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云出岫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玄色 书名:武林萌主
    第一百九十六章 云出岫

    湘宫所处的这片高地面积很大,四人走在林荫小路上 路上分外优美的景色,也听着耳边越来越清晰的歌声。白展不知道是想要多听些这个天籁般的歌声,还是存心想把人家姑娘累死,带头就那么不紧不慢地走着,全然没有了一开始在裳湘宫外急吼吼的样子。

    那女子可能是一首曲子唱完了,又不停歇地换了一个曲调,欢快而又充满嗔的意味,苏小舞在旁听着都大呼受不了。何时这宋朝的女子变得这么开放大胆,虽然她听不懂歌词的内容,但是那种柔媚动人婉转起伏的声调,绝对不会让听者有其他误会。

    四人沿着碎石小径转过一处假山,苏小舞忽然间觉得眼前一片粉 红,满眼桃花。在看到铃兰盛开整个花田的时候,便觉得此处和外界不一样,此时再在这个季节看到大片盛开的桃花林,也就只是感到有些违背常理而已,并没有感到有多少意外。晚霞透过花瓣的间隙照了过来,粉嫩嫩的花瓣便像镀了一层淡淡的霞光一般,尽展妖娆。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桃花香,伴随着袅袅绕梁的歌声,朵朵随风吹散离枝的花瓣,仿若仙境。苏小舞不伸出手,摊开手掌,正好接住一瓣飘到眼前的桃花,放在鼻前轻闻。

    苏小舞沉醉了片刻,才往桃花林中看去,发现在其中一棵开得最旺盛的桃花树下坐着一个盛装打扮的女子,面前小茶几上摆着一些吃地糕点。看样子应该是正在赏花。苏小舞远远看去,虽然看不清楚那女子的相貌。但是单看坐姿便已非常动人,神骄傲又优雅,此时目光正朝他们投来,歌声嘎然而止,却没有任何突兀之感。

    苏小舞一边随着他们走进桃花林,一边看着那女子,觉得她上地服装和她平所见的宋服不太一样。倒是襦裙线条柔长。看上去便是软软的丝质料子,而且口开得极低,倒有几分唐朝宫装的影子。

    “姑娘,请问此处是裳湘宫吗?在下皇甫非墨有重要事要和云宫主商量。”皇甫非墨怕白展唐突佳人,快走几步在白展前面站定,拱手谦谦有礼地说道。

    苏小舞这时已经看清楚此女子的相貌。她乌发雪肤,艳若桃李,那明媚而带着野的一双美目正好奇地在他们一行人上看来看去,忽而笑着仰头嚷道:“公子,人家吵着要见你呢。偏要我来出声把人唤过 来,该怎么谢雅儿?”

    反地顺着那女子的视线抬头看去,苏小舞此时才发现头顶上还有人。在入目一片粉红色地桃花中,苏小舞不算费劲地看到一对正朝她看过来的温柔眸子。

    还没等仔细看到那人的相貌,苏小舞眼前便桃花纷飞,大片大片的桃花如下雨般飘落。而伴随着花瓣而下的还有一团如云般潇洒的影。

    他站在她前。白衣胜雪,笑容平静。伸手替她拂去发间地花 瓣。自然而亲昵。

    苏小舞心跳加速了一倍,但是仍保持着脸上公式化地笑容。淡淡问道:“这位公子,我们认识吗?”他谁啊?就算是武林第一少侠云出   ,也不要一上来就这么劲爆好不好?难不成就是因为太沾花惹草了,才不敢行走江湖吗?

    那个宫装女子柔美的脸上现出一丝讶异,随后大笑道:“公子,雅儿总算找到一位在你面前不脸红的女子了。”她笑得真挚开怀,即使在四个大男人面前也没有半分矫

    苏小舞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难道云出岫是少女杀手吗?定睛朝她面前脸上仍然挂着笑意的云出岫看去,苏小舞发现,这武林第一少侠,果然是帅啊。他只是随随便便地站在那里,却让苏小舞的视线无法移动半分。他的容貌自然

    ,眉形修长,眸子有些浅棕色,盛满了温柔,透着风 芒。当他专注看着某人的时候,就好像表达着令人没办法抗拒的魅力。而且最吸引人地就是他唇边地笑容,温柔醉人地淡淡绽现在唇角,给人很容易亲近的样子,但是又好像有着永远和其他人保持一段距离地神秘感。

    “云无心已出岫,鸟倦飞而知还。你就是云出岫吗?”苏小舞虽然心里已经知道了此人地份,但是还是淡淡地绽开笑容,浅笑问道。

    云出岫笑着点点头,往侧平伸出右手去,苏小舞此时才注意到他手中拿着一个小巧的酒盅。

    那个宫装女子止住笑声,举止优雅地起接过云出岫手中地酒盅,放回到树下的茶几上。

    苏小舞见云出岫的视线仍然没有从她上移开,便继续侃侃说道:“这句诗是东晋陶渊明《归去来兮》里的名句,是无意出仕厌倦尘世的意思。而此处又模仿桃花源而建,小舞可不可以大胆猜想裳湘宫真正的份呢?”虽然皇甫非墨没有说过裳湘宫的历史,但是光凭这点和那名宫装女子上的唐朝装束,便可确定了。

    云出岫俊雅的脸容上带着一丝惊讶,低低轻笑道:“果然,那在京城看到你,就觉得你和一般女子不同。”

    苏小舞闻言一愣,细细回想,便笑着说道:“原来那天偷听我和皇甫说话的就是你啊?”那个白衣胜雪的影原来就是他云出岫,她当时还在想是谁有此风姿。

    云出岫没有和苏小舞计较她硬加给他头上的“罪名”,只是那么淡淡地温柔地朝苏小舞笑着,但这就足以让她在话音刚落的时候就立刻改口道:“呃,好吧,不算偷听。”说起来她那天和皇甫非墨也没有控制音量。而且,云出  那种接触到就让人有如沐风感觉的笑容,根本没有因为她的指责变换半分表,好像她才是错的那一个。

    皇甫非墨在一旁看得唾弃,女人果然是最善变的。

    “小舞,你就是苏小舞吧?”云出岫轻笑着说道,之后终于把视线转移到苏小舞旁其他人上,“白展吗?你们可是为青衣盗而来?”

    “正是。”白展看云出  的样子,应该是青衣盗还未光临过此地,便不是那么急着去办正事。也许是此地的美景不同于京城的低气压,让他一直紧绷的俊颜松弛了几分。

    “呵呵,消息传的可真快。”云出岫意有所指地朝一旁表面上低眉顺目的宫装女子看了一眼,随后淡淡地说道:“至于帮忙倒不必了,裳湘宫自己可以保护好自己的东西。”口吻虽然随意,但是却不会让人怀疑其中所含的分量。

    “云宫主,白展此来不是为了保护什么沧海清风剑,而是为了青衣盗。”白展也丝毫不退让,不卑不亢地说出理由。

    云出岫浅色的眸光流转,略带困扰地叹气道:“原来还是云某自作多,也罢,也许放置沧海清风剑的地方,真的适合抓贼呢。”

    伴随着他的话音,他边的那位宫装女子终于忍不住轻笑了几下,艳的脸上全是看好戏地神色。

    ————————————

    汗,最近可能是熬夜熬的太狠了。。。连续好久都通宵。。  。结果昨天过节家里白天来人,又不能睡。。。      :      都没有精力码字。。。      .=.

    欠大家一章180月票的加更,等偶缓过来的再补上。。。     最近重要的是把偶过的外星球时差调整过来。。。。    .     。。

重要声明:小说《武林萌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