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高处胜寒 第一百零五章 珠陨(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霜宸 书名:后宫之乾嘉宫赋
    高处胜寒 第一百零五章 珠陨(一)

    祝全国高考考生考试顺利,祝所有读者大人们端午快 ,今明两天更字数增加,节快乐。月票告急,大人们有月票的多投投,有推荐票的也多投投。。。因为当初没怎么推过,人气一般,大家多多宣传一下。——)

    泪咽却无声,只向从前悔薄,凭仗丹青重省识。盈盈。一片伤心画不成。别语忒分明。午夜    梦早醒。卿自早醒 自梦,更更。泣尽风檐夜雨铃。

    ——纳兰德《南乡子》

    嘉庆二年初,御花园里的冰灯渐渐化了,虽还看得出原本栩栩如生的形状,但用手指一点就知道已经软乎乎的了。这些冰灯多数是北地工匠精心雕刻而成,另外一些是各宫主子和孩子们一块儿拿模子扣出来 的。冰里对了各色颜料,在温和的头下泛着淡淡的光。

    池塘上的冰虽然还没有化,可偶尔也能隐约听到冰裂的噼啪声。这儿虽说只是个池塘,但比外面见的却要大上许多,往冰结得厚的时 候,宫里的小阿哥、小格格总要坐上冰车在上面玩儿个痛快。

    一大早御花园里还冷清得紧,这样的天气来御花园赏景的人也不 多,只有几个打扫的宫人默默地忙碌着。忽然传来一声童稚的笑,宫人们诧异地抬起头来,只见一个明眸皓齿的小女孩儿一蹦一跳地往池塘边来了,她指着轻盈剔透的冰面,有模有样地对随行宫女一阵吩咐,那些个宫女一下子贵了下来,抱住她不让她往前去了。

    颙 和霜若从后面过来,轻唤了她一声。珠珠眼瞅着永>     =若的白狐绵袍央求道:“皇阿玛、额娘,珠珠成天呆在屋子里好闷啊,我要玩儿冰车,玩儿冰车。”

    颙 抱起她,往冰上看了看,柔声哄她:“冰快化了,玩儿冰车会掉进去,下面都是大鱼。到时候它们不放你回来,就见不到阿玛和额娘了。”

    小眉头紧紧地皱着。珠珠扁着嘴道:“皇阿玛骗人。”她转反抱住霜若,“额娘不是说君无戏言么?额娘也骗人。”

    “额娘一会儿要去公主府,不如珠珠和额娘一起去,姑姑那儿有比这更好玩儿的。”霜若亲了她一下,这孩子被他们惯得不成样了。

    “要不到永璇府上去,或许他那儿的冰结得厚些。”颙>    .    道,几个女儿中。也就只有她敢在他面前软磨硬泡。

    “就去那儿,皇阿玛带我去。”珠珠挣扎着从霜若怀里下来,跺着脚在霜若面前叫道,“还是阿玛好,额娘不让珠珠玩儿,额娘坏。”

    霜若看着眼前地小人儿粉扑扑的脸涨得鼓鼓的,又见颙>    . .闹的架式,又好气又好笑地背过去:“好、好,那就跟你阿玛玩儿 去。以后闯了祸别找我帮你遮掩。”

    珠珠碎步绕到她面前,拉着霜若的衣襟一阵轻摇,末了不甘愿地低声央求:“额娘陪珠珠一起玩儿,额娘不要生我的气。额娘对珠珠最好了。”

    “平时跟八哥没什么来往,猛地去了,却是带女儿玩儿,也不知是怎么想的。”霜若笑笑,转而对颙 道,自从颙 登基,为了避讳名 中的“永”改成“颙”。一字之差却是云泥之别,他们兄弟间说上句贴心话都难了。

    永>    =     .         .得死死的了:“珠珠乖,回去换衣服。等会儿皇阿玛带你骑马去。”

    珠珠也不答话,朝他们做了鬼脸儿,嘟着嘴跟着宫女去了。她不甘愿地回头望着他们。他们不让去有什么要紧的,她总会有办法。她又朝他们做了个鬼脸,拉着那宫女小跑着回储秀宫。

    无奈地摇摇头,霜若轻碰了一下颙>     谁?一点儿委屈都受不得,将来可怎么办。”

    是和当年的霜宁郡主一摸一样,每天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现在还不是有了好归宿?”

