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高处胜寒 第136章 胜寒(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霜宸 书名:后宫之乾嘉宫赋
    高处胜寒 第136章 胜寒(二)

    今天两更,这是第一更,晚上那一更是尾声,后记也 来,大人们多多支持吧)

    到了养心,一如霜若所想,颙>      :      .        得中,后的门就重重地关上了。她进了寝,见颙>    .  :      旁边正放着楚秋的信。她想了想,柔声道:“楚秋以前是我宫里的,后来我把她指给了辞官的大臣。最近她有了孕,所以特意写信谢我这个媒人。”

    “你只是他们的媒人么?”颙>    u              眼,想从中看出些蛛丝马迹,“你和顾良玉曾一块儿去过十三行,听说多有往来,回京之后也没有断。你们曾在御花园赏花,就连在蓉儿的别苑也和他见过面,你们之间究竟怎么回事?”

    “在十三行的时候,我仰慕他的文采就和他交下了朋友。后来在宫中和他相见,边都有宫女、太监陪着,并没有私下见面。难道我进了宫,就不能有朋友了?或者这一切只因为他是男子?”霜若轻问,上前替他捏肩膀。

    她说的既是实话,可也不是实话。她和顾良玉的交往的确只止于 此,可他们彼此所想又似乎不仅止于此。可眼下说什么错什么,她该如何说清楚?

    “福长安被流放之后,你曾私自出宫,回来后楚秋就不在储秀宫 了,想必你是去见他了。”颙  握紧了拳头,压抑着问。此刻他最想让霜若做她最不喜欢做的事,说谎。

    “我只是把楚秋交给他。和他道个别。顺便也在京城里转转,成天关在宫里地滋味,你是知道的。”霜若隐隐有了哭腔,她此刻相信她最地是颙  了,不然这样的怀疑怎会让她伤心?

    “宫里哪儿委屈你了?让你三番两次的私自出宫。”颙>  L      挣,把正给他揉肩的霜若震得退了一步,“和绅死后。你出宫去见福长安和林柯,可有此事?我处处为你着想,你倒巴不得和他扯上关系,事真漏出去,你以为你还能做得了这个皇后?”

    “你一早就知道我和福长安的关系了?你一直知道,却从没有跟我说过。”霜若愣住了。忽然想起颙  那句“你像你额娘?”,也许从那时起他就已经开始怀疑了。

    “你本来就不需要知道,要不是你额娘太不小心,要不是她把那簪子给了你,我也一辈子不会知道。那簪子是当年我额娘令贵妃赏给福长安,让他送给他夫人的,可没想到福长安给了你额娘,而你额娘又给了你。”颙  恨恨地道,大掌捏住她的下  ,重重地收紧。“而你不单去找福长安。还和他地旧臣搅和在一起。”

    泪水不停歇地流了下来,霜若已无心再想顾良玉。她想的是她的额娘:“你暗示了我额娘?”

    “我只叫人按你那支簪子。打了相对的一支,加在赏赐的礼物里送了过去。这么做也只想让她收敛。你可知道你额娘也曾私自见过福长安?”颙  放开霜若,一沾上她的泪就有些心软。

    霜若哭着点头,再也顾不上什么仪容庄重:“她恨他,她不会说 地。”

    “我冒不起这个险。”颙  忍不住朝她低吼,他这么做都是为了 她,“你看看淳嫔的下场,再想想绵恺,你想让为一等爵的恭大人做她的外公,还是要一个罪臣。”

    “就因为一根簪子,她差点儿烧死自己,到现在她都躲在尼姑庵里不出来。”霜若也朝他喊了一句。

    颙  本已平复了些,见她朝自个儿喊叫,顿时又来了火:“你给朕滚回储秀宫去,等想清楚了,再来找朕!”

