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高处胜寒 第120章 凤逝(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霜宸 书名:后宫之乾嘉宫赋
    高处胜寒 第120章 凤逝(二)

    继续求票票,推荐票、月票(能预定的就预定o( _ 字,复习去,各位大人也加油。)

    淑萍不仁在先,怪不得她不义,她就是要让顒> (         的时候,生下小阿哥。到时淑萍瞒报产期的事便会被掀出来,加上不让太医离开继德堂,还怕有人不知道她原先想干什么?

    “主子放心,奴婢定能平平安安地接下小阿哥。”红叶定定地保 证,再探霜若脉息,知道时候近了,“主子可要让皇后派来的稳婆进 来,她们她们已经在后院住了三了。”

    “不让她们进来,如何能让她们反咬一口?把东西给楚秋之后,你只管去叫,这儿让念月守着。”霜若颤抖地道,要想假戏真做,就要找那些不太熟知底细的人,这场戏只有念月能帮她圆了。

    “奴婢去去就回。”红叶抛下这句话,便出去办差,念月问她霜若形,她只含糊地摇摇头,并不多言。

    念月进来时霜若正疼得厉害,她慌忙冲到榻前,用一旁用水烫过地布巾擦着她额上地汗水:“奴婢瞧着红叶未必行,主子还是让奴婢去继德堂请太医吧。”

    霜若点点头,紧握着她的手:“看来还是得去,只是不知道肯不肯让太医跟你回来。听说继德堂里正在做法式,太医都在里间,你如何进得去。”

    念月微微一想,下定了决心:“不管下跪、磕头,奴婢一定让他们把门打开。”

    “匣子里有些银票,紫竹和殷桃都是贪财的主儿。你拿去打点,别硬来。”霜若用心嘱咐,她能想象出念月在继德堂前央求的景,后宫中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演戏总要有个尺度。她怕念月太认真了,出事儿。

    见红叶从外面回来,念月抓起银票二话不说地夺门而出,红叶一 愣。凑到榻前担心地道:“主子何不让楚秋去继德堂,让念月去送 信?”

    霜若摇摇头,低声道:“她一向单纯,在后宫里又是个脸熟的。这么多人等着看戏,要是他们失望了,岂不是要怪我?”

    见霜若虽然疼得一是汗,却还有闲心调侃,红叶也莫名地放松了一些。她不再过问念月地事,指了指门外:“福嬷嬷、金嬷嬷到了,要是主子没别的吩咐,奴婢这就叫她们进来。”

    霜若点头应,阵痛又一次袭来,眼前有些朦胧,她用力摇摇头,眼中只看到三个有些模糊的人影。等她们来到跟前。才看清楚。

    先掀开云帐的是被唤作金嬷嬷地粗壮妇人,她随即向后的福嬷嬷点了点头,那人转走。不料红叶早有准备,还没等她跨出一步就一把把门关上。顺势挡在了门中央。

    “娘娘要生了。奴婢要向皇后娘娘禀报。还不让开。”福嬷嬷厉声骂着,重重地推了红叶一把。

    “眼下继德堂连只蚊子都飞不进去。皇后也病得厉害,嬷嬷究竟是去找皇后,还是找其他人帮忙谋害皇嗣?”红叶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紧紧盯着二人。

    霜若闷哼了一声,声音虽轻却含着威仪:“两位都是皇后娘娘的亲信,这些子本宫子不方便,招待不周,还望二位不要见怪。”

    “奴婢不明白主子的意思,奴婢们在宫里做了十几年地稳婆,只见过皇后几次。”金嬷嬷一愣,不动声色地抬起一双小眼睛,若是早上二十几年这双眼到可算是水灵,可眼下只如顶在干涸皮相上的一对破珠 子,因位她姓金,又因为这双眼睛,宫里人都管她叫金蟾。

    霜若倒吸了一口凉气,稳住气息:“明人不说暗话,二位想干什么本宫心里有数。嬷嬷这么急着走,怕是本宫得罪了二位,使得二位去告本宫的状。”

    红叶狠狠一推,将金嬷嬷推至塌前,福嬷嬷连带着吓了一跳,一个不稳重重地跪在了地上,哆哆嗦嗦地替金嬷嬷开了口:“娘娘说哪儿得话,金嬷嬷只是例行禀报皇后。不禀报皇后,要是出了事儿,奴婢死一万次也抵不了。”

    “死?也不看看这是哪儿,敢在这时候说。”红叶厉声喝道。

    “二位不用赶着去死,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头上的冷汗又冒了出来,霜若已无暇再说下去,“红叶,你跟她们说。”

    红叶拿出两只早已准备好的匣子放在二人面前,打开来只见里面各放了张一千两的银票和一些珠玉首饰。红叶语如机杼、掷地有声:“如果今儿主子平安生下小阿哥,这里面的东西就是二位的。事过后,你们就可以接上一家老小,回乡安享天伦,到时还会有五千两地安家 费。”

    红叶语气极重,二人转念便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福嬷嬷强作镇定地道:“贵妃娘娘可是扣留了奴婢们的家人?如果娘娘不肯放了他们,奴婢只能请皇后娘娘做主。”

    “到时你们还想去见皇后?”红叶冷笑着,膝头似是不经意地顶了福嬷嬷一下,“娘娘的贴宫女楚秋已经去了园子,万一储秀宫里出了事儿,你们谁也跑不了。”

    二人对看了几眼,虽比原先又软了几分,可到底没有应承。红叶刚想发作却被霜若叫住了。

    “金嬷嬷,乾隆四十二年,你的表舅误了打更的时辰被逐出和府,是本宫的阿玛替他找了出路。福嬷嬷,乾隆五十年,你阿玛在盛京被歹人所害,也是本宫的阿玛托昔年好友为他主持公道。本宫一家与二位只有恩,没有仇怨,本宫不会为难你们。”霜若倒吸了一口冷气,指甲已抠进了手心里,“如果二位一意孤行,落得谋害皇嗣、抄家灭族地罪名,难道皇后还会为你们承担么?”

    二人面色惨白,不觉失了气力,还是金嬷嬷先回过神来,抖着嘴 道:“奴婢不敢加害娘娘,还请娘娘给奴婢二人一条活路。奴婢定当尽心尽力,保皇嗣平安。”

    “你们帮着红叶就是。”言明利害,二人应不敢轻易铤而走险,霜若悬着的心总算放松了下来,慢慢地靠在迎上来的红叶上。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之乾嘉宫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