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回京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玄色 书名:武林萌主
    第二百零九章 回京

    那么一刹那,苏小舞觉得自己肯定是耳朵出现了幻觉 然听到小萝莉自称是李师师?

    那个李师师?

    口胡!历史上的那个李师师怎么会在裳湘宫?

    可是,年龄上来看好像也不是那么不可能……

    苏小舞抱着一线希望地问道:“这李师师……都是哪个李?哪个 师?”

    小清雅一脸不耐烦的表看着苏小舞,道:“是木子李,尊师重道的师。”

    晴!天!霹!雳!

    苏小舞只能瞪大双眼,看着这历史上有名的美女……现在还不是,顶多是小美女。又一个历史名人啊!

    可是,为什么最后这李师师会流落风尘?现在的她看起来养尊处优得不得了,云出岫也特别疼她,还教她琴书法……

    天啊,难道连这裳湘宫都不单纯吗?苏小舞不由自主地想到,这裳湘宫内住着不下百余名美女,个个皆是上品,如果真的是别有他意……

    苏小舞觉得浑冰冷,直到皇甫非墨唤她的声音传来,才拉回神 智。

    “咦?李师师呢?”苏小舞发现小清雅萝莉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跑掉了,站在她面前的只有皇甫非墨一人。

    “什么?李师师?你一夜没睡糊涂了啊!李师师这时候只不过是个半大不小的小孩儿而已。”皇甫非墨取笑道。

    苏小舞叹了口气,如果让他知道她可能见到了那个李师师。他肯定不信。当下只好不多做解释,叹气问道:“什么事?”

    皇甫非墨笑道:“白展说他还有职务在。不能在这里久留,问我们是否一起和他走。”

    苏小舞愣了一下,心想她留在裳湘宫也没有什么事了,现在心里唯一惦记的就是那个自称叫李师师地萝莉。可是她就算留在裳湘宫,估计也查不出来到底里面有没有什么故事。现在最要紧的应该是回汴京,然后私下到他地楚王府去索要盒子。赵清轶这个名字可和青衣盗这个名字代表的意义不一样,至少行踪肯定能轻易找到吧。

    “好吧。我们去和云公子打声招呼吧。”苏小舞点了点头,和皇甫非墨转回去刚才的院落。哼,那白展倒真是我行我素,突然来人家地盘,走的时候连招呼都不打。

    和云出岫道过别,苏小舞一行四人从裳湘宫的天池山往汴京而回。

    苏小舞在一路上不想象。如果裳湘宫的那个小清雅真的是历史上地那个李师师的话,那么若干年后,她必将也要从这条路走过,慢慢走向汴京。不知道,那时候的她究竟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或是什么样的心思啊!

    不过,她倒是打算回汴京之后,就直冲向赵清轶的楚王府。郁闷,赵清  那家伙居然敢扣着她地盒子不还她!而且还戏弄于她,看她怎么整他。

    可是她必须私下去找他,要找机会。

    苏小舞一振马鞭。忽然发现她前方的端木齐面色有些难看。连忙追上一点关心地问道:“端木,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又难受了?”她可没忘记端木齐体很弱。昨晚肯定也是一夜未眠。今天又启程赶 路,难免会有些不住。

    端木齐温文尔雅的面容上漾出一道笑意。摇头道:“非也,苏姑娘上次教在下的拳法甚是受用,体也好上了许多。真是多谢苏姑 娘。”

    苏小舞摆了摆头表示不敢当,好奇地追问道:“那可是因为没有抓到青衣盗才愁眉不展?”

    “才不是呢。青衣盗抓不抓住,于我何干?那是白展的职务。”端木齐叹了口气,目光看往一片已经有了葱葱绿意的草地,缓缓道: “看最近的气候,今年恐怕黄河会决堤啊……”

    苏小舞一呆,黄河决堤在历史上有上千次。黄河泛滥两千载,淹没开封几座城,这是在民间流传甚广的一个说法。因为黄河的泛滥,才使得汴京上一座座古城被黄河的泥沙无地淹没,造成在现代开封“城摞城”地奇观。从秋战国时代的魏国首都大梁到清代地开封城,一城摞着一城,全部都是因为黄河决堤地泥沙掩埋而成。光她记得的,战国时期秦统一六国地征战中,秦兵就经黄河引鸿沟水灌大梁。水围三个月之后,当时繁盛一时的大梁城化为一片废墟,这应该是开封第一次因为水患而遭到的灭顶之灾。

    但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在开封发展史上最鼎盛时期的北宋王朝之所以定都于此,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因素,也是因为黄河。此时的那条秦兵引入的鸿沟演变成现在的汴河,是京杭大运河的重要组成部分。汴河已经成为连接南北交通的一条大通道,从而给开封带来空前的繁荣。这也是北宋汴京为何鼎盛于世的原因。

    其实上次皇甫非墨和她说到开封汴京的发展史,为何会从以前王朝的首府变成地级城市,很大原因也是因为黄河的无数次侵袭造成的。想那无论多繁华的城市,在天灾面前,也都无力回天。一次次的毁灭,终将一次次从辉煌走向低谷。

    “开封会有危险吗?”苏小舞不担心地问道,她不记得赵  登基最开始的那几年好像没有什么天灾。

    端木齐微微一愣,不解道:“应该不会影响到开封,苏姑娘为何这么问?”

    苏小舞眨了眨眼睛,不知道自己又哪里说错话了,只能装无辜地看着端木齐。

    “受苦的永远都是老百姓,农田遭殃啊!”端木齐长叹道,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拍马朝最前面的白展追去。

    苏小舞一知半解地想着,后传来皇甫非墨不屑的声音,道:“笨女人,现在黄河流经河南的北部,由天津附近入海,距离汴京足有数百里。不断的决堤泛滥,但是对汴京没有直接的影响。反而洪水过后留下的泥沙甚是肥沃,只要预测好了洪水的话,就不会有人员伤亡。黄河真正开始威胁开封的安全,是在金代黄河向南改道之后。”

    苏小舞恍然大悟,原来还没到时间。囧,还好她没多说什么……

    皇甫非墨摇头叹气,显然是觉得她很没用。

    苏小舞权当没看见,她又比不上他那媲美百科全书的脑袋,没有什么觉得丢人的。

    “有事要问?”皇甫非墨好奇地看着苏小舞言又止的表

    苏小舞本来想借着机会问问皇甫非墨有关于李师师的生平,但是看着他那得意的眼神,就没兴趣开口了。

    “没事,快走吧。”

    ————————

    咳,又转悠回京城了,在京城要涉及到很多撒。。。色色偶最近啃了好多书。。。      排节中。     。。

重要声明:小说《武林萌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