    “皇上不想见到臣妾,臣妾走就是了。”颙  答应过她永远你我相称,此时霜若听他称“朕”,她的脾气也一下子上来了,半句也不肯相让,转就往外疾走。

    “站住。”颙  想给她个台阶下,淡淡地问,“你和顾良玉——”

    “是皇上让我落得如今的可怜境地,而他,他让我知道我有多可 怜。”霜若擦了擦泪,凄然一笑,推门而出。

    德安听得帝后吵闹,走就带着众人退到老远的地方去了,此时见霜若哭着上    .辇,反而松了口气。这事儿要是搁在太上皇

    她哪儿还能平平安安地走出来。

    ++++++++++

    帝后争吵后就各不登门,宫里顿时流言四起。这些子有很多宫人刻意接近养心的人,想从他们那儿打听些消息,熟知他们当时被德安赶远了,只听见内有争吵声,但具体说了什么却没听清楚。宫里人只知道吉嫔被了足,遂料想帝后失和与她有关。

    那玉茗派人出宫去找蓉儿,熟知宫女回来却说蓉儿不肯进宫,只是一笑,还说了一句“他们没事儿的”。等玉茗安顿好绵恺,再去储秀宫的时候霜若已经回来了。

    这已经是争吵后地第五,霜若对请安地妃嫔一概称病不见,储秀宫上下也把嘴封了个严严实实,不肯漏半句口风。

    这些天霜若卧不起,她倒不是病了,就是哭累了不想起来,这总算把念月叫到了边:“你见着阿玛说的那个姑娘了么?”

    “见着了。”念月有些尴尬,轻声劝慰,“主子轻易不要走这条 道,奴婢瞧着您和皇上还有转  地余地。那天一准儿是皇上说一句,您顶一句。等过些子,主子带上三阿哥过去请安,说几句软话也就过去了。”

    霜若摇摇头,语中凉薄:“这一吵是早晚地事儿,不是那天,也可能是明天。伴君如伴虎,迟早的事儿。趁着这个机会,我倒想从火坑中爬出来。”她顿了顿,叹了口气,“要是以前没有绵恺地时候,我或许还会重新跳进去,可现在做了额娘,不得不为他想想。”

    “那也不至于找个人进来跟主子自个儿争皇上啊?”念月抱怨道。

    “我现在还是皇后,绵恺跟绵宁一样是嫡子,宫里头谁都不敢冒犯他。我就怕我哪天又没忍住,把自个儿弄到冷宫里去了,连累了 他。”霜若微微一笑,面上苍白难掩,“那个姑娘和我像不像?”

    念月努了半天嘴,不甘愿地道:“要说像,还真像,比当年的二阿哥福晋像多了。是老爷故友的女儿,也是旗人,她家里也正想给她找个出路。”

    “要选秀,也得明年,多给她家些钱财,让她们好好教养。”霜若一手绞着青丝,对念月的不甘视而不见,“她叫什么?”

    “钮祜禄        |

    “让她改个名字,叫如霜。”霜若冷笑,她推荐秀女的原因和淑萍当年不同,可到底有殊途同归的意味。

    不过她比淑萍聪明,如霜,如霜,听在颙>    ;        她。这样以来,她虽离得远了,可颙  却总会感到她的存在。

    “主子高断。”念月眼中也有了泪,也许这样能让她们过上安稳的子,可霜若还会快乐么,“主子的苦奴婢知道。”

    霜若摇摇头:“以前我也会觉得自己苦,可现在不一样了,我不单单是他的妻子,也是绵恺的额娘。无论是他们中的谁,都需要一个识大体、安分守己的皇后。这几天你们都以为我只是在哭,其实我一直都在想,在做这个取舍。”

    “皇额娘,皇额娘,绵恺来看您了。”绵恺小跑着进了储秀宫,把上前拉她的宫女推了个踉跄,“皇额娘您怎么了?绵恺去找太医。”

    念月把他抱到霜若旁边,像是怕霜若消失似的,他紧紧抓住她的衣袖:“皇额娘是不是不要绵恺了?”

    “谁说的,皇额娘子不舒服,才让华妃娘娘照顾你几天。现在皇额娘好了,绵恺也可以回来了。”霜若拍拍她的头,终于由衷地笑了,“这些天过的还好么?”

    “好,华妃娘娘给我做好吃的,二哥带我放风筝,可好玩儿了。”绵恺到底是个孩子,见霜若笑了,就献宝似的说他这些天玩儿的东西。

    念月默默地退了出去,顺手关上了门,然后轻手轻脚地下了玉阶。她转刚要去小厨房,就听得房内一大一小的笑声,那声音宛若天籁,一扫这些天的霾。

    其乐融融,可惜独缺一人,要是那人能来就真的完满了。

    院中的花草盆栽绿意已浓,为储秀宫平添了生机。祸兮福之所倚,谁知他会是如何光景。念月摇摇头,心中也豁达起来,迈开步子往小厨房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之乾嘉宫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