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高处胜寒 第132章 如梦(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霜宸 书名:后宫之乾嘉宫赋
    高处胜寒 第132章 如梦(一)

    啰嗦地喊喊,继续求月票。。。。           考研辅导班,可怜那儿吃的东西很奇怪,怎么吃下午也饿得要死,可怜明天还得去一天。)

    桃花羞作无死,感激东风。吹落红,飞入窗间伴懊侬。谁怜辛苦东阳瘦,也为慵。不及芙蓉,一片幽冷处浓。

    ——纳兰德《采桑子》

    这京城闹市里摆了市集,京里京外的大小商户纷纷摆起了摊子,吆喝声此起彼伏,好不闹。太阳当头的时候,远处忽然有一幢府邸冒出阵阵黑烟,愈来愈浓。不一会儿就有兵士、百姓传过话来,说是恭府的内院失火了。

    大白天失火还弄成这个样子着实少见,恭府又是皇贵妃的母家,自然引得许多百姓前去围观。霜若一男装,骑马前来时正看到自家府邸门前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她让念月进去询问,过了好久才出来,念月见了她面有难色,低声道:“奴婢瞧见夫人了,脸上伤的不是很重,楚秋和太医都在里面伺 候,气色好了很多。可是夫人不肯见主子,她让主子去找信中提到的 人,说是再晚就可能见不到了。”

    让她去见福长安,霜若心里升起一种复杂的感觉,颙>  +  .      是和绅,而她最恨的却是福长安。可怜造化弄人,福长安偏偏是她的亲生阿玛。雅兰信上所说她还需要些时才能接受,但有一句她是听得进去的。她应当早作了断,从此互不相干。再无拖欠。

    调转马头,霜若一行人沿着小道而去,沿路问了几次,行了差不多一个时辰,才到了郊外地黄泥道上。出宫前她打听到,福长安一家暂时被关在去裕陵路上的一座破庙里,等接到旨意就押往裕陵。

    行到荒凉地地方。望见那破庙的时候已经过了晌午,那破庙很不起眼,要不是外面有几个兵丁守着,说不准行着行着就错过了。到了门 口,念月拿出颙  以前赐给霜若的令牌,那几个兵丁看了。只当是宫里派来问话的,放了三人进去,又将大门关上了。

    “去看看里面还有没有别人。”霜若吩咐念月和老嬷嬷。

    二人一左一右分别察看着两边的屋子,窗纸已然残破,从外面一望便可看清里面的形。二人确定没有旁人之后回来复命,念月先开口 道:“主子,这儿没别人,福长安被关在里面的院子,林柯公子和大小姐应该被关在加出来地那间小院里,要不要奴婢们陪主子进去?”

    “不了。你陪嬷嬷坐着。给她揉揉腿,这把年纪骑马不容易。”霜若看看她们。径自上前开了那已经斑驳了的大门。

    大门四周虽然都用黄铜包着。可因常年照雨淋,早已成了一堆烂木头。推开时发出很大的声响,里面的人应声抬起头来。他目光混 沌,却隐隐透着机警,似是被围猎的狐狸,随时寻找生机。

    “你是宫里来的?”福长安并不施礼,只抬起头来,眯着眼睛问。

    福长安正对着头,看不大清楚,霜若走到他面前,他揉了揉眼睛才认出是她:“原来是皇贵妃,                  我死罪么?”

    “福大人,不知你何时能不这样和本宫说话。”霜若声音冰冷,一遍又一遍地打量他,“你为什么总是和本宫作对?”

    “娘娘来时可带了皇上地旨意?”福长安懒懒地看着她,不想听她废话。

    “皇上没有旨意,福大人还是要去裕陵,至于能不能回来,就要看老天爷肯不肯原谅大人。”霜若冷笑着凑进了些,见他镣铐加仍然咄咄人,语气不免又更冷了些,“福大人,你好好看看本宫,看你能不能找到点儿熟悉的东西。”

    “娘娘的话臣不明白。”福长安不得已看了看她,嘲讽地道, “雅兰和恭阿拉的女儿还能有什么特别的?”

    “我额娘恨了你一辈子,原来就是为了这个,你从没有用心看过边的人。不过我额娘很可怜,她知道你要被流放了,点了把火,把自个儿脸都烧了。”霜若轻笑一声,从袖中掏出那支兰花簪,伸手递到他面前却也不给他,“还记得这个么?也许本宫该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本宫不会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辅后的位置。如果没有你,世上也许压根不会有本宫这个人。”

    这后一句可以做二解,一为没有他当年的所作所为,雅兰就不会嫁给恭阿拉,也就自然不会有霜若。这第二种解释就是霜若是他的骨

    福长安眯缝着的眼睛终于大大地睁开了,带着镣铐地手吃力地抬起来想要拿那簪子,却被霜若躲了过去:“这不可能,你地生辰不对,还有雅兰也从没有提起过。”

    “额娘这辈子做了许多蠢事儿,可她有一句说的很对。该还地总是要还,还完了就可以一了百了。”霜若一步步退到阶下,正色跪了下 去。

    她郑重地向福长安磕了三个头,款款站起来,向门口走去。临推开门前,将那玉簪狠狠地掷于地上,转瞬间一支精致绝伦地玉簪已碎成三段:“这是头一回,也是最后一回,本宫不希望将来再在京城见到 你。”

    “等等,你是——”福长安叫住她,可这回到底压低了声音。

    “如果那时你没有置我额娘于不顾,今本宫就怕无福消受储秀 宫,要在冷宫打发后半辈子了。”霜若推门而出,如果当初雅兰嫁给了福长安,今之祸也必然殃及她,哪里还有现在的境遇。

    她背靠在重新紧闭地大门上,听着里面的动静,半晌,她听到了福长安压抑的恸哭。隔着厚重的木门,她看不见福长安的表,她悲凉一笑,不知福长安此刻是在后悔当初的所作所为,还是后悔放过了当国丈的机会?

    当年因,今果,可又有谁知道当的因就一定会是今的果呢?霜若也不免感伤,默默流下泪来。

    念月走过来,附在她耳边道:“主子,林柯公子他们在那边关着,侍卫听说嬷嬷伺候过大小姐,也肯让咱们进去。”

    “我去瞧瞧。”霜若低着头,疾步往念月说的方向行去,弄得念月在后面连连唤她,让她慢点儿。

    到了小院门口,老嬷嬷拦住她:“小主子没有圣旨,要说圣上有话给那位,外面几个还信。可要说这两位,他们可是将信将疑,咱们得快着点儿。”

    “我马鞍的夹袋里有些给姐姐的衣裳,嬷嬷帮我取来。”霜若轻扯嘴角,她打算自个儿先进去,有些话她还是要单独和羽若、林柯说。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之乾嘉宫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