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赏花宴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玄色 书名:武林萌主
    第一百二十五章 赏花宴

    人用过早点,便整装出门。院落外面就站着等着他   堡家丁,这次是个黄腰带的家丁。

    苏小舞还是一白色女侠装,虽然无法穿出夏天时候的飘逸,而且还要顾忌保暖效果,所以几乎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外面还披着一个月牙白色的御寒披风。腰间配着象征的一把木剑,长发轻挽一个发髻,其余静静垂在耳后,倒也是翩翩侠女一名。

    反观赵清轶一厚厚的冬装,虽然并不华丽,但是穿在他上就难掩他一尊贵之气。只是单单站在那里就无法让人忽视他的存在。

    苏小舞走的略落后赵清轶半步,偷偷地观察他。越看越不确定这男人到底会不会武功,因为她完全相信,某些人天生发出来的气势也可以和习武的人一般。

    习武之人为何会有那种气势?她行走江湖半年来的感受就是,因为他们够自信。真是由于他们有武功,自负高人一等,所以才会有种咄咄人的感觉。而且是武功越高,信心越大,气势越强。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才是最强的。而到了某种程度之后才返璞归真,这也是悟道的一种表现。

    单就赵清轶而言,他的份是王爷,自然觉得自己比别人更加尊 贵。而那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会让他散发出这种“王八之气”。

    苏小舞轻轻地撇撇嘴,她是在平等的社会成长地。自然不会相信那种什么天授神权的说法。想起自己当时假装武林高手地时候,不也能轻易装出那种气势。她只不过是加上些许轻功修饰下步伐。就能轻易骗过多少江湖中人,也正是这个道理。

    要不要找个人来看看赵清轶是不是真的毫无武功呢?苏小舞默默想着,寒月堡堡主的六十大寿,来的人肯定有她所认识的。随便拉一个人过来询问下应该没问题吧?

    苏小舞不知道为何自己偏偏纠结在赵清轶到底会不会武功的问题 上。不过她就是气不过这男人有可能在骗她,一路上受的气,她要想办法一一找回来。

    赵清轶不知道在想着什么,面带微笑地看着寒月堡地风景。阳光迎面照在他的侧脸上。更显俊逸。

    两人跟随着黄腰带家丁往西北角走去,穿过一小片松林,远远就看到一丛花树绕池而生,而水池中央的那个小岛上隐隐传来好多莺声软语的笑声。各色的山茶花树间清晰可见已经来了好多人的影,好不 闹。

    “怎么来了这么多人?”苏小舞不停下脚步,好奇地问道。而且看打扮好像都是年轻地江湖俊杰和武林红粉。这种似曾相识的气氛实在不能不让她想歪。

    黄腰带家丁回过,低头恭敬地说道:“回苏女侠和赵公子,这上午的赏花宴是大小姐置办的。”

    这大小姐指的,自然是那个凤飞飞。苏小舞接着问道:“那来的人都有谁?”她怎么一眼扫过去,都是年轻人的影?

    “回苏女侠,上午参加赏花宴的都是江湖上知名的少侠和女侠。”黄腰带家丁续道。

    赵清轶轻笑一声,懒洋洋地说道:“那看样子本公子参加这个赏花宴还是沾了苏女侠的光喽?”

    苏小舞忍住想翻白眼地冲动,心想这就是个典型地露天相亲会。他赵清  长得如此帅气,就是没有和她同行而来,也一定会被请来的。暗叹了一口气。苏小舞笑容满面地问道:“知名地少侠?那不知道武当派地皇甫非墨少侠是不是也来了?”她边说边朝远处的人群张望着。但是由于花树地遮挡,一时无法分辨谁是谁。

    赵清轶闻言脸上现出不以为然的神色。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苏小舞不理他阳怪气的样子。笑盈盈地看着黄腰带家丁,等着他的回话。

    “皇甫少侠?他昨天倒是傍晚的时候来了。

    知道为什么,一大早就和堡主亲自告别离去,说是有 ,堡主想留都留不住。”黄腰带家丁语带不解地说道。

    走了?苏小舞脸上不可抑制地浮现出失望的表,她还想当面向他道谢呢。如果不是他力挽狂澜,她现在能这么大大方方地站在这里吗?肯定是在江湖上被人人唾弃。

    而且,重要的是,她到现在还没有见过这位传说中的帅哥少侠长的什么样子。他们分明都有过两次接触了,偏偏还这样,呕血啊!

