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高处胜寒 第111章 怀疑(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霜宸 书名:后宫之乾嘉宫赋
    高处胜寒 第111章 怀疑(四)

    开始赶期末论文,今年难度大点,更新虽然晚点,但 是每天一更。大人们多多投票支持,女主反攻开始,下月中旬前结局。。。。        位大人)

    看着眼前紧闭的门,乾隆放佛看到了霜若,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个个都不让朕省心,让她好好等等,好好想想。”

    淑萍出了养心,远远地就瞧见霜若跪在侧,请安的人都要在那儿跪着,直到里面叫了才能起来。头正隆,就这么跪着,明摆着是在罚她。淑萍取出袖中藏着的帕子,轻闻了一下,这几年她喜欢这味道,可对于其他人这味道并不好。

    由紫竹扶着,淑萍款步来到霜若面前,轻道:“看样子皇阿玛是真生气了,不过他一向宠你,一会儿就没事了。”

    “谢皇后姐姐关心。”霜若抬起头来,炫目的阳关扎伤她的眼。她眼尖地瞧见淑萍手上捏着的信笺,信笺一角被汗水浸湿了,透出几个字来。她暗自冷笑,给朱 写信的事儿原来是她透出去的。

    “瞧我这子,又乏了。今儿天,桃儿,在这儿给贵妃娘娘擦擦汗。”淑萍已露出疲态,随手把帕子塞在桃儿手上,上了步辇又望了一眼。

    她做的亏心事多了,就算在地府里煎熬上几辈子也不为过。可她不怕,只要绵宁好,所有报应都冲着她来就是了。

    霜若直地跪着,眼望着养心的牌匾,低声开口:“皇后最近子又不好了吧?”

    “回娘娘,皇后娘娘最近总是心口疼。一天里太医太医都要瞧三 次。”桃儿替她擦了擦额角上的汗。诺诺地道。

    帕子从额角抚过,这味道她初时不觉,等离得近了方觉不对。犹记得她嫁进宫前的那夜,雅兰取了几样东西让她闻过,叫她远离那些东 西,这味道似乎就是当中一种。

    “把帕子扔远点儿。”霜若屏气轻斥,含了参片入口,虽然及时屏住呼吸,可还是晚了,子轻轻一颤。“快去找婉太妃,求她来这儿一趟。”

    “娘娘怎么了?”桃儿上前相扶,却被霜若狠狠地推了了一把。她从霜若地眼神里明白了什么,道了声奴婢这就去,慌忙跑开了。

    又塞了些参片入口,霜若闭了闭眼。半晌总算清醒了些。求人不如求己,她姑且只能赌上一回。赌外面地太监会及时通传,赌乾隆不会那么铁石心肠。

    她郑重磕下头去,让干涩的喉咙尽可能发出清晰的声音:“霜若给皇阿玛请安,皇阿玛吉祥。”

    头晒了青石板,霜若叩首不起。外人不觉有异。只有她知道膝下和额头上的滚烫。前面没有回应,她又重重地磕下头去:“霜若给皇阿玛请安。”

    一会儿功夫,“吱嘎”一声响。紧闭的门缓缓地开了。德公公和一个奉茶的宫女疾步走了过来,一左一右将她搀了起来,只听德公公 道:“娘娘请起,这头毒得很,太上皇在西暖阁里备了茶点,就等您进去了。”

    “有劳公公了。”霜若不由得抖了一下,冷汗顺着脊背流下。她看看德公公,想从他那儿得到些许暗示,不想这回他只是低头扶着自个儿。

    进了门她又跪了下来,后又是吱呀一声响,四下里静静的,她只等着看乾隆怎么发落自己。

    不了乾隆竟呵呵暖笑了几声,让德公公搬了小凳过来,笑着吩咐赐坐。待霜若坐下,见她面色有些苍白,低声问道:“看样子是晒着了,要不要请太医来瞧瞧?”

    被他这么一问,霜若竟愣在了那儿,不知乾隆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方才头有点儿晕,进来就没事儿了,让皇阿玛心了。”

    宫女沏了上好的碧螺,乾隆轻饮了一口,霜若也随着抿了抿干涩的唇。方才还危机万端,这会儿却惠风和畅了,她不明所以,低着头等乾隆地下文。

    “霜儿,朕也看了你十几年了,要说你跟朕相处的时比蓉儿只多不少,你也就和朕的女儿差不多了。后来你成了朕的儿媳妇,还是朕最看重的儿媳妇。可前些子你却办了件糊涂事儿,可知错了?”乾隆虎眸半眯,面上仍是一派和气。

    霜若宛如惊弓之鸟,放下茶盏,跪了下去:“霜儿知错,霜儿不该劝皇上让朱大人回来。虽然只是随口说的,可霜儿地确越了忌讳,但凭皇阿玛责罚。”

    主动认了错儿,用心变随口,处置变责罚,她这儿媳嘴上功夫确实了得。乾隆微微一笑,让她起来坐下:“顒 的脾气朕知道,他要是没有那个心,一百个人劝他也不成。”见霜若又告罪,他摆摆手,笑 道,“朕没有怪他地意思,学生想师傅是常理。朕也不怪你,妻子为丈夫着想也是常理。朕是顒 的皇阿玛,朕不怪你们。”

    “谢皇阿玛恩典。”霜若松了口气,可这样以来她又不明白乾隆为什么要给她下马威。忽然想起淑萍脸上藏着的不悦,难道是恼了她不 成?

    手上的扳指转了转,乾隆示意德公公下去,待他走远了方道:“你错就错在不该在皇后跟前露了心思,这么多年都忍过来了,现在倒是露出来了。”他顿了顿,笑中含着警戒,“皇后小时候朕瞧着是个懂事儿的孩子,可现在为了争宠,竟连自己地夫君地前程都可以弃而不顾。霜儿,在朕心里,你的地位可比她要高出许多,你可不能让朕失望。”

    “霜儿听皇阿玛教诲。”霜若低头恭听,这是在教她了。

    “朝政上,后宫也不是不能说话,只要说得对,不为私利,最后的主意让皇上自个儿拿,也没什么错地。”乾隆看着她,意味深长,“要说难,还是在后宫里难些,尤其是皇后。有时候朕瞧着朕那几位皇后,都替她们累得慌。你说说,做皇后难在哪儿了?”

    (明天6.14,            ,=    .     =     周继续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之乾嘉宫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