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刹那芳华 第九十八章 太子(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霜宸 书名:后宫之乾嘉宫赋
    刹那芳华 第九十八章 太子(三)

    最近看着一个印书的地方,打算出不了,就印一本珍 预算,贵啊。。。还得我自己排版,哭一下。

    “德公公不同于旁人,他老人家见多识广,金银钱财早就无缘入他法眼,让他知道咱们有这份心也就是了。送的太多,他倒要想想这钱的来处了。”霜若低声道,在念月额间轻戳了一下,“我看你到底是可惜那些银子,这算不了什么,你以后也得多学着点儿。”

    念月点点头,一副下定决心地样子:“主子说的是,主子是坐在太子爷心坎儿的人,等太子爷做了荒地,您虽做不了正宫,起码也是个贵妃,到时哪儿还愁这些银子。”

    “住口,一口一个皇帝、贵妃的,这也是你说的么?”霜若轻斥,丢下一脸错愕的念月往屋里走,“还不回去收拾东西,等会儿就得往毓庆宫搬,好在咱们东西不多,要不有得你受的。”

    “奴婢这就来。”念月忙不迭地跟上,迁宫可是喜事,马虎不得。她挠挠头,可还没有听到迁宫的旨意,主子怎么又知道了?算了,算 了,反正这会儿她只管收拾东西。

    没一会儿毓庆宫那边的人就来接南三所的过去,前一刻刚刚喜从天降,这时得知永>    : .     .的人都想先到一步,好抢先给永>道喜。事出匆忙,各院的主子、奴才都乱了手脚,一时间只管从别处借了箱子过来,一个劲儿地往里塞。

    相反的,霜若院里的人却是不紧不慢,这一切只因霜若交代了。先收拾几件随衣物和细软带着,其余的慢慢收拾,晚些时候再送去。于是一行三人,拿了几个包袱。踢踢踏踏地往毓庆宫去了。

    到了毓庆宫,一群工匠正在拆毓庆宫的牌匾,一旁端正地放着一块描金大匾。上书“继德堂”三字,笔锋雄浑俊逸,一看便是乾隆地手 笔。见她们来了。工匠们皆停下来行礼,霜若虽然不明换匾的用意,可还是叫念月一一赏了。

    “果然宽敞很多,主子的屋子也比原先敞亮。”念月啧啧赞叹,难怪人人都想往上爬,份高了,自然不一样,“好在咱们来的早。要不就不能一间一间地看了。”

    “反正有人收拾,也不急在这么一会儿,真不知道她们折腾什 么。”霜若展颜一笑,环视着她的新居。到底是太子妃,淑萍那间还要更好一些。不过让她那病怏怏的子住着也显不出好。富贵荣华虽然重要,可到底要有个好子才能享这福分。

    “不过咱们好像来地太早了点儿。空的,又没东西收拾。”念月笑着抱怨。

    霜若微微一笑,淡然地道:“这还不是为了和太子爷多说几句话?楚秋刚进宫。东西该放哪儿你多教教她,我到前面和太子爷说说话。”

    永>     :     .                     拾,此时虽未住得,但也差不多了。从半开着的门扉看去,永> . ;脸庞正被头镶了一道金边。霜若不觉一笑,这景和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很像。

    “永>    :     .                     个人的时候,不自然地敛住笑,“下吉祥,不知福大人在此,恕臣妾无状,臣妾这就回避。”

    “不必了,小王刚好要写折子,替我磨墨。”永>         (着福长安的眼一派宁静。

    “臣来继德堂只为给太子下道喜,倒也没别的事儿。”福长安慢声道,要不是手下幕僚相劝,他哪里有这个闲心,“臣知道太子一向清廉,这回只略备薄利,还望下笑纳。”

    永>     =.                        看看案上的沙漏,已经快用午膳了,“福大人这时候还在宫里,想必是勤于政务,以后还要福大人多多费心了。”

    “太子下过谦了,辅佐圣上是臣的本分。太子劳,不出三个月就可以迁出毓庆宫——”福长安忽然住了口,呵呵地笑着, “臣疏忽了,皇上赐了‘继德堂’的匾额,那太子下也就不必为迁宫而烦劳了。”

    “听这口气,福大人是在为小王可惜了。不过不迁宫是我自己地主意,这儿好,犯不上劳动皇阿玛。”永>    :     .         可这老匹夫如今也只能在他面前逞逞口舌之快了。

    “那是,那是。”福长安干巴巴地答道,在背后他能把永> =     遍万遍,可一到他面前就显得理屈词穷。

    永>     )             是早些回府,改小王定当请教。”

    “不敢,不敢,既然太子有事,臣就此告退。”福长安知趣儿地告退,临走时看了霜若一眼,“昨儿臣去探望恭大人,恭大人有些话要带给侧福晋。”

    永> (            .                人。”

    出了继德堂二人仍是无言,霜若第一次这么近地打量福长安,到底出贵冑,若不是为人刻薄寡恩,举止风采应不下于纪晓岚:“我知道阿玛并没有带话给我,福大人有什么话还请直说。”

    “太子妃娘娘吉祥。”福长安忽然停下脚步,低笑着道。

    看看四周并不见淑萍,霜若哑然失效道:“福大人眼花了,您面前的只是一个侧妃,淑姐姐一会儿才过来。”

    “谁是真真正正的太子妃,臣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只是这太子妃未必就是将来地皇后,各中缘由宁福晋自然比臣明白。”见霜若笑而不 语,福长安压低声音道,“虽说这事儿要看太子爷的意思,可宁福晋就这么相信自己地枕边人么?”

    “太子是我的夫君,不相信他又能相信谁?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 了,福大人也开始记挂霜若了。”霜若不动声色地笑,她没指望福长安有什么真话,她自个儿也没打算给他多少真话。

    福长安摇摇头,显然在笑霜若见识浅薄:“宁福晋在宫里呆了这么多年,难道还会相信那些虚无的男女之么?世上没有永远地敌人,何况我和福晋也算是亲戚,不如我们放下前嫌,一起抓住后的荣华富 贵。”

    “这么多年,我也不知道大人还有这么多的话,但既然是为我好,那还是要谢谢大人。不过我从不强求富贵,大人以后还是不要再提此 事。淑姐姐子不好,我得过去帮她打点一下。大人常来宫里,一定认得路。”霜若客气地笑笑,她要争、要夺,也不会借他的手。既然进了宫,就已经把一辈子都拴在了谋算二字上,何况今的淑萍也许就是后的自己,她早已打起了心中的算盘。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之乾嘉宫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