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八章 底细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玄色 书名:武林萌主
    第七十八章 底细

    苏小舞甫进入内室,就觉得一对若有实质的眼神朝她看来,立时犹如一头冰水从头浇到脚,之前的妄念全部在脑海中烟消云散。

    苏小舞缓缓的转过头去,只见屋内靠窗放置了十多张太师椅,中间用茶几隔断,正中央坐着的是位穿灰袍的老者,外貌看来足有六十余岁,头发灰白,形微胖。满面红光,笑容可掬,留着一把花白的胡 须,有点像邻家的老爷爷一般亲切。

    苏小舞一愣,她刚进门的时候感受到的那种眼神,绝对不是错觉。可是看着面前挂着无害笑容的老人,苏小舞不一颗心吊了起来,知道事肯定不会像她所想象的那么顺利。这时她还注意到,此人右手边的茶几上,放着一只碧玉的竹棒。想必,这就是传说中的“打狗棒”。

    “贤弟,对不住啊,等急了吧?”龙惊戟爽朗的声音略带歉意的响起,苏小舞此时才注意到屋内还有另外一个人。

    苏小舞连忙笑着摇摇头。眼神从龙惊戟上又转回到陆老头那里,还是不肯确定这个笑起来像弥勒佛一般慈祥的人居然会是黑社会老大——全国的黑社会老大啊!想想要有多牛X。

    “就你那记,八成把人家都忘了。”蔡羽山在苏小舞的后走进来,顺手把门关上。在听到龙惊戟称呼苏小舞为贤弟的时候,轻微的 “咦”了一声。

    “陆帮主,这位就是惊戟方才和你提过的那位有趣地小哥。叫小 五。”龙惊戟站起,为两人介绍道。“小五,这位就是本帮帮主陆剑铭。”

    苏小舞有礼貌的拱手行礼,这个陆剑铭现在看起来就和平常地老人别无二样。若不是方才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她在大街上碰到一个这样的老头,也会忽略过去。看来武林高手到了一定程度,返璞归真并不是传说。

    “小五,快坐。本帮没有什么尊卑之分,大家都是一家人嘛!”陆剑铭笑呵呵的随手朝一边空着的椅子指了指。

    苏小舞规规矩矩的坐在下位,细细打量着这间屋子。发觉布置简单异常,没有任何多余的物品,除了桌子椅子之外,字画或者摆设全都没有。

    “小五。听惊戟说,你有方法使丐帮致富?还能奔向那个什么小 康?”陆剑铭等蔡羽山也坐好之后,饶有兴趣地捋着胡须问道。

    苏小舞自嘲的一笑,哂然道:“这都是在下的一厢愿,因为不了解丐帮究竟是怎么回事,只是擅自猜测而来的念头。”

    陆剑铭兴致盎然的呵呵笑道:“你和龙惊戟说的,方才他都已经告诉老夫了,所以对你能如此有成竹地说出能发家致富的方法,非常好奇。”

    “能发家致富?”一旁的蔡羽山好奇的吊高声调,一脸不信的表看向苏小舞。“那小五快点说说是什么点子?”

    苏小舞微微扇了扇折扇。缓解下有些紧张的神经。不好意思的赧然说道:“这个具体的方法,也没有经过实践。当时夸下海口。其实并不知道丐帮原来会是这样的况。”口胡!这么富了,还要致富?那她还不如去帮嵩山派的木羽先生来地比较直接。尤其她本来地想法就是想做些蒸馏酒拿去卖。和酒鬼合作,定然可以省力好多。

    正在苏小舞思考要不要转道去嵩山发展的时候,陆剑铭仰天发出一阵长笑,想来也是知道苏小舞言下之意。“小五兄弟,无妨。如果你愿意,可以在丐帮住下来,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当然,如果不走更好啊!”

    听到陆剑铭着重强调了“兄弟”二字,知道他也看穿 男装,当下也不心虚,甜甜一笑道:“那多谢帮主啦!小舞就厚着脸皮在这里多住几天。”

    说完转过头看向龙惊戟,苏小舞沉吟不决道:“龙大哥,小舞想去洛阳城找一个朋友,可是不记得路了,能不能派一个无事地兄弟陪小舞去一趟?”她要速度找到端木齐那个家伙,问清楚到底她体现在是怎么回事。至于丐帮这边,看来帮主老头儿很难缠,一时半会儿搞不定 啊!要慢慢来。

    龙惊戟站起哑然失笑道:“整个丐帮上下就你大哥我最闲,走 吧,我陪你去。”

    苏小舞毫不意外的在陆剑铭和蔡羽山地眼里发现了暧昧,但是也不能解释那么多,只好道了别之后出得门来。

    直到走出那扇门,苏小舞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明显屋内陆老头施加给她的压力太大了,导致她什么思维一阵短路,想说的话都说不出 口。武功不如人的悲哀啊!

    “走吧,知道你朋友住在哪里吗?”龙惊戟站在夕阳下,回头看向站着一动不动的苏小舞。

    “嗯,知道。客栈的名字记着呢。”苏小舞收回眼神,举步向前走去,面色有些不自然的苍白。

    她后的那棵大树下,原本惨死的知了,已经不翼而飞了……

    ——————————

    “山儿,这小五是什么来头?调查清楚了吗?”房内,陆剑铭一改方才的笑容满面,神色凝重的端起茶盅问道。

    蔡羽山勾起嘴角,右手摩挲着红木椅子的扶手,有趣的说道:“还不清楚,等下我吩咐人去调查。不过,头一次看到龙惊戟那家伙对女人加以辞色啊!好玩儿!”

    陆剑铭轻啜了一口淡茶,叹气道:“八成那小子还不知道小五是个女孩儿,没看他连小颜子都没看出来!小颜子可是在我们这里呆了好几个月了。”

    蔡羽山闷笑了一会儿,忽然间正容道:“师父,这小五可能不会那么单纯。我方才遇见了骆颜,听她说今天在宁家酒楼前想偷一个人的荷包,结果反被人用折扇反击。容貌和装束都和这个小五很像。而且听骆颜说,此人使扇用劲巧妙至极,连她都招了道,腹部受了伤。唉唉,可惜死都不让我看看。”

    陆剑铭正在喝茶的手一顿,沉声说道:“羽山,速度去调查小五此人究竟是谁。刚才惊戟和我说,小五是在宁家酒楼前被一个小乞丐偷走了银两。所以他才邀她回总舵的。”

    蔡羽山一愣,道:“骆颜没偷成啊!难道……”

    陆剑铭“砰”的一声把茶盅放在桌上,肃容道:“快去!”

    蔡羽山立刻站起,拱手道:“是,师父。”又抬眼看了看陆剑铭面上的表,试探的问道:“师父,弟子上次所说的事……”

    陆剑铭皱了皱已经花白的眉毛,不耐烦的一摆手,冷哼道:“你小子净交一些不学好的朋友!要是像惊戟那样,老夫岂不是省了多少心?你想都不用想,不用再提了!”

    蔡羽山垂下头,遮住了眸光变幻的眼神,乖乖应是。

    ————————

    最近努力多更点。。。。              安心等面试结果。。。

    呼唤下可的月票~~~~还有人没投?快点上缴~~~~~速度~~~~

重要声明:小说《武林萌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