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