    “是,都是臣妾的错,皇上怎么惯着她都行,带着上朝才好。”想起小时候总是向他撒的事儿,霜若面上又红了三分。

    雪化不久,远处的堆秀山湿漉漉地散发着寒意,颙>         “蓉儿子一向很好,可这回还是病了。不过我听说她得的是心病,你多劝劝她。珠珠这儿有我,别急着回来。”

    “我知道该怎么说。”霜若点点头,吩咐念月回储秀宫取备好地老山参,转而又吩咐楚秋,“好生伺候皇上和格格,天冷,别忘了给格格加衣裳。”

    一路上霜若一直在寻思蓉儿的心病,颙>    i         便说出来。可若真出了大事,宫里一定知道。这一路出奇的漫长,右眼忽然没来由地噗噗直跳,她勉强定下心神,暗暗数着马车沿路转了六道弯,总算到了公主府。

    —

    马车刚刚停下,便有人抬了轿子出来接她,这一上了轿子没一会儿就到了正厅。霜若不让人通报,轻手轻脚地从门边探进头去,没想蓉儿正低头剪纸,红红地彩纸剪成了一个又一个喜字。

    霜若慢慢地挪进去,在蓉儿后站了一会儿,才轻轻出声:“谁家要办喜事还敢劳你大驾?一下子剪这么多,眼睛都红了。”

    “坐。”陡然闻声,蓉儿吓了一跳,她手忙脚乱地把东西推到一 边,用木盒扣住,“过些子想帮阿德娶个小,我都张罗两天了,你来帮我看看还缺什么。”

    一口茶险些喷了出来,霜若呛得咳嗽不止,指着蓉儿半天才说出话来:“丰绅殷德要娶小?准是你替他找的。”

    蓉儿不想多谈,故作无事地打趣儿道“这么肯定?难道那个董佳冰倩是你给他找的?”

    霜若圆睁美眸,不可思议地瞪着蓉儿:“怎么可能,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是你家翁的人。”她垂下眼眸,惋惜地唏嘘,“颙>    :     要娶妃还是纳嫔,我都管不着。可你不同,干嘛自找罪受?”

    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礼单,下聘用的钱物写得满满的,蓉儿细细地查看了一番,没发现什么错漏才解释道:“嫁给阿德这么多年,我空有大清公主的尊容,却没有当年建宁长公主地幸运,一直没能有个一儿半 女。你看这儿冷清的像什么样子,再这样下去,全天下的人都要怪我不贤惠了。”

    “就算将来小的有了孩子,也不是你亲生地,你又何苦这么糟蹋自己。”霜若看着她心疼,这种时候会流多少眼泪她比谁都清楚,“和大人对你一向很好,可这回倒也没拦着你。”

    “阿德毕竟是他的独子,说不着急是骗人的,我也不能总拿公主地份压着他。不过以后在这公主府里,我还是公主,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蓉儿略带沧桑,忧心忡忡地看着霜若,“倒是你,过些年就要给皇帝哥哥选秀了,要是再不生个皇阿哥,以后的子可就难过了。”

    屋里新打的檀木家具散着浓郁的香气,让人的心绪平复了些。霜若玩儿着指甲,淡淡的语气甚是笃定:“当年老天让我误打误撞地进了宫,后来机关算尽也没躲过这场婚事,我能有今天都拜‘机缘’二字。这回我就不信老天会这么狠心,连个儿子都不给我。”

    “以后我那皇后嫂子对你也不会好,我看你也得想点儿别的办法,比如把绵宁拉过来。”蓉儿微微挑眉,等着霜若的反应。   (票票,继续呼唤)

    本站小说最快更新,6月8号后,开始同步更新如果你喜欢本站,请介绍给你的朋友    如果有哪些你想看的书没有,或者更新慢了,请到www.huaxiazw.net留言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之乾嘉宫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