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 石室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玄色 书名:武林萌主
    第四十一章 石室

    苏小舞正在疑惑为什么叶离强调要在半个时辰之内找到她和水涵光时,屋内已经空无一人了。

    也不知道为何水涵光要躲着这些人逃入密道,苏小舞心想既然躲过了就好。她当时是怕她和水涵光太过于暧昧,又苦于无法解释清楚为什么他们伟大的圣子大人会在她的房间里,所以才和水涵光躲入密道。

    可是此时已经没有人了,她可以出去偷偷找叶离解释,相信他会帮她的。苏小舞正想扭开机关出去,便感到耳边的水涵光虚弱的说道:“不能……出去。”

    苏小舞微微一愣,他说的是不能出去,而不是不要出去。这已经是请求的语气而不是命令的口吻了。心下一软,轻声问道:“不出去的话,我们要往里面走?”

    水涵光缓缓的点了点头。

    苏小舞回头看了一下黑漆漆的密道,里面伸手不见五指,迎面吹拂过来的丝丝寒风,像仿佛在尽头藏着什么可以吞噬人的怪物一般令人不寒而栗。

    “这密道不会是什么玄衣教的圣地吧?外人不得入内的那种,如果进去了就不能活着出来的那种?”苏小舞苦笑道。

    水涵光即使虚弱至极,闻得苏小舞此言,仍挣扎着轻哼了一声,“怎么说……你现在、也算进来了……晚了……咳咳!”

    苏小舞哭笑不得,这家伙宁愿少休息一会儿,也不忘了讽刺她。

    “是啊是啊,我既然都进来了,自然要进去转个遍,到处写上‘苏小舞到此一游’的印记。喂!你等着,我不是说笑哦!”苏小舞扶着水涵光艰难的在仅容一人通过的密道里向前慢慢挪动。感到肩上的水涵光越来越重,苏小舞赶紧逗着他说话,心里害怕到极点。

    “对、对不起……”水涵光细弱蚊吟的声音传来,苏小舞还在纳闷他为何道歉,便觉得肩头忽然间一片温,显然是他忍不住一口血吐了出来。

    “喂喂!你这人也太不厚道了!把我这衣服都弄脏了,要知道峨嵋派很穷啊很穷,一件衣服都要穿好久的啊!道个歉就当没事了?出去之后记得要陪我十件,哦、不,一百件……喂!你听到我说话了没?”苏小舞一边缓慢的向前走去,一边不忘继续碎碎念,防止水涵光就这么睡死过去。

    可是无论她再怎么说,水涵光也没有任何回应。内心慌得不知道该怎么办,苏小舞就这么机械的扶着他往密道的深处走去。像是期望密道尽头有能解救水涵光的方法一样,本来觉得恐惧的路程,反而变得令人期待得快点走过去。

    密道其实也并不长,不一会儿苏小舞便发现前方有微弱的光线传来,连忙尽力加快了几步,视野忽然间开阔了一些。

    这是一个大约能装下四五个人的空间,四周看上去好像都是石头搭建而成,右边的石壁上有一条细小的缝隙,月光正是从那里了进来,为本来暗的石室带来一丝光线。

    苏小舞把水涵光扶在一块光滑的大石头上躺好,担心的试了试他的鼻息,随后稍微放下心。因为他虽然呼吸微弱,但是总是还活着。苏小舞想起水涵光除了口吐鲜血之外,并没有外伤,明显是受了严重的内伤。

    转过头发现石壁上的细缝,苏小舞摒住呼吸凑过去看,因为她超级没有方向感,根本弄不清他们走着走着来到了哪里。

    透过石缝向外张望,入目所见的居然就是庭院的花园,此时正寂静无声,但仔细看去仍可见四周穿梭而过的几个黑影。

    原来他们现在正在假山之内。苏小舞回想起庭院内的房屋好像都是依着假山所建,难道每个内院的每个屋子都有密道吗?可是看刚才叶离的样子,好像根本不知道有密道的存在一样,更别提同来的那两个长老了。

    她又不能出去叫人,心下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苏小舞环视了一下石室内,发现一角有一个木头箱子,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好奇的走进沾满尘土的木箱,迟疑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的打开。还好这个魔教没什么古怪的癖好,在箱子里放个暗器什么的。

    像旅行箱一样大小木箱里用纸包好着的几块腊和一竹筒清水,下方是几件华丽的黑色绸衣。苏小舞翻了翻,失望的叹了口气。怎么都没有伤药一类的东西?有传说中的九花XX丸那种无敌灵药,水涵光的内伤不就小菜一碟了?

    后穿来水涵光轻微的咳嗽声,苏小舞赶紧拿起那一竹筒清水,拿到他面前,正好看到水涵光一双赤目正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肩头看着。

    “给,喝点水。”苏小舞不明所以的看了眼自己沾满他鲜血的右肩,然后轻笑自己果然眼花了,居然看到这小恶魔的眼中居然有几分愧疚。小心的扶起他喂了他几口清水,为了让他舒服些,苏小舞一点都不避嫌的让他的头枕在她的腿上。后者微微挣扎了几下,无果后索放弃。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苏小舞见他精神稍微好了些,只是睁大了双眼无神的看向假山的石壁,干脆把心中一直的疑问问出口。

    随手替他顺着有些打结的银色长发,苏小舞本来没指望水涵光能回答她的问题,却听他虚弱的说道:“是土长老下的手。”

    “土长老?”苏小舞歪着头,回想到方才在密道里的况,问道:“难道是后来的那个比较柔和的声音?劝架的那个?”怪不得当时水涵光听到他的声音颤抖了一下。

    水涵光微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他想嫁祸于我?”苏小舞见他又不说话,索自顾自的推测道。可是又不对啊,她来谷里才不到一天,土长老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重要声明:小说《武林萌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