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 太上忘情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玄色 书名:武林萌主
    第二百二十一章 太上忘

    果然。”姬清然淡漠地吐出两个字。

    苏小舞心恶劣地看了他一眼,冷哼道:“果然什么?你凭什么给别人的人生下定义?”

    “贫道只不过,实话实说而已。”姬清然话开始说得有些艰难了,但还是努力维持平稳不变的语调。

    “实话实说?”苏小舞继续用不屑的语调冷冷道:“收起你那冷漠的面具,别以为修仙入道就是高人一等了,其实你那才是误入魔障。”

    “我?魔障?”姬清然缓缓闭了闭双目,觉得自己就连做这么简单的动作都非常困难。可是他还是努力地睁开双眼,看着苏小舞一脸唾弃的表,心底一片迷茫。

    不对,一定是药效的缘故,一定是离人伤让他的修行全部失去,要不然,为何他的心动摇了那么一下下?

    “对!魔障!”苏小舞那决然的声音还在不断传进姬清然的耳内。“你一直带着那种漠视的眼光看待世间一切,努力摒弃自己的感觉,这不是魔障是什么?”

    “师傅说过,要绝,才能虚变无为,心清静无为,便生有为,心清静无功,便生有功……”姬清然说不过苏小舞,便开始喃喃地念起口诀,脑海里一片混乱。

    “静为之,心在其中矣。动为之心,在其中矣。心生灭,心灭现,如空无象,湛然圆满。”苏小舞淡淡的话语传来,声音却越传越近。

    姬清然混乱地头脑中思考着苏小舞的话语。直到苏小舞地声音从他面前很近地传来,才措不及防地抬起头。在昏暗的灯光下看到苏小舞那慑人的目光。

    她脸上带着怒气,这使得她俏丽的脸庞气得微微涨红,那股怒火通过她的目光,好像一把利刃一般重重地抵在他竖立了多年的保护罩上,让他心头狂跳不已,忐忑不安。

    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这样被人感觉好像看穿了内心的颤栗感觉,应该很久很久没有体会到了。

    姬清然模模糊糊地想着。眼睁睁地看着苏小舞脸上突然绽放出一个足以颠倒众生地微笑,缓缓俯下来。那笑容是那么的柔媚动人,让姬清然呆呆地坐在那里,毫无反抗之力。他在宫中看过多少宫女妃子对他暗抛愫,也没有一个笑容敌得过苏小舞现在脸上的这一抹,能让他心狂跳不已。

    妖女!真真就是妖女!而且肯定是药使然!

    姬清然明明知道不能这样下去。可是心里却有个另外的声音在不断地催促他,清晰无比地在他脑海中浮沉浮现。

    眼睁睁地看着苏小舞向他越靠越近,姬清然拜她所赐,这辈子终于知道不知所措这四个字是如何写的了。

    毫无反抗之力地被苏小舞缓缓推倒在后华丽的榻之上,姬清然白玉般地脸上一片潮红,脸上仍是愣愣的,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事。

    苏小舞笼罩在他上,一只手拄在旁边的柱上,低垂着头看着 他,背着光。姬清然只能看到她晶莹发亮的双眼。听着她淡淡说道:“出世首先要入世。斩绝意。太上忘,方能心如明镜。剑心一点通明。”她的声音忽然变得十分低沉。收敛了方才的怒气,却有着比之以前更加惑地危险。

    姬清然有听却没有懂。只知道自己的心跳声和呼吸声大得能令他这辈子再也无颜面见人了。

    屋内一片寂静,好像隔壁的丝竹声也在此时消弭了一般,只剩下他们两人无比暧昧的姿势和他那震耳聋的心跳声。那人地鼻尖几乎碰触到他地脸颊[1--6--K小说网,电脑站www,16k,cn更新最快],呼吸都近在咫尺。姬清然有些怔忡,眼神迷失在那人松松软软的笑意里。一阵微风幽幽吹过,撩起她垂下地长发,让他地目光不随着那发丝起起伏伏。

    姬清然放在边的手握成拳,

    入掌心。

    苏小舞低头仔细端详了姬清然地表,最终唇角一勾,直起来,拍了拍衣裳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居高临下地在边看着一脸迷茫挣扎的姬清然,淡然道:“施主,大道无相,你着相了。”

    姬清然像是被困在笼子里的小动物一般,喉咙里发出了很细小的声音,却没有一个音成调。

    想反驳,却没有一丝力气能让他把话说出来,也没有一句话可以说的。只能毫无办法地看着苏小舞带着那么骄傲的眼神,转离去。

    别走!他还有好多话要问!姬清然努力想说出话,可是却没有听到半点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被窗外的冷风一吹,一个激灵从上翻而起,正好看到窗外那片池水之中,有个白衣仙子缓缓漫步在水波之上,月色幽幽地洒在她上,有着柔柔的光华。

    太上忘,剑心通明……吗?

    ————————————

    苏小舞甩了甩衣角,把略微沾到的水珠甩掉。她现在已经走在蔡河湾的街道上,此时应该已经是接近子夜了,行人明显少了许多,有些街巷都空无一人。

    毫不掩饰地打了大大的一个哈欠,苏小舞想起方才姬清然那如迷了路的小羊般的眼神,心里的郁闷减少了许多。

    哼!敢说她是妖女?她就妖女给他看!看看到底是谁道貌岸然。

    咳,不过那姬清然真是小受啊,就连她也忍不住推倒了戏弄他一 下。咳,希望他不要介意。苏小舞觉得她还算仁慈了,要是换了那个什么唐灵风,姬清然肯定清白不保。

    但是,她也没有那么简单就走了。走之前,确认了一下隔壁唐御风确实是一个人睡下了,她顺手把手里的风之落雪倒了小半瓶在他房中。

    嘿嘿,她也没用过这**,看样子貌似是挥发的液体,打开瓶 盖,对着唐御风的屋里散了一会儿,直到稍微有了些动静才仓惶逃走。

    唉,她不知道分量,别怪她下手太重啊!

    苏小舞心不错地走在小巷里,忽然想到唐御风为了怕别人打扰,貌似包的是一个小独楼。而且三面环水,所以后者很放心地没有监视他们,她走前又确定,楼内除了唐御风和姬清然外没有一个人,貌似是唐御风特意吩咐的。

    囧啊,姬清然,她不是故意的……苏小舞一手扶着墙,低着头闷 笑。可惜了,要不是她怕危险,就留在那里看戏了。

    以前的夏殇舟,现在的唐御风,好像碰到她之后都摆脱不了要被断袖的下场。苏小舞笑得很没良心,她也只不过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 ,她若不是百毒不侵的体质,说不定清白早就丢掉了。

    哼!她要送他一句话:得罪小人,倾家产,败名裂;得罪女 人,挫骨扬灰,尸骨无存!

    苏小舞甚是解气地撇撇嘴想着,忽然感到后有其他人呼吸的声 音,顿时笑容一僵。

    “笨女人!你跑到哪里去了?”皇甫非墨略带焦急的声音从她后传来,显然已经找了她很久了。

    苏小舞心一松,有种终于被家人找到的感觉,两天没睡觉好久没吃饭的她再也没有力气支撑着站在原地,放心地往后倒在他怀中,嘟囓一句道:“我要睡觉……”

    皇甫非墨无奈地看着转瞬间就沉入梦乡的苏小舞,摇了摇头。

    ——————————

    咳,秉着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的原则,顺手推倒了一下。。。。一见小舞终误啊。。。

    话说。。。      .   舞的事。。。

    突然想到。。。  .     ~~~~~~(无限回声)

重要声明:小说《武林萌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