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二章 旧怨全消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玄色 书名:武林萌主
    第五十二章 旧怨全消

    苏小舞没想到水涵光血液有毒的事,除了玄衣教之外还有人知道,脸上的表虽然只是愣了那么一刹那,也足够尚君诚琢磨的了。

    “这个小舞还真的不清楚。”苏小舞忽然扬起更加灿烂的笑容,“不知道尚掌门为何知道的这么详细?水公子可曾害过什么人吗?”之秋当时介绍玄衣教的时候,可没有介绍什么圣子,可见水涵光的存在一般江湖人还不知道,或者是讳莫如深的绝口不提。那么他血液有毒,一定知道的人更少。或许,还是和五年前的武林大会有关。

    苏小舞不出所料的看着尚君诚面色一僵,内心好奇到极点。到底五年前发生了什么?那个传说中的魔头慕容玄瑟真的如水涵光所说,死了吗?还是今天这场戏就是尚君诚他们想出慕容玄瑟而做的?毕竟,她旁观到现在,都觉得有些离谱了。

    尚君诚脸色很快就恢复常态,不紧不慢的捋着长须说道:“老夫曾经亲眼见过一人,在粘上水涵光的血液之后,全肌肤逐渐溃烂,哀嚎了一天一夜之后鲜血流尽而死。”

    他的话语虽然平静如昔,但是其间描述的惨状,让在阳光底下站着的苏小舞硬生生的打了一个冷战。咬着下唇不解的看着强自镇定的水涵光,他昨晚可不是这么对她说的啊!

    苏小舞还注意到尚君诚此话一出,在场有数的几个人都纷纷面色一白,显然也是曾经见过。紧张了抿了抿唇,苏小舞实在不知道还能说什么,难道要她现场试一下她粘上他的血之后能不能中毒?

    “贫尼不解,为何苏掌门这么替玄衣魔教说话,尤其是替这个人。他明明是一个见不得阳光的妖孽,值得苏掌门如此回护吗?”青莲师太上前一步,面上笑容可掬,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是盛气凌人锐比剑锋,一点都不留余地。

    苏小舞哑口无言。确实,她自从从假山里出来之后,句句话说的都是为玄衣教。都不用提现在一脸陌生眼神看着她的夏生,连和玄衣教叶离有交的袁不破,也在她边用不解的目光凝视着她。

    立时气氛变得古怪起来。

    唉,她还是做的不对吗?作为峨嵋派掌门,她就应该像静照那样义正严词的指责玄衣教是魔教,萧逸是徒,忽略梓夏和他两厢愿的事实把前者逐出门墙,然后站在一旁看闹?

    或者,像袁不破那样,私底下和他们交好,可是表面上还是壁垒分明,该出手时就出手,绝不含糊。

    苏小舞心烦意乱,上面的事也不是很难做,但是她就是觉得郁闷。这就是江湖吗?江湖不应该充斥着大碗喝酒大口吃的豪吗?江湖不应该是充满着剑客和侠女邂逅的浪漫吗?为什么她见到的都如此的现实?和小说里写的完全不一样?这样的江湖她想要吗?

    不行,这不是她想要的。苏小舞俏脸惨白,动了动唇刚想说什么。就听到水涵光清冷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缓缓道:“苏掌门只是不想挑起争端,维持武林和平而已。”

    苏小舞愕然望去,只见水涵光缓步走出假山的影,卓立在阳光下,单薄的得笔直。阳光洒在他的银发上,像是笼罩了一个光圈,让人移不开目光。

    他?他怎么走出来了?苏小舞一怔,心忍不住漏跳了一拍,虽然晒一下不要紧,但是她也不知道他的体会有什么反应啊,如果让这帮老家伙抓住把柄,岂不是下一步就要被老和尚镇压到雷峰塔下面去了?

    “想维持武林和平?”尚君诚视线来回在水涵光和苏小舞的上徘徊,淡淡笑道:“可是老夫没觉得玄衣教有这个念头。”

    水涵光神色不漏半分绪的波动,赤瞳里却闪过一丝毒辣的目光,夷然说道:“在下本来不想多做解释,只是一直奉行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确有其事。今玄衣教也不是怕了众位相,只是看在苏掌门的面子上,你们都要讨回什么公道,在下一一解释给你们听!”

    苏小舞呆了一呆,心下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只觉得看到站在阳光下勉强站直躯的他,心里觉得异常的难受。

    “好!那请问去年九月河南安阳惨案究竟玄衣教如何解释?”在九大派阵营里有人立刻毫不客气的开口问道。

    水涵光神色从容的回道:“去年九月河南吕家灭门惨案的事是巨鲸帮冒充玄衣教所为,事的起源是因为…………”竟然洋洋洒洒不停歇的说了一盏茶的时间,把事件的起源和经过详详细细的说得一清二楚。其话语间的利害纠葛,令在场之人均垂首深思。

    苏小舞渐渐放下心,想起玄衣教既然和风月阁那种报组织合作,自然对冒充本教的事多加留意,之前没有解释只是不屑于向白道之人低头而已。

    “你有没有事?”袁不破关心的低声问道,顺便借机会朝苏小舞的侧脸看去,他还没有见过没蒙面纱的她。

    苏小舞发觉没有人朝他们这边看来,都被水涵光说的话吸引了全部注意力,毕竟他现在爆料的都是武林秘辛。

    “没什么。”苏小舞忍住朝他看去的**,心里对他的做法还是有些芥蒂,看来她根本不适合混迹江湖。

    “你耳后的血迹是谁的?怎么是紫红色的?”袁不破没有理会她的冷淡,沉声追问道。

    苏小舞自然的抬起手把领子向上竖起来遮住血迹,漫不经意的回答道:“没事,是别人的。”原来水涵光的血是紫红色的,怪不得昨晚土长老一看到铺上的血迹就那么确定,她还是因为光线暗看不出来有什么分别呢。

    袁不破不以为意的耸耸肩,显然苏小舞之前对他也是这样理不理,迟钝的没发现她有什么不对。倒是叶离察觉到他们这边小小的交谈,投过来淡淡的目光。

    苏小舞一瞬不瞬的盯着水涵光在阳光下几近透明的面容,连他口中说着什么都没兴趣听,只求快点结束。可是越是如此祈祷,越是觉得时间难熬,直到阳光挪移了一个位置,空地上才静了下来。

    “还有没有人需要解释的?”也许是因为阳光太过刺眼,水涵光干脆闭上赤瞳,平静的说道,面上出奇的没有一丝不耐烦。

    尚君诚脸颊两边渗出细汗,显然方才水涵光说的一连串事件给他的打击很大。难道他一手发起的围剿活动会是场闹剧?而且今水涵光每说出的任何一件事,都可以造成在之后的几个月内,江湖上将掀起前所未有的血雨腥风。他现在突然明白了为何玄衣教隐忍不说的原因,他们大可以用此来要挟涉案者。

    维持武林和平?尚君诚想起水涵光最开始说的话,悄悄的握紧右拳。这分明是反语!他居然把这些事都一件件的晒在了太阳底下,自此武林再也没有和平之

    “我要问!嵩山派七年前,掌门陈嵩在嵩山胜观峰遭受魔教的伏击和暗算,派内的几大弟子也惨遭毒手,究竟是谁做的?”一直躲在队伍里的木羽先生闪而出,瞪着一双几乎比得上水涵光一样赤红的双目,狠狠的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武林萌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