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高处胜寒 第125章 生死(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霜宸 书名:后宫之乾嘉宫赋
    高处胜寒 第125章 生死(二)

    谢谢各位大人的支持,还有听海的月票,本月第一张 续求月票,在封面下面有按钮可以投,谢谢几位大人。)

    这个他最的、血统足与他相配的女人就要做皇后了,他应该高兴才对,可他怎么动不动就一阵烦躁呢?是怕霜若无法胜任,还是怕她变得和淑萍一样?他自己也没了头绪。

    “禀皇上、娘娘,德公公带了太上皇旨意到储秀宫,几位娘娘也已到了。”念月的话突兀地响起,她隐藏得很好,却还是露了一丝欣喜之色。

    “这么快就来贺喜了。”颙 忽然冷笑一声,掀袍大步走出门去。

    “主子?”念月害怕地道。

    “没事儿,过些天就好了。”霜若也不多说,兀自回储秀宫。穿着丧服接册封的恩旨,大清开国以来,谁有她这样的“福气”。

    一回到储秀宫玉茗、冰倩、仪就迎上来道喜,几人也都穿着丧 服,淑萍刚刚大去,也不好说那些喜气的话,这场面看来怪异至极。

    “钰贵妃大喜,老奴来传太上皇旨意。”德公公笑立在正厅里,霜若客气地道了谢,几个人又按照位分跪了,才打开圣旨,“钰贵妃钮祜禄霜若德贯后宫,敏以治孝,育有皇三子绵恺,与册皇贵妃之位,统领后宫,钦此。”

    “谢太上皇恩典。”霜若慢慢地站起来,眼下她要打理淑萍地丧事。要安抚颙 ,照顾绵宁、绵恺。好在后宫里就这么几个人,还不算费心。

    德公公接了赏银,笑道:“皇贵妃掌管凤印,以后可要心了。”他沉下声来,对霜若道,“太上皇的意思是,皇后刚刚大丧,不能立 后。等过上两三年再行立后大典。”

    “等皇后的丧仪妥当了,霜若定当去向皇阿玛谢恩。霜若有今天,也多亏了公公美言。”霜若恭谨地道,让念月送他出去。

    冰倩她们虽没听清楚二人说了什么,可也听到了些字眼,等霜若转过来时自然是一阵恭喜。仪进宫以来也只是请安时见过霜若,并不知她子。此时她满脸堆笑地道:“恭喜皇贵妃,后母仪天下,可别忘了姐妹们。”

    这时最怕隔墙有耳,何况霜若心中不畅,当下她只淡然地点了点 头,将淑萍桑仪的事细心考量一番,又分别将一些事吩咐了她们三 个。等她们走了。霜若便让人请恭阿拉进宫,商讨由哪些贵戚扶棺、吊丧。她做了皇贵妃,淑萍的丧仪就更容不得一点疏漏,还有绵宁、静芳,她也不能疏于照料。

    +++++++++++++

    淑萍大丧不久便是年节,因为刚办了丧仪,年节上也不好闹,只请了戏班唱了一场大戏。就连年年都要放的烟花也停了。

    乾隆精神不大好,总在养心修养,军国大事悉数交给颙> ~    亲信大臣,倒也不在乎冷清。至于后宫里,玉茗、冰倩都是耐得住寂寞的人,也只有仪偶尔叹上几口气。

    颙 多不曾涉足后宫,这批改完奏章。他若有所思地沿着宫道信步而行。不觉中竟到了玉茗的住处。他看着牌匾不由得愣住了。想来想去他还是来了。

    玉茗正在屋里看书,见颙> |     ..    .         说一声,臣妾也没什么准备。”往他后看看了,纳闷地道,“皇上也不让德安公公跟着。”

    “朕差他办差去了。”颙 兀自坐下,看着小桌上的果盘点心,竟一点胃口都没有,“你别忙了,朕有话问你。”

    玉茗手上地书“啪”的一声掉在地上,脸上闪过一丝惊慌,声音有些发颤:“臣妾驽钝,皇上有话应该问皇贵妃。”

    颙 摇摇头,只当她生胆怯,让她坐下后,淡然地问:“皇贵妃生三阿哥那天你也跟着回来了,就你看来,皇后和皇贵妃究竟谁是谁 非?”他顿了顿,叹了口气,“皇后回去就吐了血,朕现在想想,有愧于她。”

    “皇上也不是不知道,皇上和太上皇一去园子,宫里的人就都变了嘴脸。若不是皇上及时赶回来,说不定就真出事了。”玉茗轻声道。

    颙 看了看她,又道:“传到园子里的话,总比事实大上几分,朕不知该信谁。”

    “皇上有所不知,皇后当初促成皇贵妃进宫,不过是因为听信了皇贵妃命中无子的传言。可后来皇贵妃生了小格格,皇后就一直怕她生出阿哥来。”玉茗垂下眼眸,心中一疼,忍不住为霜若说话,“臣妾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说。”颙 沉声道。

    玉茗咬了咬唇,半跪在他膝前,大着胆子定定地看着他:“给皇贵妃接生的两个嬷嬷,没多久就过世了。臣妾想,如果皇贵妃一味忍让,怕是要一尸两命。”她迟疑了一下,小声说了出来,“如果不是皇后先有了这个心,霜儿不论做什么都没有用。”

    颙 眸中精光聚了又散,散了又聚,最终汇聚在玉茗脸上:“朕知道了,霜儿这些年也很苦。”他站起来,慢慢地踱出门去,“来顶董太医缺的是位名医,等他进了宫,朕会让他专门照顾华莹。”

    “谢皇上。”玉茗向着颙 地背影谢道,颙 解开了心结,这会 儿自然是去找霜若了。

    她慢慢地蹲下去,捡起掉落的书,一张毛边纸信笺从书页中滑 落。屋里没有人,可她还是四下里看了看。她皱了皱眉,还是取出点灯时用的火折子,毛边纸上瞬时起了火焰的红光,卷曲起来,化为灰 烬。

    她比霜若更苦,霜若还能使手段争取自己的幸福,而她,机关算 尽,也永远不可能得不到她想要的。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之乾嘉宫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