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对策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玄色 书名:武林萌主
    第一百四十九章 对策

    步声越来越近,苏小舞忍不住呼吸声更加沉重,瞬间 迫人的杀气透过黑烟锁定了她,连忙掐了自己一下大腿,得眼眶盈满泪水。

    方才听赵清轶所说,那艘扬子号是鲲鹏帮的,现在她不小心落入的就应该是帮派之争。应该……大概……也许……不会乱杀无辜吧?

    苏小舞可怜兮兮地抱着膝盖,缩在角落里,双眼湿润地仰头无助地看着黑烟中渐渐显现的黑影,俏脸上全是受惊过度的神色。她知道以她的眼力是看不清楚对方的样子,可是对方如果武功不错,却能清楚地看到她的。

    黑烟中的那个黑影慢慢现出,苏小舞的视线首先落在了那个黑影手中的长剑上。还好,没有血迹……

    苏小舞控制好心,忍住抬头的**,楚楚可怜地低垂着眼帘,又往角落里缩了缩。

    “于漠名在哪里?”一个冰冷至极的声音从苏小舞的头顶传来,令苏小舞不由自主地颤了一下。

    她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冰冷的声音,就算是青焰堂的那个杀手血隐,相比之下也只不过是雪人一个而已,遇到太阳自然就会融化。可是这个声音,她听了之后就好像是一座冰山出现在她面前一样,她甚至可以清晰地听出来这座冰山下面压着的是对于漠名深沉到极点的恨意。而表面上,应该就是那种用意志力控制出来的毫无表

    苏小舞双目紧紧盯着近在咫尺地剑尖,如果没看错的话。这种黑漆漆地材质应该不是由于黑烟的缘故,而本就是这种黑暗的颜色。说明了这并不是普通的钢铁。而由这把剑散发出来的寒气直直迫面而来,显示了此剑主人高强的武功修为。

    “在……在一楼的甲板上。”苏小舞越发把头低了下去,躯颤抖得更加厉害——至少,在那人看来。

    苏小舞只听到那人立刻转而去地动静,久久之后才敢松了一口 气。默,她连对方样子都没看到,就这样走了?不过幸亏就这么打发走了。至今她还因为那人上骇人的寒气被冻得一时回不过神。

    看来于漠名招惹了一个麻烦不小的仇家啊!不过听声音好像很年 轻,看来应该是鲲鹏帮主事之人。

    苏小舞边想边抹了抹眼睛,黑烟虽然没有毒,但是还是很熏眼睛 的。

    “怎么?想我都想哭了?”赵清轶可恶的声音从她边传来,苏小舞不得不承认听到他的声音还是很心安地。

    “被烟熏的。”苏小舞狠狠瞪了他一眼,这时才惊觉赵清轶居然离她如此之近。连在这样浓重的黑烟况下都能清楚地看到他脸上戏谑的表,连忙伸手推开他。“刚才走过去一个人,你碰上没有?”

    赵清轶的脸被苏小舞推回到黑烟之中,面目又变得模糊不清,但是疑惑的声音仍然清晰传来道:“没有人啊,怎么了?你看到谁了?”

    苏小舞紧咬下唇,没察觉到自己的手仍然放在赵清轶的膛上,皱眉说道:“是一个年轻男子,不过我没看清他的长相。看上去他是要找于漠名麻烦的样子。”

    “麻烦?”赵清轶自然地把苏小舞地手握住,轻笑道:“看来于老板有大麻烦了。他问了你什么?”

    苏小舞想把自己地手挣脱出来。试了几下无果之后,耸耸肩没好气地说道:“当然问于漠名在哪里了。我告诉他于大老板在一楼甲板 处。”她随着赵清  的口气也称于漠名为老板。但是一时还没有领会为何他会叫于漠名老板而不是帮主。

    “苏苏。对不起,扔下你一个人在这里。”赵清  沉默了片刻。突然认真地说道。

    苏小舞内心一颤,这家伙为什么突然这么严肃?虽然在黑暗中看不清他地表,但是她也能感到他烁烁地眼神直盯着她的双目。苏小舞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侧过头岔开话题道:“凤飞飞他们呢?”

    赵清轶叹了口气,轻声道:“他们已经不在屋内了,应该是飞飞察觉到有问题,带着段旭先躲起来了。”

    苏小舞入目一片黑暗,冬夜冰冷地寒气直入肌肤,只有和赵清轶交握的那只手中传来一点点温暖,却足以令她沉下心好好思考。

    “我们现在怎么办?不能只坐在这里什么都不做吧?”苏小舞听到楼下甲板处一阵金铁交击声,皱眉问道。“看你好像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真的没事吗?”

    赵清轶坐在苏小舞旁,轻叹道:“只是帮派之争而已,我们这些可怜的船客自然不会有事。”

    苏小舞感到赵清轶的肩靠着她的,想往外梛挪有没有空间,只好看在他方才关心她的份上,忍着内心的不自在说道:“帮派之争会弄得这么厉害吗?我看那人像是不杀掉于漠名不罢休的架势。”

    黑暗中传来赵清轶悠然的声音,缓缓道:“苏苏你还是不知道两派有何恩怨才会这么说,好像前不久才有消息流传出来,鲲鹏帮前任的帮主谈笑天是于漠名派人暗杀的。”

    “前不久?”苏小舞喃喃自语道,“会不会是别人造谣啊?”不是她多虑,如果真的是于漠名下的手,他怎么可能会大摇大摆地在人家地盘上来回航运?

    赵清轶静了半晌,之后忽然轻笑出声道:“苏苏,你应该知道的 啊,当时你好像也在场。”

    苏小舞一愣,道:“什么?我也在场?什么时候啊?”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赵清轶呵呵笑着,像是早就知道苏小舞会是这样的反应,淡淡道:“让我想想,应该是那次九大派围剿歧天谷,水涵光亲口说出来的真相之一。”

    苏小舞闻言一呆,干笑着说道:“是吗?我当时没注意听。”原来是借着玄衣教干的坏事,被水涵光亲自在九大派面前一件件澄清的事里面,应该就有这件恩怨。可惜她当时连长沙帮鲲鹏帮听都没听说过,怎么可能记得住?

    “这样啊……”

    赵清轶的声音显得有些虚无缥缈地传来,若不是苏小舞握着他的手和靠着他的肩,仿佛都以为他已经不在边了。

    ————————

    呃。。。                .            很多。。)。     。。

重要声明:小说《武林萌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