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刹那芳华 第九十六章 太子(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霜宸 书名:后宫之乾嘉宫赋
    刹那芳华 第九十六章 太子(一)

    继续呼唤票票,看到新读者留言好兴奋,宸宸多谢大

    “能跻嫔位,我就知足了,哪儿还能成天想着那些不着痕迹的东西。”芷涵轻搡了她一把,成天背着这么多顾忌也不嫌累。

    “传刘墉到乾清宫。”不出芷涵所料,不一会儿东厢房里传出一声低吼,德公公应声而出,低着头疾步去了。霜若、芷涵对视一眼,此时传刘 便是要彻查此事,乾隆的怒气早晚会宣泄在那些个罪魁祸首 上,她们可以不被迁怒了。

    太子

    土花曾染湘娥黛,铅泪难消。清韵谁敲,不是犀椎是凤翘。只应长伴端溪紫,割取秋潮。鹦鹉偷教,方响前头见玉箫。

    ——纳兰德《采桑子》

    八月流火刚刚退去,九月金风便已吹来。紫城内仍是阳光明媚,只是近来原本静了许久的内廷又忙碌了起来。离乾隆六十年之诺仅有不到三个月,从乾清宫里传出消息,订下太子的名位也就是这两天了。为此朝臣每每行色匆匆,命妇常常翘首而盼、低声叹息。

    这早朝上刘墉上了前查证永瑆远亲额尔青一家私通洋行、与民争利的折子,上面写明了近来私运的货物和送到永瑆宫里的孝敬。乾隆看后一言不发,可早朝一过便招了和绅、福长安到御书房。

    由着他们诚惶诚恐地跪下,乾隆又将奏折细细地看了一遍,忽然虎目一瞪,用力一拍书案,雕龙玉杯里的茶水洒了一案:“老十一本就有毛病。你们不教好他也就算了。还帮着搭桥牵线,让他和洋人搅在一 起。”

    “皇上息怒,这事儿恐怕另有缘由,还请皇上明察。”福长安跪在阶下,拭了拭额上的冷汗,这两三年里他一直给额尔青牵线,藏得很 好,这事儿怎么让刘墉知道了?

    “啪”的一声响,折子已被摔到了福长安面前,乾隆指着他。怒 道:“明察?折子上写地清清楚楚,牵线搭桥地人就是你,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臣该死,还请皇上责罚。”福长安直地叩头,方才半句也没提及和绅,难不成是和绅捅出去的。

    “皇上息怒。奴才想这一准儿是福大人手下那些个奴才做的,福大人事先并不一定知。”和绅也跪地相求。余光打量着福长安早已面无人色的脸,这老东西居然瞒着他做下这等好事。

    “朕已派人去查,额尔青府里堆积了大量西洋银器,正打算运到自家的古董行里。额尔青又是个大字不识几个的粗人,怎么懂得这些东 西?福卿。这事儿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乾隆坐了下来。说起卿两个字分外诡异。

    福长安微微抬起头,尽力让自己平静,一双眼睛如牛一般大睁着:“皇上明察。正如和大人所言,臣事前毫不知,这都是底下奴才自个儿的主意。”

    “这也不是永瑆的主意,朕问过他,他事先也不知道。”乾隆看着看着福长安脸谱一样的圆脸,此刻它正像一张泛着有光地饼让他心烦,“永瑆常年住在宫里,不知道额尔青的事儿还算是有可原。可你呢,朝廷命官、封疆大吏,居然连眼皮底下的下人都看不住。”

    “臣有罪,玷污成亲王清名,死不足惜。可还望皇上看在孝贤皇后的份上,赐臣三尺白绫,七尺黄土。”福长安低着头,为这点儿小事儿摆出这么大的阵仗,真不知道乾隆是怎么想的。

    又是白绫又是黄土地,这不是以死相胁么?可转念想到孝贤皇后,乾隆还是忍住了心中怒气:“传朕旨意,永瑆、福长安督下不严,闭门思过,三月不朝,各罚俸三年。”

    他狠狠瞪着阶下二人,烦躁地摆摆手,“滚,都给朕滚。”

    二人躬退下,出了大和绅哼笑着摇摇头,福长安这个呆货,打算自个儿把账填上讨好永瑆.最终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他笑呵呵地拍拍福长安:“老哥地银子是话不光了,下次再有填账的好事,别忘了老弟我。唉,这外头可真,不陪了,老弟请便。

    “好说、好说,改老哥一定登门拜会。”福长安看了撇了他一 眼,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可和绅干得好事儿也不少,怎么就总不湿鞋?就拿这次的事儿来说,本来只有他、额尔青和永瑆知道,这三个人都不可能泄露出去。那唯一有可能透出去的就只有熟悉洋行的和绅,看来他也要防着老狐狸了。

    远处地宫道上,永>    |    .     |         抹哀叹的冷笑。老狐狸的可贵之处在于精明、狡猾,可也正因为此,老狐狸们之间不会有永久地联盟。合作了几十年的和福二人是到了有嫌隙的时候了,

    他回过头去,低声问小六子:“你说霜儿是怎么让皇阿玛觉得十一哥和这事儿有关的?据我所知,十一哥虽然收了和珅不少银钱,可这些银钱出在哪里他是不怎么理会的。”

    小六子凑上去,他一向对霜若佩服至极:“宁福晋知道要想让皇上觉得成亲王和洋人私通货物,就得让皇上亲眼在成亲王那儿看到洋人的东西。于是趁着前些天和珅给成亲王送礼的时候,宁福晋让人加了一件不起眼却又确确实实出在洋行的东西进去。”

    “那他也不一定会摆出来。”永>    #

    “这倒要归功于宁福晋的眼力,塞进去的那样东西恰恰合了永宁福晋的口味,没多久就摆出来了。”小六子笑弯了眼睛,忍不住又夸赞了两句,“爷,要奴才说这宁福晋可真是了得,上得皇上欢心和爷的宠 ,奴才们也都很服她,奴才们都说她是宫里最好的福晋。”

    “依小王看,这服她的人中你是头一个,不如小王让你做她的奴 才,伺候着?”永>    =    .                得远远超出他所想。而霜若的地位无论在乾隆还是这些奴才的眼里,都已渐渐凌驾于淑萍之上,不知她将来还会做出多少出人意料的事。

    “奴才不敢,奴才一心一意地伺候主子。”小六子纳闷地看着他,他明明在夸霜若的好,怎么在主子面前反而行不通了?

    永>     ~                        方向行去,却不知怎地突然收了脚步:“去跟宁福晋说,今晚小王在淑福晋那儿歇了,叫他不必等。”(未             ~    www    n.com,    ,    ,         )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之乾嘉宫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