    苏小舞还想多问问这个家丁些报,没曾想旁的赵清轶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连招呼都不打,径直朝煦园走去。苏小舞只好也跟着走了过去。

    “喂,说两句话你就不耐烦了啊!”苏小舞快走几步赶上赵清轶,压低声音不满地说道,也不在乎自己在他面前有何形象,反正她对着他是装不下去了。“喂!和你说话呢!”

    赵清轶停下脚步,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叫赵清轶,不叫喂。”

    苏小舞被他突然之间认真的样子吓了一跳,随后撇撇嘴道:“好,赵公子,你我二人还是分开行动可好?就当不认识吧。”她可是怕遇到熟人,到时候这家伙颠倒黑白的本领就有机会发挥了。

    赵清轶像是看穿了苏小舞内心所想,微翘唇角地说道:“那可不 行,在下手无缚鸡之力,万一被人打劫了怎么办?那还谁和苏苏你一起回峨嵋啊?”他们在外自然都把寻宝一事自动转化成回峨嵋。

    苏小舞瞥了他一眼,转朝前走去,口中不依地说道:“打劫?在寒月堡里,谁打劫你啊!再说,打劫你做什么?”

    这次换赵清轶追着苏小舞后,背负着手不紧不慢地说道:“当然要担心,我怕被劫色啊!”

    黑线,苏小舞差点头一昏撞到旁边的草丛里。这男人说的还真是至理名言,而且也同她一般一眼就看穿这个赏花宴到底目的是什么。

    话说这江湖中的少侠女侠还真有闲逸致,每结伴游逛美其名曰闯江湖,实际上就是增进感,外加斩妖除魔战个小斗添添刺激。发乎止乎礼,再你推我就增加点趣。

    小资生活啊!这就是古代的小资生活!苏小舞边想边几乎要流下泪来,她这种朝着盟主宝座努力的女侠是不是该颁发个什么励志奖项啊?

    “劫色?你昨夜不是夜会佳人去了嘛!跟在我边不怕我坏你好 事?”苏小舞呆想了半晌,之后反将一军回去。用昨晚他晚归的借口调侃了回去,果然见他无话可说。

    让人哑口无言的感觉就是爽啊!尤其是他!苏小舞心中的郁闷一扫而空,顿时觉得路边的花朵开得分外艳,阳光也暖洋洋的舒服极了。

    煦园是建在一个大水池中间的小岛上,方才黄腰带的家丁只是把两人送到一旁的岸边,必须要绕着走到连接小岛的唯一一座浮桥上才能到达煦园。

    苏小舞走在岸边,隔着池水向岛中央看去。此时已经是和方才所站的位置不同,一眼望去,只见满眼红白缤纷的山茶花,几乎连其间的人影都罩住了。而中间现出一座假山和凉亭一角,山石花木相互映照,虽然此时已入寒冬,但是扔给人感觉意盎然。

    苏小舞心不错,正想和赵清轶说明白两人先后走过浮桥,就只见前面拐角转过两人。男的俊逸英,女的小可,正并肩谈笑而行。

    苏小舞一见之下脚步不自觉地停了下来,而那两人看到苏小舞和赵清  时也同时一愣,随之停下脚步。赵清轶不解几人气氛如此僵硬,满头问号地看着三人,也止步不前。   四人面面相觑。

重要声明:小说《武林萌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