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章 握手言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玄色 书名:武林萌主
    第五十五章 握手言和

    苏小舞抬头仰望,歧天谷四周环绕着高山,只怕是在周围入谷的地方全部种满了竹林,而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已经是歧天谷的内苑,苑后同样是一片竹林,可是不远处就有一片犹如刀切般平整的石壁,像是石山被硬生生劈开了一半一般。

    “我知道了。”苏小舞目光停留在那一片石壁之上,气定神闲的笑笑道,“既然连普通的客房都有密道,那么这里肯定有更加隐蔽的密道存在。我猜,就是在那里。”按照桥段,歧天谷这么大的地方肯定会有什么教中圣地一类的地方,最好还有什么武功秘籍之类的。也许,说不定失踪的教主骸骨正孤零零的躺在里面呢。

    水涵光凝视她半晌,最后摇头苦笑道:“果然还是被你说中了。也罢,即使不看在你的面子上,也不能浪费我刚才费尽唇舌的辛苦。只是,那边的人,你自己去沟通。”水涵光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之后合上赤瞳,闭目调息。

    苏小舞想了想他话中的含义,叹了口气转离去。

    她当然知道他言下之意,所以,当苏小舞对上尚君诚等人怀疑的目光时,只能无奈的悄悄撇撇嘴。

    “苏掌门,你是说,让我们去低头和魔教一起避难?”泰山掌门傅崧之首先就不赞同,眼睛瞪得和铜铃一般大,声音嚷嚷着震天响,生怕玄衣教那边听不见。

    “别人的意见呢?”苏小舞都懒得理他,淡淡的询问着其他人。

    尚君诚低头沉吟不语,青莲师太是看着尚君诚的脸色,而夏流阳则面无表的站在一旁,好似没听到苏小舞的话一样。惠痴和尚则是仍然不死心的看着水涵光,口里直念阿弥陀佛。

    倒是云星辰认真考虑了一下,肃容道:“苏掌门,在下认为外面到底怎么回事,应该派人去探查一下,才好做决定。”

    苏小舞暗自思忖,也怪不得他们怀疑,因为烟火和信鸽,都是玄衣教这边的布置,他们不可能只听一面之词就深入玄衣教的腹地。“歧天谷外,难道就没有我们的人吗?”

    尚君诚抬眼看了下苏小舞,皱眉道:“有是有,可是大部分人都迷失在那片竹林里,只有星辰带着我们这些人进到了这里。”

    苏小舞略带诧异的看向云星辰,没想到此人能破解八卦阵法。她沉吟片刻,动了动唇说些什么,却又觉得不好说出口。

    云星辰像是知道苏小舞想说什么似的,从容说道:“那在下就去看看是否出事,各位掌门可以和玄衣教众避入密道之中,留下几个人接应在下即可。”

    青莲师太担心的说道:“为了保险起见,不如多派几人和你同去吧。”

    云星辰神坚决的摇了摇头道:“青莲师太,人多反而容易暴露行藏,再者竹林内阵法千变万化,来的时候我是强行破除了西方的休门才勉强带着大家出阵,这次再重新进入,不知道会有多凶险。”

    苏小舞见他去意已决,所以并未开口劝阻。实际上,她心里在好奇外面的人是谁?风月阁的消息究竟准不准,别人也许不会怀疑,可是她可是见过风月阁放出的假报,谁知道这次是不是真的啊!

    而且,这种被人掌控的滋味真不好受。苏小舞觉得所有事的发展像是被人推着往深渊里跳一般,不由己。

    云星辰略一躬,转几个起落便消失在院落之外。

    尚君诚此时开口,用商量的语气说道:“苏掌门,我决定留一部分人在这里等云星辰回来,剩下的人随玄衣教躲入密道,你看可否?”

    苏小舞仔细看着尚君诚脸上的神,一时把握不住他内心的想法,只好回道:“这件事最好尚掌门去和玄衣教商量,小舞做不了主。”

    尚君诚面上现出理应如此的脸色,举步越过仍在空地中央呆愣的木羽先生,朝另一边疗伤的水涵光走去。

    看着尚君诚心平气和的和水涵光交涉起来,苏小舞放下半悬的心。其实尚君诚此人的心理还是很好摸清的,无非是想扩大华山派尤其是想扩大自己的威望。现在明显玄衣教更容易拉拢,自然不会摆脸色给他们看。

    感受到一边超级有怨念的视线,苏小舞微颦秀眉,缓步走向面色很难看的夏生,叹气道:“夏生,你还在生气?”

    夏生别扭的偏过头,一言不发。他旁边的知冬耸耸肩,比划手势,意思是交给她了,之后识趣的走开。

    苏小舞眼眸一转,便知道夏生在生气什么,浅浅笑道:“夏生,等这里事结束之后,我保证会把梓夏带回峨眉山的。这下你满意不?”

    夏生一惊,回过头来急忙问道:“真的?”随后才醒悟到自己刚刚还下定决心再也不和苏小舞说话了,居然这么快打破誓言,瞬间涨红了俊脸。

    苏小舞忍住心中的好笑,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续道:“我说的话什么时候失言过?既然说了带梓夏回峨嵋,自然会说到做到。”

    夏生一扫方才的颓然,兴奋的朝远处的梓夏望去。

    “不过……”苏小舞沉沉的拉长了音调,言又止的皱起秀眉。

    夏生大气也不敢喘一下,不安的问道:“不过什么?”

    苏小舞假模假样的叹了口气,遗憾的说道:“不过这以后的子,梓夏恐怕要为伊消得人憔悴了,从此郁郁寡欢,最后流干眼泪而去也说不定。”苏小舞边说边偷瞄夏生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表,暗叹这美少年的挣扎实在是让人有上前摧毁的**。

    不离巢的幼鸟如何能够用自己的翅膀飞翔?嘿嘿,她可是最喜欢做这种推幼鸟离巢的动作。

    看着夏生仿佛一瞬间成熟了许多的神,苏小舞满意的笑了笑。可是夏生接下来的话却让她的刚刚展开一半的笑脸立刻僵硬。

    “小舞姐!这还不容易?我再给姐姐找个姐夫不就得了?”

    “……”

重要声明:小说《武林萌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