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高处胜寒 第127章 生死(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霜宸 书名:后宫之乾嘉宫赋
    高处胜寒 第127章 生死(四)

    快考国际新闻编译了,最后一科,自己给自己加油。 续求月票。)

    他神色中似是含着一抹凝重,弄得霜若一时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 脑,但想想毕竟是好事,也就乐得赶紧吩咐念月打理衣服和带回府的礼物。

    临近晌午的时候,霜若主仆一行三人便到了恭府,府里一早就接到秘旨,这会儿也都准备得当。见宫女装束的霜若来了,他们不声不响地行了礼。到了兰苑,两个小丫头嘻嘻哈哈地走了出来,没认出她们来,险些撞在霜若上。

    红叶推了前面的丫头一把,厉声道:“才出来几天,尚书府的人就都成这样了?撞伤了娘娘,你们死一万次也赔不起。”

    “红叶,本宫没事,别吵着额娘。”霜若微微一笑,让念月扶起那两个丫头,把她们留在外面,兀自进去了,“额娘别见怪,红叶的脾气越来越大了,在我那儿也不怎么知道收敛。”

    “那就早点儿把她打发了。”雅兰不耐烦地望了眼远处的红叶,示意霜若将门掩上,“难得见一次面,额娘想和你说说话。”

    挨着小桌坐了,霜若从小炉上取了刚刚烧开的谁,泡起茶来:“额娘想说什么,做女儿的还不知道?颐龄的婚事已经安排好了,秋天的时候绿香的家人就到京里来,咱们两家一块儿把婚事给办了。”

    “也算了却一桩心事。”雅兰颔首,望着墙上一幅桃园胜景出神,她话锋一转,快的让人有些不明就里。“小时候额娘年年都要去凌云寺赏桃花。淡淡的粉丝,像望不尽的丝绢。可转眼离上一次去已经二十年了,那时候桃花开得也像那画里一般,可惜那天额娘心里很乱,都没记在心里。”她忽然一笑,带了些惨然,“那儿曾经发生过一个故事,额娘想给你讲讲。”

    “额娘说地故事最好,我一直都喜欢听地。”霜若暖然一笑,雅兰到底年纪大了。也开始好这一口。虽然故事不一定好,可只要不说宫里的事,她还是乐得听的。

    雅兰站起来到镜前,一样一样地抚摸着上面的东西,彷佛上面蒙着一层细沙:“从前有一个貌比西子的姑娘,她出显贵。没人敢对她说一句重话。也正因为她的美貌、家世,她变得非常自负。向她提亲的人全被她一个都看不上眼。可有一天,她去凌云寺上香的时候,遇上了一个文采出众、貌赛潘安的公子,不久他们又见了几面,她便发誓今生非他不嫁。在那年的七巧节。他们把酒言欢。后来就发生了本不该发生地事儿。”

    “那后来呢?他们是不是投意合,结了秦晋之好?”霜若看看 她,淡淡地一笑。这样的事发生在哪儿都不奇怪。

    “是啊,第二天他就派人去提亲了。”雅兰看向霜若,正在霜若释然一笑的当口,她摇了摇头,目光渐渐转冷,“可也就在那一天,那个姑娘才知道自己的心上人已经有了几房妻妾,她嫁过去只能做平妻。于是她抵死不嫁,无奈下只能让家里为她安排了另一门体面的亲事,可就在出嫁后不久,她发现自己有了孕。霜儿,你说她会怎么办?”

    噗哧一声,霜若笑出声来:“故事就是故事,还能怎么办?额娘还当真了。”触到雅兰失望的目光,她又不忍伤了她地心,“要我说,那姑娘要么玉石俱焚,到那男子府上大闹一场,要么和她丈夫好好过 子,以后找机会在收拾这个负心汉。”

    “她约了那男子在城外相见,想和他一起远走高飞。不想话还没说出口,那男子就让她长话短说,因为他要赶着回去给他的儿子摆周岁 酒。”雅兰对着一脸错愕地霜若冷冷一笑,半晌,面色却渐渐缓了下 来,“待那男子走远了,远到连点影子也看不见的时候,那女子失声痛哭。不知过了多久,寺里的主持将她扶了起来,宽慰了她几句后,给了她一个预言,这个预言让她活了下去。”

    “什么预言?”霜若莫名地多了一丝警觉,也许这根本就不是故 事,而是发生在额娘娘家里甚至是自己家里的事儿。

    雅兰低下头去,一字一句皆从齿缝间迸出:“一个凤舞九天的预 言。”她长舒了一口气,眼中虽饱含泪水,却也含着难以克制地笑, “主持告诉她,她肚子里地孩子会成为天下间最尊贵的女人。女子笑 了,她从没那样笑过,因为她知道,终有一,那个负心人要向他遗弃的孩子叩拜。他会后悔,后悔他失去了他最想要地光宗耀祖的机会!”

    “不要说了!”霜若颤抖着喊了一声,雅兰的笑里透着的疯狂像一团烈火将她围了起来,可不知怎的,她骨子里却是透心的凉。难道这个孩子是她,她不是恭阿拉的女儿?不,不可能,雅兰是恪守礼教的太后义女,恭阿拉待她如珠如宝,这个孩子不会是她。

    “都说是故事,你这孩子还当真了。”雅兰呵呵一笑,拿帕子沾沾眼角,方才的样子早已没了踪影,“额娘还有好多话想跟你说,你在宫里也老没个说话的人,额娘也是。”

    霜若勉强笑笑,心里还没平静下来:“额娘,霜儿得回宫了。今儿出来亏了皇上肯破例,回去晚了,皇上会为难,过些子霜儿再接额娘进宫。”                             来的,她隐约有了不好的预感,紧紧握住额娘的手,“额娘不用担心,皇上会准的。

    吃力的从霜若手中挣脱出来,雅兰微微一笑:“老这么回来也不是事儿,皇上该多心了。你要是有心,就让红叶多陪我几天,也好给我瞧瞧脉。人老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

    “额娘,我叫红叶留下就是了。”霜若打断了她,招了红叶进来,细心嘱咐了。

    霜若、念月走了,红叶在一旁轻问雅兰有何吩咐,雅兰没有理会,兀自拿出一只锦盒。里面躺着一支兰花簪,样子上和她送给霜若那支是一对,可纹理上又不是,这是今早宫里送来的赏赐。

    雅兰看着那幅画,忽然流下泪来,看来宫里已经有人知道了她的秘密,她瞒了二十年的秘密。她看向红叶,淡淡地问:“小格格手上是不是有一颗菱形的朱砂痣?”

    “听念月说,是有的。”红叶莫名地答道,看她神恍惚,扶着她到内间休息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之乾嘉宫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