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黑上加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玄色 书名:武林萌主
    第三十三章 黑上加黑

    苏小舞小心翼翼的施展着半调子的轻功,跟在袁不破后。眼见他横掠过荒村,朝远处的密林快步走去。

    苏小舞略微迟疑了一下,刚才借着月光,她分明看到袁不破面上紧皱的眉头和一脸犹豫不决的神。看着远处暗的密林,苏小舞的好奇心终于战胜了恐惧,一咬牙跟了过去。

    幸好袁不破因为怀心事,前行的速度不是很快,而且脚踏落叶的声音在暗夜中清晰可闻,苏小舞毫不费力的远远缀在他的后面。

    跟着袁不破走了半个时辰,忽然见他停了下来,苏小舞拔而起,落在一株老树接近树巍的横析上,从这角度看去,袁不破正坐在一个破败的草亭内。此亭应是为打猎的人避雨的地方,四周虫鸣蝉唱,一片月夜和谐宁谧的气氛。

    危危险险的盘坐在树枝上,苏小舞一脸疑惑的朝草亭内的袁不破看去。他,这是在等人?

    荒郊野岭的,等谁?难道是在等“辰”组的人?可是,也没必要离开荒村避人耳目的走这么远吧……

    正胡乱猜测间,忽然听到西北方向有破风声传来,听声音便可知其武功有多高。苏小舞立刻平缓心跳,减弱呼吸。

    也就顷刻之间,苏小舞只觉得眼前一花,便看到草亭之内除了袁不破多出来一个黑色的人影。凝神看去,不由得小小的倒抽一口凉气。

    来人大概二十余岁,上的那件黑色华服一尘不染,外披一件长可及地的黑色披风,手中拿着一个酒坛,视若珍宝的双手捧在怀里。一头乌黑的长发中分而下,闪烁着耀眼的光泽。那张没有半点瑕疵的英俊脸庞上,棱角分明,浑透着一股邪魅之气,看一眼便让人移不开目光。一阵晚风刮来,吹得他衣衫猎猎作响,乌黑的长发随风四散。

    他上没带任何武器,上除了外露的雪白肤色,就是纯黑的黑色。

    苏小舞心下一沉,这黑上加黑的装束,加上此处离玄衣魔教的大本营歧天谷如此的近,她不得不怀疑此人就是玄衣魔教中人。

    那人朝她藏的浓密枝叶处漫不经意的瞥上一眼,看得自以为隐藏得全无破绽的苏小舞遍体生寒,知道瞒不过他,偏又毫无办法。

    “叶离,为什么留下暗记让我来找你?”袁不破没有浪费时间客,等那人坐下之后,便立刻出声问道。

    原来那人名字叫叶离。苏小舞歪着头想了一会儿,一点都没有印象。早知道就让夏生把江湖的少侠少邪排行榜大致说一遍了,如此人物,不是排行榜里的,她绝对不信。

    “为什么?找你喝酒不行吗?”叶离轻笑一声,抬手往草亭的石桌上放了一坛酒。

    相对于叶离轻松的表,袁不破却是紧锁眉头,沉声道:“你们教里是什么反应?”

    叶离双目瞬间出凌厉的神色,缓缓道:“你我二人,不是约好只把酒言欢,不谈江湖之事吗?”

    袁不破仰头望向天上的星星,以静若止水的语调道:“你我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我终有一天会当上华山派掌门,你也有可能接管玄衣教,到时……”

    苏小舞一颗心沉到谷底,原来还真是这样。袁不破和魔教中人结交……嗯,在她看来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没想到袁不破这人真是活得很累,真偏偏要压在面具之下生活,看来是抵不住师傅的养育之恩,表面上要装好。

    只是,黑上加黑这样的人物居然还不是玄衣魔教最上位的人物,那教主该是何等风采。

    叶离闻言郑重其事的肃容说道:“袁不破,教主是在下一生中最佩服的人,玄衣教上下也只会奉教主一人为尊,请再休提此事。”

    袁不破呆了一呆,不解的问道:“你们教主不是失踪了好几年了吗?你们教众遍布天下,不就是为了寻找那人的下落?连知晓天下报的‘风月阁’都查不出来,你们还没放弃啊?”

    叶离眼中寒芒一闪,冷然道:“玄衣教存在一天,就一直不会放弃寻找教主。”

    袁不破拿他没办法的摇摇头,劈手抢过桌上的酒坛,拍开坛口的红泥,仰头喝下。

    “如果不是你们人力分散到各地,又群龙无首,我师傅也未必敢召集武林各派来围剿你们。”袁不破“砰”的一声放下酒坛,叹气道。

    叶离接过酒坛,冷哼一声道:“武林正道,也亏得你们敢称是武林正道!”

    袁不破仰首望天,脸上现出惆怅无奈的神色,缓缓道:“我和师傅说了,皇甫不是你们下的手,可是他拒绝相信。”

    叶离像是早就知道是这样况,面无表的一口一口喝着酒,许久才开口道:“没用的,他们是想借这个机会除掉我们。”

    袁不破长叹道:“谁让你们都不解释,江湖上过半的事多推到你们的头上,我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

    “解释?”叶离冷哼道:“这种事越解释越没人听。况且,我们为什么要为没有做过的事解释?”

    苏小舞在树上听得直翻白眼,这“魔教”不是自己找抽吗?

    草亭内两人闷头喝着苦酒,许久都没有再说话。

    “算了,酒也喝完了,我也该回去了,省得他们怀疑。”袁不破抬头看了看月色,算算时间也快到交接守夜的时候了,起说道。

    叶离唇角现出一丝冰冷笑意,道:“期待下次的见面。”

    袁不破走出草亭的形顿了一顿,却没有回头,叹了口气之后没入密林之中。

    ……

    五分钟以后,苏小舞快疯掉了,为啥这个黑上加黑还不走?还是坐在亭子里面悠哉的喝酒?一个人有什么好喝的?

    心下正在担心回去晚了会被人狠狠的骂,苏小舞只觉得劲风拂面,一惊之下向后仰去,却忘记自己正坐在树上……

    “啊啊啊啊啊!!!”

重要声明:小说《武林萌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