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刹那芳华 第一百零三章 帝位(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霜宸 书名:后宫之乾嘉宫赋
    刹那芳华 第一百零三章 帝位(四)

    收藏上有了些小小的突破,谢谢各位大人,

    大人们继续投票支持宸宸,六月求月票)

    “皇上还在养心,玉玺也还没有送来,故此无法行传位大礼,列位臣公大人也只能憋在这儿候着。    .     .声道,往里面看了一眼,“不知您有何吩咐?”

    “带我去见董诰董大人。                 .乾隆果然不愿放权。                        手中,哪怕是自己的儿子,这滋味也一定不好受。

    阿翎苏略微迟疑了一下,朗声道:“小方子,跟我到里面给列位大人送茶。

    “喳。                .         .     略微探,只见董诰、刘墉正对坐着品茗,一干大臣或是垂眉叹气,或是来回踱着步,“劳烦大人请董大人出来一聚。

    阿翎苏让霜若在后面的小茶房等着,不多时便把董诰引了过来,他向外唤了一声,退了出去。

    霜若躬着,为他斟上龙井,低声笑道:“大人别来无恙,可还记得我么?”

    薰诰刚坐下就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抬头看见霜若如此装扮,诧异得险些惊呼出声:“侧福晋怎么在这儿?”张着的嘴抖动了两下,往门外望了望,“朝房不是侧福晋该来的地方,被人看见了可不好。

    “大人放心,出了事儿,我一人承担。    .        徐地道,“今来这儿无非想请大人帮个忙,玉玺迟迟没有送来,天下焉有无玺之帝王。         >        |        上一向敬重董大人,此时若能请董大人前往相劝,说不定皇上就相通 了。

    “既然侧福晋这么说,看来是真的了。         .,     僵持下去,谁也下不了台。     .                说,他也未必听得进去。

    头被云遮住了一半,屋内一下子暗了下来,二人各自沉思。    得淡淡地叹息声。                         宫的罪名。        .

    外面的云慢慢移开,屋内有恢复了光亮。    |         阵嘈杂,霜若虽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            }    是个主意硬地人,眼下她也只能孤注一掷:“皇上传位是迟早的事,大人一向自负正直,这正是成全大人名节的好机会。         理的人,大人前去劝说也不见得会招来祸事。

    薰诰显然已经有些动摇,可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         事体大,容臣和刘大人商量一下。    .

    “大人留步。                |         怪大人的意思。                .            月庵出了家,她的儿子寄养在已农户家里。         .     以让人带大人去。

    薰诰愣在那儿,闭上眼重重地出了口气,他最后的担心有了着落。他忽然大笑出声。    .                     又何惧,臣早已料到皇上今的举动,只苦于牵绊才没有答应侧福晋。现在臣把两件最记挂地事托付给侧福晋,不知侧福晋可否答应?”

    “大人但讲无妨。    .                 诰做了最后的决定。

    薰诰向她躬一拜,感慨地道:“若臣有所不测,这一生欠子云母子的就只有让侧福晋代为偿还。            |         他们一世温饱。         .            :     牵连臣的家人,还请侧福晋在祸事发生之前将休书交给内。    西老家。            .

    朝房里的争吵声愈大了,董诰甩袖头也不回地出了茶房,深蓝地朝服微微扬起,衬出董诰的瘦削。                 是最后一次。            .             一刻消散。

    ++++++++++++++

    养心内,铜炉中刚添了炭,波斯地毯被熏得暖暖的。     本不用烧这么多的炭火,可乾隆偏让人添碳,得人冒出一薄汗。 心里装饰了许多明黄锦缎,这本是天子龙威地相争,可此时看在眼里却像在心里点了一团火,更加燥

    乾隆坐在屏风前的龙椅上,双眼直勾勾地看着铜炉里若隐若现的蓝光,双手紧紧地握着玉玺。                     多时薰诰、刘墉便上前打了马蹄袖,行礼道:“臣刘墉、董诰叩见皇 上。

    “嗯,你们怎么不在太和?礼部的人该在那儿宣旨了。    淡风轻地道,笑得随和,彷佛此刻并不在养心,而是在御花园里赏景吟诗。            |的触感从指尖传过来,整整六十年啊,再冷的石头也焐了。

    薰诰再次叩头,朗声道:“皇上,吉时已到,还请皇上将玉玺交由礼官送往太和

    “可否先行登基大礼,待朕龙御归天后再传玉玺?”乾隆颤颤巍巍地道,握着玉玺的手更紧了,指甲抠在上面,硬生生地疼,“刘墉,你怎么说?”

    本站小说最快更新,6月8号后,开始同步更新如果你喜欢本站,请介绍给你的朋友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之乾嘉宫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