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再见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玄色 书名:武林萌主
    第一百八十章 再见

    色仍然是漆黑一片,苏小舞从和赵清轶两人所站立的 对岸看去,可以清楚地看到在夜色中对面的乐山县仍有几盏风灯在码头静静亮着,随着夜风摇摇摆摆,犹如夜空中闪闪发亮的星辰。

    “苏苏,和我回京城吧。”赵清轶平静了一下心,再次出声邀请道。

    苏小舞抿起唇,她能去吗?虽然在古代,她还没真正去过京城,但是她回家的希望就在眼前。再说,她就算去了京城,能起什么作用?她神棍的能力就仅限这些啊!

    “小王爷,”苏小舞润了润唇,尝试着开口说道,“这些年来,朝廷所做的改革,小舞也有耳闻,不如说出一些看法,小王爷有时间,就听听可否?”在中国的历史上,强唐弱宋。宋朝的军事上从屡战屡败到未战先输到委屈求和;政治上从锐意改革到意气用事到私横行;朝廷从宽厚仁慈到自感平庸到自暴自弃。一切的一切,全都是在差不多这个年代开始走下坡路的。

    赵清轶松开一直握着栏杆的手,背负在后,仰起头看着夜空里的繁星,语气平静地说道:“请讲。”

    苏小舞咽了咽口水,从刚才的那一刻开始,赵清轶便已经不再是那个玩世不恭的公子了。而是在用王爷的份和她对话。这也是她改了对他的称呼的原因。

    “变革的要求由来已久,而变革的意义。就是在于一反陈规、扫除弊端。可是变革地关键应该在于,它对以前旧有的制度能改变道什么样地程度。对人们习以为常的规定带来多大的冲击。过小,则无用,不如不改;过大,则反弹,将引起更加严重的后果。”苏小舞清了清嗓 子,徐徐说道。

    赵清轶被她引起兴致来,转头问道:“苏苏。你说的这些话,以前也听我皇兄说过。你是想说他改革太过了吗?皇兄一直在控制这方面的举措,我想应该不会。”

    苏小舞微微一笑,苦笑道:“皇上被太后束缚那么长的时间,一旦大权在握,怎么可能忍得住?”她记得赵煦在高太后死后才真正掌握实权。而这大概也就是几年前地事。“而且改革这东西,讲究的是循序渐近,如果小舞所记不差,新党旧党轮流执政的况,已经不是很短的子了吧?”

    赵清轶脸上现出深思的表,并不没有出声。

    苏小舞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记得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坏 人,只能干些小坏事,因为他们是心虚地。世上的一些大坏事。往往是由拥有高尚理想的空想家干出来的。一项决策。往往会害死好多 人,但偏偏这些空想家却自认为是问心无愧的。认为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

    赵清轶躯一震。想来是深有感触。

    但苏小舞的话还没有说完,她仰起头。直视着赵清轶的双眼,毫不退缩地沉声说道:“而更要命的是,无知与权力一旦结合,灾难,就降临了。”

    “你是在暗指我皇兄决策有误?”赵清轶眯起双眼,隐含怒气地问道。虽然她地话说到他心坎里去了,但是他绝对不承认她所指地是他的皇兄。

    苏小舞缓和气氛地笑了笑,道:“不是地,小舞只是听师傅说地,我怎么会说出这么有深度的话呢?可能指地是之前新旧党交替的时候 吧。”

    赵清轶哦了一声,挑高了音调问道:“师傅?没想到峨嵋派的孤钵师太这么有见地,看来本王要请她出山当客卿了。”

    苏小舞听得他自称本王,右眼皮不跳了一下,连忙说道:“不是孤钵师傅,是黄泉先生说的。”苏小舞连忙摆手解释道。上帝啊,如果这赵清轶要真请那个孤钵师太出山,就搞笑了。幸好还有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黄泉先生给她救急用。

    赵清轶眼中的墨色更加深邃,若有所思地看着苏小舞,许久都没说话。

    苏小舞被他看得发毛,但是仍然直地站着,脸上带着若无其事天真烂漫的神色,看着他。

    “苏苏,说了这么多,你就是不肯随我回京城么?”赵清轶终于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他本来就很少做出这类表,此时在夜空的映照下,那漆黑温润的眼神伴随着他话语中的深意,暧昧不明地徐徐勾撩着她。

    苏小舞觉得耳根有些微微发,再也无法直视他的眼神,低下头为难地咬了咬下唇。帅哥这么样要求,她是很难拒绝啦,只是……确实觉得去京城的时机不对,只有推脱道:“小舞和皇甫少侠有些旧账还没有算完。如果,我是说如果,小舞去了京城,一定会去找你玩。”苏小舞深吸口气,扬起头,浅笑道。

    赵清轶藏住眼中的失望,叹气道:“好吧,一言为定。那我就先走了,后会有期。”他匆匆说完这些话,脸上的表仿佛疲惫至极,一下子颓废了许多。

    苏小舞终于不忍,在赵清轶和她错而过的时候,伸出手抓住他 的,紧紧握住。

    赵清轶从心底升起了一点希望,停下脚步,静静地和她并肩站着,区别只是一个人面朝南方,一个人看着北方。虽然眼睛看着不同的方 向,但是体的距离却离得很近,感受得到彼此的气息与呼吸。

    “保重……”苏小舞从唇中艰难地挤出这两个字,她知道他这一 走,面对的将会是怎样一团乱的摊子,可能再也找不回现在这种快意江湖的心了。

    赵清轶重重地答应了一声,紧紧回握。

    苏小舞觉得眼前的景色好像忽然间模糊了起来,再去找一个可以这样能把她的手怜惜至极地握在手中的男人,恐怕难了。赵清轶虽然城府深沉,但是不失为一个好男人,但是和他拥有婚约的是傅晚歌。说实 话,赵清轶配傅晚歌实际上并不逊色。苏小舞心里想对他说好好照顾傅晚歌,可是话到嘴边,说什么也说不出口。

    “再见。”苏小舞的复杂心,最终还是化为两个字,狠了狠心,把手从他的掌心抽了出来,闭上了眼睛。

    赵清轶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往前走去。

    苏小舞忍住回头看的**,为什么她心里这么突然这么难过?为什么?

    江风忽然大作,卷起她的长发四散飞舞,直到赵清轶那一轻一重的足音在风声和水声中再也听不见了,苏小舞才缓缓转,面上已经控制好了表

    皇甫非墨仍然站在凌云寺和大佛阁之间的广场上,背后靠着那个大铜鼎,神色甚是悠闲。

    苏小舞一看他脸上的表就来气,恶狠狠地走到他面前,咄咄人地问道:“说!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

    (喜欢小赵同学的人,别伤心哈,下章还有重要提示,别走开~~)

重要声明:小说《武林萌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