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刹那芳华 蜕变(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霜宸 书名:后宫之乾嘉宫赋
    刹那芳华 蜕变(一)

    为灾区写文,欢迎参加起点主页上的活动。还请各位 宸,月末了,如果还有月票,投给宸宸吧)

    (上一章末尾)谁知永>             |     |    一会儿,他忽然笑了,膛重重地起伏:“有私心有怎么了,难道你不想再要个小阿哥、小格格?”

    霜若刚想说他几句,却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她的确太想他了,这就索大胆一回。她主动迎了上去,换来的是一阵雨点似的吻。这一夜已要尽了,可他们之间却还有着无穷无尽的缠绵。

    彤霞久绝飞琼字,人在谁边。人在谁边,今夜玉清眠不眠。香销被冷残灯灭,静数秋天。静数秋天,又误心期到下弦。

    ——纳兰德《采桑子》

    刚刚过得年去的时候,一阵鹅毛大雪便将京城罩了个严严实实。有道是瑞雪兆丰年,这样一场大雪倒是预见了一个好年景,这让宫里的人长长地舒了口气。但愿收成好些,喂饱南边儿和东边儿的肚子,让朝廷再松上一口气。

    永>    |                    |     办镇压沿途如潮般的匪患。回到紫城先是逢上霜若生产,虽说是个格格,可也着实庆贺了一番。后来又赶上过年,宫里一如往年那般闹,相比他刚经历的腥风血雨和剿匪杀戮带来的霾,那一浪又一浪的欢天锣鼓更使得那滔天的杀声、汨汨的鲜血在他耳边久久不去。

    这会儿都已到了初夏,永>     :        .        看着小女儿的时候才会缓和下来。霜若所生的女儿是她第七个女儿。掌上明珠当如是。那天他就给她取了明珠这个名字。乾隆也已下旨册封她为明珠郡主,这是其他几个女儿所没有的殊荣。

    永>    =            :                 头,这些子以来永>        :     :            秋,甚至经常一个人呆在书房里出神。别人只道他勤于政务,但她却明白这是受了剿匪之事的连累

    从永>    :         .                 起了个话头:“你一见珠珠就能看上一个时辰,让别人知道了。该说你荒于政务了。”

    “让他们也到安徽走一遭,看他们还会不会这么说。这么看着珠 珠,我才感觉得自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永> +         暗感叹,如果天下百姓都能够太太平平的共享天伦,乾隆盛世才是真正的盛世。

    朱唇微微颤动。霜若体味着永>     :             做自己经历了这样的生死。此刻怕也只能体味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悲凉:“该做的你都做了,不想做的、不该做的也都于无奈地做了,是 么?”

    “原以为在战场上流血是为了让更多的人不流血,可这一回不同,那山涧地河水里流着的都是我大清子民殷红的血。即使是那些乱民。又何尝不曾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家汉子。”永>    .         分血色,眼前又浮现出尸横遍野的景象,良久低叹道。“若是天下能够五谷丰登,老有所养,幼有所持,才是真正地天下大治、太平盛世!眼下这般治标不治本地围剿,怕是这匪患会越来越严重。”

    想起永> >     :                     血不仅流淌在刀剑之上,更是流

    的心里。可若再深究下去,永>             内心来说却又都暂时无能为力,这份痛楚也就自是深得可怕。

    贪官横行,天祸连连,那些个荒僻的地方不反也难,可万事不能太急,这话不能直说。霜若缓缓地踱步窗边,望着乾清宫地方向,一边琢磨着一边道:“汉高祖刘邦兴兵讨伐暴秦,后与项羽竞相逐鹿中原,最终问鼎天下,下令休养生息;唐太宗李世民早年助其父兄起兵燃起战 火,后发动玄武门之变,然在登基之后广开言路,开创成开元盛世;朱元璋率领部众起义,后建立明朝,斩杀贪官污吏,整顿吏治。这些帝王无不是狠勇双绝、心宽广,他们都曾经有意无意的掀起战火,但最后却又都大治天下。”

    永>        |                        几分赞同之意,回淡定地道:“圣人云,成大事者要先有杀天下之 狠,再恕天下以德。”

    “希望我还能亲眼看见‘恕天下以德’的子。”握住那软软的柔荑,永>    : .                        了,造福苍生之前,他要先得到一样东西,那样东西就在霜若方才看的方向。

    “别把自己说得像见不着明儿的太阳似的,你这样子迟早得把我吓死。”霜若反手握住永>     . 意思已经很明白了,早晚会有那么一天的。”

    永>     =.                        皇阿玛的子,若是定了下来,定会昭告天下。可事到如今永瑆还呆在宫里,也就是说这事儿还没有铁板钉钉。”

    “想要成事儿,就要夺其兵、毁其器。皇阿玛看重的是他在朝中的人脉,尤其是他和那两位大人的关系,如果他们不再信任彼此,那皇阿玛也就不会在那他们的事儿做文章了。何况你同和大人的关系不比以 前,子久了,他老人家也不会像原来那么介怀了。”霜若淡定地道。

    乾隆也是个中人,尽管明白和绅的诸多不是,可念着他多年来的功劳、苦劳,一直都希望他有个好的结果。如果永> |    .    虚与委蛇下去,乾隆还是可以放心的。

    “且先让那老狐狸再快活些子,眼下我还懒得和他算账。这儿有个折子,你瞧瞧。”永>     ;.                 功的折子,里面有不少是和福二人的门生。

    这是他回来后的第二道请功折子,霜若看了看,话语恳切,字体工整雄浑,是个不错的折子:“刚才还怕你不肯,倒是白白忧心了。”

    “不过这儿还有件事儿得你来办。”永>    =            出面总是好的,“上次顾良玉的事儿就这么算了的确可惜,如果让十一哥知道,顾良玉借着他的名号对我不利,断不会善罢甘休。”

    “十一哥这个人并不坏,兄弟之也并没有泯灭,拿这事儿做文章倒是可以。趁着今儿天好,我这就去找十一嫂。”霜若微笑着点头,于于理她都该这么做,虽说顾良玉难免要受到牵连。

    不过既然顾良玉已决定离开官场,这一次就当是她为他做的决定。让顾良玉远离朝廷,远离她,对谁都好。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之乾嘉宫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